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最後山城眷村 壽命剩一個月? 侯孝賢籲緩拆並保留 | 環境資訊中心

北市最後山城眷村 壽命剩一個月? 侯孝賢籲緩拆並保留

2013年09月09日
本報2013年9月9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影像紀錄:郭盈秀

「不要看不起身邊那些時光留下的造型,台北不能再這樣亂拆亂蓋,什麼都不留了!」北市蟾蜍山中的眷村面臨「煥民新村」拆除改建為學生宿舍大樓的命運,曾在1987年於當地取景《尼羅河女兒》的名導演侯孝賢,6日前往原地聲援保存,不但呼籲國防部先暫緩拆除計畫,更鼓勵地主台科大拿出創意,將老房子活化為獨特的教學環境,他更表示,將會率先把今年的金馬電影學院拉到當地上課。(影像紀錄:蟾蜍山生態導覽試走

紙蟾蜍起跳,好蟾蜍工作室搶救蟾蜍山

也許鮮有人知,就在公館商圈邊緣的羅斯福路四段119巷裡別有洞天,一個小小的山城聚落安靜的存在於此已經兩百年,而且早已隨著名導演侯孝賢的作品《尼羅河女兒》、《好男好女》與《南國再見,南國》等,讓國際見到台灣不同面貌。但其中的空軍眷村「煥民新村」卻驚傳可能只剩下最後一個月的壽命,當年的劇組成員、附近居民與周邊的台大、台科大學生連忙組成「好蟾蜍工作室」啟動搶救行動,希望留下台北市最後的山城眷村。

蟾蜍山部分區域在1990年代時劃為鄰近的「台灣科技大學」的公館擴建預定地。其中屬於國防部的「煥民新村」39戶,原訂在今年7月底拆除,以「素地點交」的方式移交給台科大。但在入口處兩株名列市定老樹的老榕樹庇蔭下,拆商必須補送樹保計劃而延後了工程。

把握多出來的一個月壽命,在地居民、影像、文字工作者、藝術創作者、台大城鄉所、台科大建築系學生組成的「好蟾蜍工作室」,連忙舉辦一連串的活動,例如「街區記憶清理行動」、「廢家具修復行動」、「廢墟變菜園」、「跟社區媽媽學五行健身操」、「不插電音樂會」與「水蟾蜍山影展」等,希望能夠藉此激發出更多舊聚落的多元可能,而非只有拆掉重建大樓一途。

新大樓取代老房子 台北不連戲

侯孝賢衣服連戲「我的衣服就跟照片上一樣,連戲了,同一條褲子我穿了二三十年。」看著當時的劇照,侯孝賢與當時的劇組聚首如同學會般溫馨,不但重回當時場景懷念,更想起不少故事。「李天錄在戰爭快結束前,就在這裡監工挖山洞,後來我們又找了這裡拍戲,多巧。」「外公李天錄演的,他是本省人、演爸爸的卻是外省人,而女兒楊林則是國台語都能講,我們建構出這樣的家庭後,才選了蟾蜍山這個地點。」作品一向寫實,侯孝賢解釋1987年當時拍片的故事。

當時劇組回到場景蟾蜍山聚落起源在兩百年前,是台北南區「公館」地名的起源,更是琉公圳重要支流的流經地,當時還沒有羅斯福路,新店、景美要進出台北市都必須經過蟾蜍山。而國民政府來台後,這裡更成為空軍基地,因此有了「煥民新村」,之後也有不少北上打拼的人選則在當地落腳,靜靜的承受著兩百年的改變,蟾蜍山雖處車水馬龍的公館,卻保有遺世獨立的生活況味。「這個地方真的很特別,其他地方找不到這樣的場景,實在不該換成大樓。」參與當時劇組的電影人陳懷恩強調。

尋找「拆」之外的機會 創意學習不只在新大樓裡

眾人向台科大喊話,表示台科大的設計學系辦學成果有目共睹,是台灣目前奪得最多紅點設計大獎的學校。呼籲其應該拿出創意,思考除了蓋新的水泥大樓外,保留原貌將會是更好的教育場所,將使該校設計、建築等科系受益。

煥民新村一角「如果一個大學能長這個樣子,一定很屌,我認為在台科大教設計的老師們一定能懂的。」當時在劇組當任美術指導的畫家林鉅認為。侯孝賢指出,在法國坎城周邊看到不少類似的小鎮,許多藝術家與工匠就在小小的老房子裡面創作、生活與展演,他認為這可以是台科大可以效法的模式,讓設計與創意能落實在大學生活中。

台大城鄉所副教授康旻杰強調,這些房子經鑑定後都是可以修的,他更已經得到在台科大建築系兼課的名建築師郭英釗承諾,表示很願意帶學生來這裡做點事。

金馬電影學院、香港建築雙年展 國內外藝文圈看重

「我們希望先不要急著拆,多留一段時間來看他的潛力吧。」康旻杰期待說。侯孝賢表示「如果能有人在這裡開咖啡館,我絕對天天來這裡寫劇本。」侯孝賢更宣佈,將要把今年的金馬電影學院拉進煥民新村,訓練電影新銳從瞭解、關懷當地人文做起,才拍出深刻的作品。

除了侯導表態,日前香港建築雙年展也邀請煥民新村與寶藏巖一起成為海外衛星場館,此次雙年的主題正巧是「城市邊緣」,這座小小的山城將代表台北,和倫敦、巴賽隆納、澳門等國際城市平起平坐,因此康旻杰擔憂,要是屆時已經遭到拆除,那場面恐怕會相當尷尬。

※ 影像紀錄:公民記者郭盈秀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