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爾族人站出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泰雅爾族人站出來!

2002年08月27日
作者:傅志男 (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執行長)

日昨,宜蘭縣大同鄉的部分泰雅爾族人在高金素梅立委的帶領下,到內政部去「反馬告國家公園」,並高呼:「泰雅爾,站出來!」筆者自高雄親至現場,心想:「終於站出來了,泰雅爾族的朋友!終於積極地為馬告這片檜木林挺身而出!」只是,現場「反馬告國家公園」的觀點,似乎會把泰雅爾族人的自治夢給戳破。

為何筆者有此憂心?據我從部落工作隊的電子報和現場的觀察、深思發現:泰雅爾族人和環保團體,對於將「退輔會」趕出馬告山區的理念一致,可是為何這次的行動卻視環保團體為眼中釘呢?

回想自1998年到2001年,環保團體發動保護棲蘭山(馬告山)檜木林運動時,最重要的訴求就是要求退輔會全面停止枯立倒木整理作業,並退出棲蘭山區。而綜觀台灣目前的法律,只有成立「國家公園」,才能真正保護檜木林。可是,當時為何未見部落工作隊等反馬告國家公園人士的參與呢?今天,他們打著「誓死」捍衛自己土地的「聖戰」口號,帶著大同鄉的泰雅爾人來反國家公園。筆者要問:1998到2001年的運動時,部落工作隊的人在哪裡?這些反國家公園的主導者似乎刻意要製造族群的對立,而遺憾的是,挑起族群的對立並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只會對原住民文化的重建傷害更大。

筆者認為,高金素梅立委和泰雅爾朋友必須深思,因為,以目前的情勢,馬告檜木國家公園若無法成立,結果將是退輔會繼續管理這片檜木林。到時,以往大家多年來的努力將回歸原點,而泰雅爾族人聲稱的「祖先的土地」將任由退輔會蹂躪。

看著現場高喊:「我們要自治!」筆者深深體會原住民迫切想擁有主權的想法,過往外來政權對原住民的迫害,政府的確應該拿出辦法來彌補與原住民的歷史裂痕。但「自治」在目前行得通嗎?一來缺乏相關法律(或許高金素梅立委可積極整合,推動自治法規的建立)。二來「自治」是什麼?要「自治」到什麼程度?經濟、外交……等都由自治政府自給自主嗎?又,泰雅爾族人準備好自治了嗎?其他原住民族可否比照辦理?等等問題都有待進一步的釐清與研討。

「自治」是理想,但實施步驟卻必須循序漸進,並非一蹴可幾。政府在受到環保團體和部分泰雅爾族人多年的施壓下,好不容易才建立馬告國家公園將採「與原住民共存共榮」經營模式的共識。也就是說,馬告國家公園和過往的國家公園不同,原住民朋友有一半以上的人事權和主導權,在某種程度上可說擁有「自治權」。我們希望馬告的模式若成功,可做為其他國家公園的典範,如此一來,原住民朋友將逐步取回土地的管理機制,實現泰雅爾人所稱的「擁有自己的自然主權」。

大同鄉的泰雅爾族朋友反對設立國家公園的行動,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原住民受到外來政權壓迫、欺騙已久,無法相信政府這次的善意是否屬實,這很正常,也是現在的政府應接受的原罪。但若不成立國家公園,馬告山檜木林的問題再度回到原點,我想,這該是退輔會和既得利益者最高興的事吧?

泰雅爾族的朋友,積極地站出來吧!成立國家公園,讓退輔會在完成階段性任務後永久退出馬告山區。至於您們所擔心、不相信國家公園與原住民共管的政策,就更需要你們站出來,我們絕對支持你們,一起監督政府,因為大家的目的都一樣,就是把這個擁有世界遺產價值的檜木林保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