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小股東10問台塑:鋼廠投資可有錢景? | 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小股東10問台塑:鋼廠投資可有錢景?

2006年06月06日
作者:台塑公司綠色小股東

據聞台塑公司即將參與台塑大煉鋼廠的投資,意即石化業龍頭欲跨足一無所知的鋼鐵產業?禍福難卜!為此,一群小股東們對於公司如此恣意投資、損及股東權益,又破壞環境、社會的行為感到憂心,也為投資人資訊不對等的地位感到不滿。難道我們只能放任經營團隊做出這種侵害小股東權益的行為嗎?這群關切企業環保與社會責任、主張綠色投資的小股東決定集結起來提出10個投資鋼廠的疑問,要求台塑在6月5日的股東大會說清楚講明白!

一、台塑鋼鐵將如何去化700萬噸粗鋼產能?是否仍以需求低階鋼材的中國為目標市場?

據統計,國內上游粗鋼供不應求之缺口約600萬噸,扣除中鴻向日本和歌山採購的200萬噸扁鋼胚,及中龍與豐興將擴建增產的3~400萬噸,等台塑鋼鐵完工的幾年後,整體供需將接近平衡,屆時台塑鋼鐵預計的700萬噸產能顯然將無處去化!而若台塑鋼鐵延伸至下游產品以去化自家上游粗鋼產能,對於目前鋼材自給率高達119%、嚴重過剩的下游鋼材市場無異是雪上加霜。目前國內每年出口1060萬噸鋼材,主要銷往中國,因此台塑鋼鐵是否仍以目前嚴重供過於求、全球鋼價最低的中國大陸為目標市場?鋼鐵是如此高耗能、高汙染、高用水量的工業,據此,使用國內珍貴的環境資源為中國生產低階鋼品,是否符合台灣的利益?

二、台塑鋼鐵的固定成本將是中鋼的2倍!台塑要如何跟中鋼競爭?

以中鋼在高雄1000萬噸年產能總共1054億元投資額來看,每噸鋼鐵的年產能只要投資1億元,但台塑鋼鐵700萬噸年產能就要投資1400億元,每噸鋼鐵的年產能就要耗費2億元的投資,因此未來台塑鋼鐵的固定成本將是現在中鋼的兩倍!更不用說隔行如隔山,要繳多少「學費」,才能把「學習曲線」拉上來,趕上中鋼的經營效率?在起跑點就輸一大截的情況下,台塑要如何跟中鋼競爭?再從台朔光電、台朔汽車等台塑集團過去失敗的轉投資來看,多角化的不一定總是會成功,台塑鋼鐵更可能使王永慶「經營之神」美譽受損!甚至市場已經傳聞,只要台塑鋼鐵一通過,外資就會調降投資評等,公司是否有考慮到股東的利益?還是只為了經營階層追求規模的虛名而力主興建鋼廠?

三、台塑公司所佔台塑鋼鐵廠的投資金額不明,94年度財報應退回重編

關於台塑投資台塑煉鋼廠的投資比重,公司方面始終交代不清。台塑煉綱廠計畫投資金額可能在數百億至上千億之譜,據悉將由台塑、南亞、台化與台塑石化等共同投資,但是公司對於各自出資的比例、未來資金之籌措來源等問題,在2006年議事手冊與2005年財務報表中皆隻字未提,對股東權益實有重大影響!為讓股東了解該項重大投資計畫之投資比重與資金來源,身為小股東主張2005年度財報應退回重編!公司應於財報內詳列台塑鋼廠資金籌措來源為何?未來經營遠景如何?能否與中鋼公司或其他國家競爭?否則錯誤的投資只是資源的誤置,這是全民關切、股東極為關心的課題,攸關台塑公司的經營前景與股權益,公司應該對股東說明清楚!

四、關於大煉鋼廠可能造成雲林地區缺水情形加劇的質疑

目前六輕離島工業區以每度3.26元向雲林農田水利會買水,然而以台灣氣候的乾枯期來看,雲林農田水利會不可能穩定無缺地供水。近日報載雲林農田水利會以水量不足無法充分灌溉為由,開發69處補助水源以抽取迴歸水,及開鑿深淺井610口抽取地下水源來補充灌溉,這無疑使雲林原本地層下陷問題更加嚴重,也使人強烈質疑目前六輕用水已嚴重排擠區域用水,台塑實有必要向股東以及社會大眾說明,雲林農田水利會究竟移撥多少噸的水給台塑六輕使用。且令人質疑的是接下來的大煉鋼廠的開發,所需大量的水要從那裡來?最近國家永續發展會議更討論到開發計畫用水超過5萬噸以上需自籌水源,請問台塑大煉鋼廠一天10幾萬噸的用水需求,要如何自籌水源?若在沒有農業用水足以提撥的狀況下,以海水淡化成本一噸需30元觀之,台塑是否評估過鋼廠可能的產生水費與成本效益?

五、鋼鐵產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成為污染黑名單,提高經營成本

石化和鋼鐵產業在能源的投入量及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上都非常龐大,且與其他各大產業相較之下產值也偏低,其經濟效益問題及環保壓力都已招致各界注目,並引起相當大的爭議。據媒體報導,雲林縣議會欲訂定二氧化碳排放徵稅特別法規,且立法院亦正草擬溫室氣體管制法案。以公司目前的獲利重鎮麥寮六輕廠,及預計興建的大煉鋼廠都位在雲林縣境內,六輕廠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6769萬公噸,未來大煉鋼廠預計每年1490萬公噸,加起來達每年共排放8259萬公噸,倘若議會法規通過,對大煉鋼廠課徵二氧化碳稅,若每噸最保守以300元計算,1490萬公噸的排放量每年將付出44億的稅金!此外,依據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管制規定,以每年8259萬公噸約佔台灣總量(35,000萬公噸)的4分之1,加上廠區集中,未來排放量將超出容許範圍而被課以高額的罰款!甚至當國際社會關注如此大量的排放,而對我國石化和鋼鐵業進行制裁手段時,台塑企業必是首當其衝,且必會付出沈重的代價。身為股東在此大聲呼籲,公司董事會和管理者必需正視二氧化碳問題的嚴重性,以免危及台塑廣大投資人的權益!

六、填海造陸的可行性低,鋼鐵廠用地取得困難

2000年11月,雲林縣新興工業區的承包商榮工公司因施工不當,造成台西近千公頃海域牡蠣無法著苗的公害糾紛事件,至今已逾5年,卻遲未解決。此舉引起當地蚵農的不滿,甚至認為政府出賣漁業權,使他們的處境雪上加霜。相信台塑大煉鋼廠的興建,也會因此而造成蚵農的損失,而所引起的爭端必會造成社會大眾負面的觀感,影響公司聲譽至鉅。

根據2003年4月19日的經濟日報報導台塑企業主管強調:「要在新興區展開抽砂填海造陸,是非常艱鉅的工程。」最主要原因是,新興區最淺的地方距海平面約 2公尺,最深的地方則高達 9 公尺。所以,開發新興區的工程將比六輕困難,單位開發經費更是龐大。

且一位曾經參與麥寮六輕填海造陸的主管指出,麥寮六輕開發工程,光是抽砂填海造陸築起約 2,600 公頃的土地,就花了 3,000多億元。雖然新興區只有900公頃,因該區平均水深太深,造陸完成後,可能要花費2,000億元左右。

所以光填海造陸就需2000億,台塑鋼鐵的投資絕非1000億能了事,未來台塑公司將投資台塑鋼鐵多少經費,台塑公司應向股東具體說明,以維護股東知的權力。

七、台塑鋼鐵廠與國光石化規劃用地重疊,規劃失當

據報載國光石化與台塑鋼鐵廠都將在雲林離島工業區建廠,我們可以看到國光石化提出的基地圖中,台塑鋼鐵廠預定地在上,石化科技園區在下;但在台塑鋼廠的規劃之中,兩公司廠房廠卻是左右分立,結果大相逕庭。這樣的狀態顯示連用地狀況都搞不清楚的規劃,其可信程度令人質疑,屆時倘若發生土地爭議,勢必延宕計畫期程而造成股東損失。

八、外傘散頂洲消失與地層下陷,台塑難辭其咎

台塑公司為了擴廠所進行的抽砂造陸工程,以及從集集攔河運截取水源斷絕河川搬運砂石的功能,已經使得屏障雲嘉南地區的外散頂洲正逐漸消失,每年以40至70公尺的速率在消退;東石、布袋、鰲鼓等地的居民更常面臨海水倒灌,漲潮淹水的危機。而公司任意縮減隔離水道,以及高於內陸的六輕基地設計,更使得台西地區排水不易,長年飽受淹水之苦,也影響著蚵仔的生長速率與蚵民的生存權益。同樣是因為集集攔河堰過量使用河川的地面水流,使得濁水溪下游流域的地下水源嚴重缺乏補注(集集攔河堰完成之後,斗六的地下水位便驟降兩米)。在公司與農漁民同樣需要使用水資源的需求下,超抽地下水更使得雲林地區的地層持續下陷,每年下降8公分,西南沿海的海岸線持續倒退,可說是逐步地蠶食我國的國土面積,長久下來將嚴重損及全國人民的權益,背負竊取國土的罪名。

九、台塑外勞罷工連連、雲林當地社會問題加劇引發社會關注,影響企業形象

台塑公司六輕麥寮廠自2005年至今,短短一年之內,共發生了3次外勞大罷工事件(2005年7月、2006年2月、3月),且參與罷工的人數一次比一次增加,可見公司對於外勞管理並無具體改善策略。另一方面,台塑公司當初在雲林設置六輕,曾經承諾將帶給地方許多工作機會,但實際上六輕的員工中66.5%是外勞,只有33.5%是台灣勞工,其中是雲林在地居民的受雇員工更是少之又少。公司為了降低營運成本僱請外勞而失信於地方,造成地方居民認為台塑進駐並未繁榮地方;加上近年來雲林當地因地層下陷、海水倒灌成為台灣境內的第三世界,而失業問題嚴重、吸毒人口增加,間接導致愛滋感染者暴增,更有一說認為六輕進駐,讓雲林的治安色情問題更大,現今公司又有鋼廠計畫,這種只重開發而不管當地民眾生活現況的思維,小股東無法認同!

十、地方回饋重大承諾未履行,當地民眾支持度極低

台塑公司2005年財務報表上的「重大承諾與或有事項」中,僅見對美國當地政府的承諾,卻見不到對台灣的承諾!另一方面,過去在六輕建廠的環境影響評估時,對政府與當地社區所承諾的事項卻不必履行,顯示公司對於台灣政府與社區居民的承諾都是謊言!台塑股東希望台塑公司作一個「重視社會責任與回饋社會」、「講誠信、守信用的好公司」,在賺錢之餘也能真心回饋地方,能夠將對台灣政府與當地居民的承諾,主動列入「重大承諾」,讓各界公開檢驗、共同監督。回顧過去台塑公司當年承諾地方的願景,從最大規模的新市鎮計畫,到引進37,500的就業人口與醫院、學校、濟助貧戶、清寒獎學金等,到最後全部跳票。其中最嚴重的是,承諾的三萬多就業人口,到最後卻本國勞工只有3分之1,其他全是外勞取代,而其中有多少雲林縣籍的勞工,卻無人知曉。而興建長庚醫院、護專、安養社區和大型遊憩中心等公共設施仍如空中樓閣;而藉口無地興建,強勢要求政府縮減500公尺隔離水道到100公尺,所增加的廣大土地面積,而拖到2005年4月才動工的長庚醫院,居民並沒有免費醫療,只是以賺錢導向,並沒有真心的回饋地方,造成當地民眾支持度與信賴度極低。因此我們鄭重要求台塑公司先完成對地方原先的承諾,再提出蓋鋼廠的計畫。

身為小股東,我們有權要求公司說清楚講明白!

因此身為台塑小股東,我們認為真正好的企業不該只是會賺錢,更應該要能肩負回饋社會,造福人群的責任;因為本公司實為國內各企業的龍頭,有責任做到善盡社會責任的榜樣,所以在此要求董事會能正視這些的環境與社會問題,為過去唯利是圖的觀念所造成的錯誤進行補救。據此,我們鄭重要求台塑公司回應以上攸關股東權益的問題,請公司經營團隊在6月5日對全體股東說清楚、講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