義大利癌症小鎮的掙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義大利癌症小鎮的掙扎

2012年09月06日
作者:Tom Kington;翻譯:奇芳

義大利里瓦鋼鐵公司的所有者已經被軟禁,工廠也已被下令關停。但居然有人為這座造成嚴重土壤污染和極高癌症發病率的工廠辯護。

圖片來源:Gin Fizz

法蘭西斯科•馬斯特羅辛克就住在義大利以及歐洲最大的鋼鐵廠旁邊,他一邊用腳尖戳著路面上厚厚的紅黑色粉塵,一邊數著死於癌症和呼吸疾病的朋友。

弗蘭西斯科是塔蘭托坦布里住宅區的一位店主,這裡是義大利南部一個天色晦暗、煙塵滾滾的角落。如今,法律已經禁止這裡的居民們接觸土壤。他抬頭望著高聳入雲的煙囪,說:「這裡大約每個月都要死一個人,但人們並沒有去想背後的原因。」

里瓦鋼鐵公司屬於義大利的里瓦家族,員工多達1.2萬名,為萎靡不振的地方經濟注入了活力。但是,該公司長期以來一直被指控向空氣中大量排放礦物、金屬和致癌的戴奧辛(Dioxin)的混合物,導致當地人大量死亡。根據2005年的一項研究,這裡的戴奧辛占歐洲總排放量的8.8%。更新一些的政府統計數字表明,這裡的癌症死亡率比義大利全國平均值高出15%,肺癌死亡率更高出30%。起訴者說這裡的排放在過去13年裡已經導致400人死亡。

本月,一名地方法官下令關閉污染最重的煉鋼爐,並將里瓦鋼鐵公司形容為「一場環境災難」,還將里瓦家族的相關成員軟禁,指明其對塔蘭托的污染行為「完全知情」。對此,人們毫不感到意外。還有一名該公司的前員工也遭到調查,原因據說是買通一名政府檢查員,讓其在一份報告中隱瞞污染情況。

但接下來的事態發展就相當出人意料了。工會開始罷工,揮舞旗幟封鎖道路,抗議法官的上述裁決。「戴奧辛的排放水準已經下降了,通過新技術還能進一步降低,根本用不著停產。」UILM工會秘書長洛克•帕羅姆貝拉說。他還說自己已經在里瓦鋼鐵廠的煉鋼爐邊幹了36年,一點毛病都沒有。

然後,政府開始力挺工會。先是環境部長柯拉多•科利尼說煉鋼爐要花上八個月才能冷卻,在此期間里瓦公司的中國競爭對手會占盡上風。匪夷所思的是,接下來義大利衛生部長竟然警告說丟掉工作對健康的害處(更)大。

上週五,科利尼在塔蘭托會見了地方領導人,承諾為里瓦公司清理善後提供資金。他還說健康研究並不能顯示出已經取得的排放降低成果。「科利尼在這一點上撒了謊,因為地方法官的報告是在今年的研究基礎上做出的。我們知道,如今塔蘭托婦女母乳中的戴奧辛含量是允許水準的3倍。」義大利綠黨領袖安傑洛•波內利如是說。

塔蘭托與周邊地區的景色——無論是萊切這樣的巴羅克式城鎮還是掩映在橄欖樹從中的圓頂農舍——截然不同。這裡散佈著濃煙滾滾的煙囪,老城區裡到處是半廢棄的小磚房。

由於里瓦鋼鐵廠周邊20公里內禁止放牧,近3000頭戴奧辛超標的牲畜被屠宰,農民們都失業了。而塔蘭托聞名於世的貽貝(註:貽貝,也叫海紅、青口,乾製品則被稱作淡菜,是一種雙殼類軟體動物,殼黑褐色,肉米黃色至橘紅色不等,生活在海濱岩石上。床)養殖,在貽貝床被從鋼鐵廠周邊移走後也岌岌可危。

「坦布里每一家都有人因為里瓦鋼鐵廠而致病致死,長期以來人們一直忽視這個問題,但如今我一談到這件事,他們常常就會淚如雨下。這裡的人們慢慢覺醒了 。」當地的一位環保活動者羅塞拉•巴勒斯特拉說。

儘管當地的母親們最初有過懷疑,但巴勒斯特拉在發現理事會並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來公佈禁止接觸污染泥土的禁令之後,就開始警告在廣場上玩耍的孩子們不要接觸花壇。

污染已經成了當地生活的一部分。每天居民們都會清掃陽臺上的粉塵:紅色礦物粉末是從里瓦公司山一樣的礦石碓裡刮過來的,黑色的煤灰則是從煙囪裡吹來的。這些粉塵往往會堵塞排水渠 。

「地方法官們做了調查,而這本來是政客們應該做的事。但如今政客們反而攻擊地方法官們越俎代庖。」巴勒斯特拉說。

醫生派特齊奧•馬紮指出這些粉塵正在剝奪兒童和老人的生命。他說:「我第一次注意到這個疾病是在五年期前收治一位得了咽喉癌的十歲男孩時。現在,減排是沒有用的,因為任何一點新排放都會增加污染飽和的土壤和水。所以,必須關掉煉鋼爐。」

抗議污染運動的規模越來越大。上週五,在塔蘭托進行了一次多達2000人的遊行。帶頭的是42歲的里瓦公司員工卡塔爾多•拉涅里,他本來是支持公司反對法官裁決的,在7月份的一次抗議活動中參與了堵路。但 「就在那一天,一個男人走到我面前說,『請放我們過去,我妻子要去做化療。』這改變了我的生活。」

馬紮醫生說,在那些遊行反對關停工廠的里瓦員工中,腫瘤發病率是全國平均水準的10倍。「工人們只考慮他們的工作,而不管疾病。」文森佐•皮格納特里說。這位60歲的老人在煉鋼爐旁幹了29年,2002年退休後患上白血病,但他幸運地活了下來。他說:「我們原來100人的小組裡已經有四個人死於白血病,我在去醫院的時候能看到很多過去的同事,就好像又成了一個工作班組。」

對於地方和國家政府看法,即里瓦公司關閉污染最重的煉鋼爐會連累經濟,波內利不屑一顧,他說:「有了投資,畢爾巴鄂和匹茨堡都成功轉型了,塔蘭托為什麼不行?」

在坦布里,弗蘭西斯科•馬斯特羅辛克看著孩子們在一片塵土飛揚的空地上踢著足球,對禁令充滿嘲諷。

他說:「紅色的礦物粉末在水溝裡會閃閃發光,但黑色的煤灰進到嘴裡的時候就好像細沙一樣。里瓦公司花錢改善了周邊社區的設施,比如在墓地裡裝上噴泉,但他們並沒有清理被粉塵慢慢染紅染黑的墓碑。」

相關文章

與「蘋果樹」為鄰的生活 2012年5月10日

中國垃圾焚燒大躍進 2012年1月26日

走訪中國「癌症村」 2011年2月10日

來源:http://www.guardian.co.uk/

版權所有©衛報新聞傳媒有限公司2012年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發表日期2012年8月29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