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翠國中最壞環教課鐘響 31小時「抱樹」力抗「斧頭幫」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江翠國中最壞環教課鐘響 31小時「抱樹」力抗「斧頭幫」

2013年03月29日
本報2013年3月29日新北訊,賴品瑀報導

常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但在新北市板橋區江翠國中校園內,目前仍持續上演著「抱樹救老樹」的戲碼,希望能抵擋水泥工程的逼近。下課時間,學生好奇探頭圍觀,可謂「最糟糕的環境教育」。

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以「抱樹」抵擋「斧頭幫」(江翠護樹志工隊提供)

爭議6年的江翠國中停車場和游泳池興建工程,雖然曾在校務會議中遭超過九成的壓倒性多數反對,仍在校長與市議員的強力推動下,26日早晨開始施工,首先遭難的4棵樹木目前已經失去所有的枝葉,徒留光禿的樹幹,此移樹工程技術粗暴,已違反樹保計畫規定,當天新北市農業局便已勒令停工,但27日工人仍持續鋸樹,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在當地長大的綠黨黨員王鐘銘28日清晨爬到樹上,開始以身護樹。

鄭彩鑾加入上樹守護其中潘翰疆在樹上的時間至發稿為止(29日14時)已連續31小時,打破2009年台灣第一個以抱樹抵抗松山菸廠不當開發的紀錄,每分每秒都在寫歷史。當時,綠黨溫炳原在松菸老樟樹上連續抱樹27小時

雖然28日傍晚下起滂沱大雨,兩人在樹上撐傘穿雨衣,雖然全身溼透,仍不改護樹決心。但大批警消約在晚間9點半進入封鎖校園,並撐起氣墊,警方準備強制抓人的消息傳出後,許多透過臉書「我願游泳於樹海.搶救江翠老樹!粉絲頁的網友紛紛前來聲援,還有溫馨網友送來熱騰騰的湯,華光社區等被迫遷居民也陸續前來聲援,感謝先前對華光老樹的保護,警民雙方一直僵持到11點半,消防隊放棄才撤離。

學生圍觀29日清晨6點,江翠國中退休老師鄭彩鑾亦上樹加入,與上樹24小時的王鐘銘換手。在他們的堅持下,目前工地已停止鋸樹行為,本已傾倒的樹木也暫時得扶正,護樹人士們誓言繼續抗爭下去,也不斷更新近況,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聲援。

此工程款高達3億元,將在江翠國中校內興建停車場和游泳池,而計畫區內的32棵老樹,將移植到泰山區,遠離學校師生。

「石雕公園」業者再展粗劣手法 朱立倫「護樹月」三天破功

綠黨中執委潘翰聲指出,本案承包商,並不具園藝專業資格,先前才在受爭議的「石雕公園」警局興建工程中移死1/3以上的老樹,這次的工程居然又是他們來作,移植計畫依然非常不專業,將老樹採一次斷根,未來存活機率低。

而且該工程完全沒有工程告示牌即行施工,他已經連續2天透過新北市「1999」專線檢舉了,但完全沒有任何進展,工務局官員人到了工地現場,依然對此迴避不應,仍包庇廠商繼續違法施工,農業局也沒有積極作為來搶救已經受到強列傷害的老樹,檢調應該介入嚴加調查是否有弊案。

潘翰聲更指出,新北市長朱立倫23日才在高喊「護樹和種樹一樣重要」、「種小樹不如護大樹」等,宣佈本月是新北市的「護樹月」,現在如果繼續放任此事,那麼就是自打嘴巴。

江翠護樹隊目前在此守護的「江翠護樹志工隊」,是由數十位江翠國中退休老師與在地居民於2006年所組成,他們多參與了該校的創立,見證40年校內每屆50多班的學生成長,而當年的小樹苗也在歲月中茁壯成樹海。「看著大樹倒地,我的心在淌血!」曾任該校理化老師的黃淑美如此表示。黃淑美說,江翠國中游泳池和停車場興建工程爭議超過6年,中間經歷3任校長,校務會議更曾有超過九成的意見反對,但現任校長郭月秀仍執意發包。

江翠護樹志工隊質疑,板橋地區的停車場和游泳池早已供過於求,根本是不必要的水泥工程。而每到夏天面臨限水,游泳池更將成為蚊子館。他們大罵校長郭月秀正在踐踏「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為生命教育做最壞示範。

退休的許老師笑稱,他們將此樹群取名「維也納森林」,不但與學生談心、烤肉,體育課、童軍課都因此更加舒適愉快,黃淑美更補充,包括夜鷺、喜鵲、松鼠等等,許多鳥類都長得很好,終日鳥鳴不絕。黃淑美更說,許多畢業校友都相當關注此事。

其中1992年畢業的谷粟英更從台東趕來聲援,谷粟英表示,當年班上負責的掃地區域就在這附近,而同學們就在這片老樹嬉戲聊天,不少人的初戀更在那裡萌芽。這些樹木在谷粟英眼裡,不只是公共財,更是值得尊敬的學長。

「這些樹在這裡這麼久了,它們有權利留在這裡!」谷粟英認為,政治人物亂喊一校一泳池等等口號,罔顧當地根本不需要的事實,人民根本不需配合演出。

「抱樹」小檔案

抱樹,其實是國外tree sitting公民不服從行動的其中一種。以tree sitting進行抗爭的守護森林或護樹人士,「坐」樹或在樹上搭平台,甚至樹屋,進行長期抗戰。有時候,經年累月的行動本身,足以讓伐木公司妥協,有時候,則是一種拖延手段,替團隊律師的法律行動爭取時間。

國際上第一個坐樹行動始於1978年,為了保護紐西蘭北島的 Pureora森林。史上最長的個人抱樹行動是美國加州人Julia Butterfly Hill,她為了保護600歲的紅杉Luna,在樹上待了738天(1997年12月10日到1999年12月18日),最後,以眾人集資買下這棵紅杉和週邊緩衝區收場。

柏克萊的抱樹行動歷時4年,最後仍不敵校方開發壓力。(照片節錄自舊金山紀事報)保護市區樹木案例中最長的坐樹行動則是在從2006年12月2日到2008年7月8日,歷時21個月多,為了保護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的老橡樹免受體育中心開發遭砍伐,最後校方取得法院支持開始砍樹,4人下樹投降。

在英國,25名護樹人士為了西薩塞克斯郡(West Sussex)Worthing鎮的都市計畫危及老樹林Titnore Wood,在樹上搭建樹屋和通道,以樹為家進行長期抗長,從2006年5月到2010年3月,最後成功說服地方議會全體反對開發計畫,將近4年,堪稱團隊坐樹歷時最久的一次。

在台灣,2009年228前夕,綠黨溫炳原是第一個以抱樹抵抗移樹的人,他在27小時後遭警消強制拉下並隨即遭移送;目前在江翠國中的抱樹行動是第二例。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