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慚愧 恐怖的考古學 | 環境資訊中心

令《人》慚愧 恐怖的考古學

2013年02月21日
作者:賴品瑀

擷取自Steve Cutts作品「man」 <a  data-cke-saved-href="http://www.stevecutts.com/pages/animation.html" href="http://www.stevecutts.com/pages/animation.html" rel="nofollow">www.stevecutts.com/pages/animation.html</a>人類在這個藍色星球生存了50萬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倫敦藝術家Steve Cutts做了一個名字就叫《人》的動畫短片,像是狂想曲般的,在短短三分多鐘裡表現出人類在這50萬年中造成了什麼破壞,讓其他生物如何痛苦,然而最可怕的卻是,這些都是真的。

原本鳥語花香的地球,50萬年前從天而降了一個「人」,這個身穿寫著「welcome」的上衣的「人」,他的雙眼似乎有些空洞無神,鼓起的肚子顯示他已遠離飢餓,不再需要為了下一餐奔走。雖然他面帶微笑的揮手,但隨即無緣無故的踩死了一隻地上的昆蟲,接著將兩條蛇做成皮靴,將雞灌食藥物讓牠快速生長後,裹上麵糊,當做籃球的玩了一下,雞成為了一桶速食炸雞。

啃著雞腿,「人」一路微笑的走過,羊、鳥、海豹、大象,大大小小的生物無一倖免的失去了生命,但「人」不但不停手,反而開始歡愉的舞著,更彈起了激昂的樂章,他上了船,將一桶桶的垃圾與核廢料倒進海裡,更灑網將海魚們一網打盡,縱使數量遠超過自己所需。

回到岸上,提著獵槍,「人」將所見的野生動物一一獵殺或關進籠子,熊頭、虎皮供「人」炫耀自己的勇猛。

成千上萬的樹化為一張一張的紙。接著一棟一棟的大樓竄生,土地上鋪起了道路,架起了橋樑,車聲、施工的噪音開始掩蓋了一切。在越來越密集的建築物上,豬牛雞在輸送帶上快速而有效率的死去並成為一包一包的肉品,兔子在實驗室裡,各種藥物讓牠們變得奇形怪狀,甚至痛苦的死亡。音樂開始加快而顯得磅礡,「人」卻充滿微笑的走過核廢料,爬上大量電子殘骸堆成的垃圾山,在蒼蠅蚊子的圍繞中,高舉起勝利的雙臂,登上他的王位。

遠方飛來了一個飛碟,外星人走出後,將「人」狠狠打了一頓,「人」生終於結束了,然而這顆星球也再無生機。

這個短片也震撼了看官您嗎?也許環資每天發出了那麼多的極端氣候災難或全球各地受到污染、其他生物遭到傷害的消息,久了反而讓您麻木,但這個動畫再現了人類如何殘忍掠奪地球的歷史,似乎是以一個遙遠星球的外星人視角,看著50萬年來那個叫做「人類」的生物怎麼肆無忌憚的破壞和踐踏地球。「這樣做是可以的嗎?」也讓我們反省起,是否自己就是這個平凡卻可怕的「人」。

「這就是我對人類所作所為的總體看法」製作此片的Cutts這麼說。這支短片經過網路,目前已有數百萬人看過。「原來我們是破壞性這麼強的生物」不少人以從此開始反省,決定開始改變

這部沒有對話的短片,藝術家選用了挪威作曲家Edvard Grieg的音樂劇作品《皮爾金(Peer Gynt)》當中的經典樂曲〈山大王的宮殿(l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來搭配。這個故事是挪威大文豪易卜生(Henrik Ibsen)原創,而劇中人物「皮爾金」可以說是個惡棍,出身紈褲子弟的劫了一個美少女到山上欺負後,又加以遺棄,繼續在山上遊蕩的他又對山魔之女始亂終棄,於是「山大王」山魔惱羞成怒,下令滿山群魔緝捕皮爾金格殺勿論。

本曲便是在描寫山中魔宮群魔亂舞的場面,隨樂曲進行,速度和節奏都逐漸加快、加強,就像是走進山洞探險,走著走著,卻在豁然開朗那一刻,驚見宮殿中有著成百上千的妖魔正在狂舞作樂,而這一幕在山魔大喊叫群魔「冷靜!」聲下結束!

皮爾金一生在世界各地作盡了投機敗俗的勾當,差點被變成一顆鈕釦,還好他的初戀情人不離不棄,讓他至少安穩的在她的懷中聽著歌死去。值得一提的是,鈕扣塑造者對皮爾金說「你好不足以上天堂,壞又不足以下地獄,作成鈕扣最合適了。」還挺發人深省的,就像這個短片中的「人」,平凡甚至其實帶著點「歡迎」的善意,卻不好不壞有點無知有點無心的傷害著這個地球。

我們真的是在地球上恣意狂歡作樂的妖魔鬼怪嗎?也許地球也正如山大王一般的看著人類的所作所為,也許哪天他也會大喊一聲「安靜」,讓人類沒有轉寰餘地的瞬間徹底結束?

【延伸閱讀】

  • http://www.stevecutts.com/pages/animation.html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