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隻的白鷺鷥 | 環境資訊中心

一○八隻的白鷺鷥

2003年02月09日
作者:哨兵

田埂裡會勘出來,順道轉往高北里大安水蓑衣的野生池裡探望僅存的兩株,鐵籬笆外,濱刀豆的花盛開,林投正青翠,雄據水池一方的黃槿開著黃花,撐了四年多的兩面簡易解說牌,倒下,又被扶了起來,可現在已經非常衰老了,也或許是有緣吧,這水池旁的一邊,又看到了一排水蓑衣。

沿著堤防一路南走,先是水池旁的堤防坡面上有一小片馬鞍藤,開著像牽牛花般的花;班哨前的灘地是雲林莞草與蘆葦,下了班哨,堤防坡面上是一小片的蔓荊,淡紫色的小花慢慢都完成受精開始結果了,蔓荊過去又是濱刀豆,反倒是號稱海濱花后的馬鞍藤並不多見。

11點25分行經高美橋,每每經過這一座位於高西里,卻取名為高美的小橋,因為有誤導地名的作用,總覺不妥,應該正名!橋前約250平方公尺的小河口灘地,聚集著108隻的白鷺鷥,108?沒錯,因為我數到108時,覺得差不多了,況且這個數字好,所以就停了;白鷺鷥很常見,但看到攤開來的108隻,雖然頂著烈日,所以數到108就不想再細數了,畢竟現在的太陽晒多了是會得皮膚癌的。

經過新建的海堤,進入高南的水筆仔灘地,才發現正在漲潮,潮水一寸寸的吞沒清白招潮蟹的地盤,大海無言,潮訊守時而不斷。

田埂裡會勘,是為了改善一條沿著水路的農路,走在泥土的田埂上,有農民說著路難走;約一米寬的水路旁有著竹子、夾竹桃、木麻黃、朴樹、朱槿、黃槿及烏(木臼)等組合而成的耕地防風林,大夥躲在這樹蔭下,農民解釋著自己的需求,簡言之:「開路所經之地的防風林、竹叢,都挖除!」身為基層的地方官,實在很難插上什麼話,心想:「還好現在的縣政府沒什麼錢。」

工程施工後橋名變更後的爭議

在高西與高北里之間有一座橋取名為「高美橋」,這樣的橋名難免會讓人對當地地名有所錯誤的解讀;鹿寮大排上的「社口尾橋」完工後,橋明變為「西社橋」,這樣的橋名也實在有誤導我們對地方舊地名的了解,怎麼辦呢?反正這事無關痛癢,所以錯就錯了!(2002.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