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預算越多 災情越慘重!? | 環境資訊中心

治水預算越多 災情越慘重!?

2013年08月30日
作者:張子見(雲林縣環保聯盟理事長、環球科技大學觀光與生態旅遊系助理教授)

斗六市公正派出所被大水包圍,旁邊通往古坑山上的成功路也被拉起黃線封閉。(中時電子報周麗蘭攝)粗暴而傲慢的水利官僚加上愚蠢的政客,要為錯誤的治水負最大的責任!

這次雲林大淹水,固然是雨來得大且急,洪水無法宣洩,但是從實際淹水的情況可看出,雲林是錯誤治水觀念的犧牲品。

我們家就在斗南大東石牛溪畔,過去是斗南最容易淹水的地方之一,這次拜石牛溪水患治理,堤防加高、河道加寬之賜,並未出現淹水災情。倒是過去很少淹水的斗南市區災情慘重。事實上,我在治水條例預算執行初期就警告過,治水預算錢花愈多,特別是虎尾溪上游斗六地區防洪工程愈完善,會讓斗南、虎尾淹得更慘,這次暴雨很不幸地讓我烏鴉嘴言中了,而且斗六一樣好不到哪去。

以斗南為例,到底是農業區的大東兩、三年淹一次損失大,還是重要機關和商家林立的市區十年淹一次損失大,這筆帳得請水利官僚好好算一下。之前水利署要把我們學校旁邊曾經造成積水20公分持續半小時「嚴重淹水」的大崙排水整治成大水溝時,我就曾表達意見:與其花3千萬解決斗六崙峰地區水淹20公分半小時的問題,卻衍生斗南水淹50公分兩小時的大問題,不如花3百萬把環球科大的操場挖深,大水來時引來淹我們學校操場。水利官僚就是聽不懂我的話,現在看來我預言都實現了,再來就是更慘的—等湖山水庫完工開始運作就可以看到了。

粗暴而傲慢的水利官僚,加上貪婪且愚蠢的政客,要為錯誤的治水負最大的責任。大筆的治水預算,把一條條野溪、排水拉成又寬又直的大水溝,暴雨來時,集流時間縮短,上游的洪水瞬間排入虎尾溪,在斗六虎溪、虎尾平和、北港等主流曲折或支流匯入之處洪水宣洩不及,導致許多區域排水排不進虎尾溪及其支流,正是造成此次斗南、虎尾市區嚴重淹水的主因。主流塞住,高漲的溪水沿著筆直的河道倒灌回上游,導致上游雲林溪沿岸地區也是災情慘重。

至於被我稱為「納洪池」的沿海滯洪池也證明起不了作用,嘉義縣同樣大淹水更可印證。滯洪池要設在河川中游幾個重要的節點,才能發揮關鍵的滯洪效果,水都排到海邊了才挖個大池子來容納,只對減輕一點沿海地區水患有用而且。我一直主要要小而分散的生態化滯洪池,而不是大而無當的納洪池。

雲林之前因為要建湖山水庫,結果分到治水預算是所有縣市中最高的,現在證明是花錢買罪受。沒想到我們英明的蘇縣長,還嫌錢不夠多,日前還帶著民進黨有意要角逐縣長大位的幾個政治人物,一起到行政院前演出下跪的戲碼!這些政客就是要為水患負起最大責任的—治水預算就是要滿足這些政客的私慾,才會不斷地花在錯誤的地方。

這些人真應該在大雨中跪個三天三夜,向全體的縣民懺悔。

※ 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