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之都」的污染之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牛仔之都」的污染之痛

2013年08月22日
作者:黎廣、蔣明倬、盧廣

中國東南角上的廣東新塘鎮是全國牛仔褲第一名鎮,全球每銷售3條牛仔褲,就有一條來自新塘。新塘作為牛仔褲專業鎮,共有牛仔服裝生產及關聯企業4766家,佔全鎮企業總數的80%。年產牛仔服裝3億件,帶動就業22萬人。全國60%的牛仔服裝產自新塘,30%的出口牛仔服裝來自新塘,產品遠銷幾十個國家和地區。

新塘鎮已發展為中國最大的牛仔服裝生產基地,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已形成完整的產業鏈,紡紗、染色、織布、整理、印花、製衣、洗漂都能在鎮裡完成。

但踏足新塘,才發現,它與真正的「時尚之都」相去甚遠,且危機四伏:原材料上漲、資金乏力、不斷上漲的人力成本、缺乏有品牌知名度的企業、設計水平低下,更為嚴重的是,當地付出了沉重的環境代價。當地流行一種說法:「解決不了污染問題,在新塘送你一棟樓都千萬別要!」

污染嚴重

新塘鎮內的東江河段,河岸的水已成了藍黑色,伴隨著這些深色水流的,則是一股奇怪的異味。烈日下,當地人董耀明(化名)戴著一副深色太陽眼鏡,用手指著記者攜帶的衛星地圖說:「這肯定就是在洗水(漂染)廠那一帶。除了那些染牛仔布的廠,其他地方排不出這麼髒的水。染完色的污水就直接排出來,流進了東江。」

董耀明說,16年前,他除了可以在洗水廠見識當時新潮的牛仔褲是怎麼做出來的以外,還可以帶女朋友到東江去游泳。「但是現在,就算你給我錢叫我下水我都不幹。」他說。

洗漂廠每天排放大量的污水。這些污水未經任何處理,便被直接排入東江。目前新塘鎮擁有註冊牛仔品牌1000多個,眾多製衣廠家對環境造成的污染極為驚人。

牛仔褲的製作,要經過設計製作、洗水、打釘、剪線和包裝等過程。其中,洗水是將牛仔布料做舊、顯出質感的環節。一條牛仔褲是高檔、中檔還是低檔,除了面料、設計,最重要的是洗水。

而洗水的污水,大多未經處理就排放到河流中。新塘鎮大墩村的集體污水處理廠,已經停產一年多了。

董耀明說:「現在新塘的牛仔洗水廠多如牛毛。鎮政府去年花大力氣整頓了一次,拆遷了80家左右的洗水廠到新建的「新洲環保工業園」。但是小的廠太多了,他們哪裡會處理污水,都是私自排到河湧裡。假如前幾天不下雨的話,你會發現河水就是藍黑色的。」

在新塘鎮的泥紫橋岸邊,就堆積了不少藍色的絨布堆,像家用洗衣機裡濾網裡的沉積物一樣。前幾天剛下過雨,藍色染料流過的痕跡清晰地印在河湧邊。

2010年11月,綠色和平發布一項調查,在新塘有3個採樣點,被送檢的河流底泥樣本中重金屬鉛、銅和鎘的含量均超過國家《土壤環境質量標準》,其中一個底泥樣本中的鎘超標128倍,而一個水樣的pH值更高達11.95。

健康擔憂

牛仔業的污染,當地人已經見識;但是外來打工人員和下游民眾,則往往成為不知情的受害者。

新塘最初的洗染廠建在大墩村,污染了河流,當地村民意見極大。從2006年起,新塘鎮開始大規模治理,逐漸將洗水廠、印染廠遷至新塘鎮西側西洲村的環保工業園。

這個環保工業園,顯然並不「環保」。現在工業園的主幹道上,鍋爐轟鳴,硫化物氣味刺鼻,部分工廠外的溝渠內淤積著藍黑色的廢水。路邊的樹上都掛滿藍色絲絛,街上的塵埃也都是淡藍色。打磨牛仔褲所產生的塵埃無處不在。村內五條主要河流,除了一條水質略好,其餘均發黑發臭。其中白江河最為嚴重,緩緩流動的河水有如墨汁,而河岸上是密集的民居。

1996年的西洲村還土地肥沃,果樹成林,是有名的魚米之鄉。今天,西洲村幾乎看不到農耕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工業園、油庫、發電廠和污水處理廠。

綠色和平水污染治理主任趙琰說:「新塘牛仔產業最早從大墩村開始,但現在西洲取代大墩,成為污染投訴最多的地方。」

正因為如此,本地人寧可做2000元更累的活,也不願意到這些企業謀一個「危險」的工作。在這些企業里工作的工人,幾乎百分之百來自外省——新塘鎮戶籍人口22萬,外來人口50多萬。

新塘鎮久裕村的打工者在簡易的大棚下加工牛仔褲。這裡隨處可見手工處理牛仔服裝的工人。從早到晚,都有工人把一堆堆牛仔服裝裝上貨車。

在新塘海洋洗水廠做工的楊明(化名),半年前還在浙江麗水的一家鎖廠打工,工資每月只有2000元,他接到在新塘老鄉的電話,說這里工資高,每月5000元。

「到洗水廠乾了兩個月才知道,印染、洗染……廠裡的工序要大量使用化學製劑,當地人告訴我,在這個行業做久的人生不出孩子。」楊明說。

楊明在廠裡做的雖然是壓皺這道工序,但是各個工序的人其實都在同一個空間內工作,另外一個工序,當地人稱為「噴馬騮」就是在衣服上噴射高錳酸鉀溶液,將牛仔做舊。有時要先噴後壓皺,有時先壓皺後噴,兩個工序的人就挨著工作。對於這種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工人根本毫無防護。

「夏天天熱時,噴劑就彌散在空氣裡,我們皮膚上長滿了紅色的疹子。」楊明說。

到底有多少種有害物質會侵害身體,沒人跟楊明講過,這更增加了他的恐懼。而廠裡招進來的工人,大都是臨時工,不簽合同,沒有保障。工資三個月之後才結清,就算發現了對身體有害,也得被迫再等兩個月。

除了工廠工人的健康,東江下游民眾的飲水安全也讓人擔憂。東江是廣州數百萬群眾的飲用水源,新塘的高污染已經危及毗鄰的廣州市三分之一的市民飲用水安全。更嚴重的是,被污染水體沿江而下,威脅到臨近及下游的東莞、深圳的飲用水安全。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