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老兵相會 看老照片憶蟾蜍山 驚見Diana Ross倩影 | 環境資訊中心

台美老兵相會 看老照片憶蟾蜍山 驚見Diana Ross倩影

2013年11月01日
本報2013年11月1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公館圓環旁的蟾蜍山山洞裡,竟藏了老蔣與老美隱藏多年的軍事機密?珍貴的老台北歷史仍靜靜躺在那裡,等待挖掘拼湊。座落在公館鬧區旁的蟾蜍山「煥民新村」是目前台北僅存年代最久遠、保存最完整的空軍眷村。最近由於遭遇拆除危機而引發關注,連名導演侯孝賢都一再出面聲援,更打算將金馬學院拉進現場拍片。

隨著居民與關心民眾的努力奔走,不但地主台科大都鬆口表達願意至少保留部分,相關的文史也獲得發掘整理。一位當年在美軍空軍基地服役的老兵肯特馬修(Kent Mathieu)帶著老照片舊地重遊,目前仍居住在附近的老兵陳邦信等人也前往會面,不但年輕歲月的回憶湧現,這塊軍事重鎮的形象也更顯立體。

在美軍協防台灣的年代,駐台美軍與國軍的合作關係密切,美軍自1950年代起便駐紮在台大校園內的「台北通訊站」(Taipei Air Station),協助鄰近的「空軍作戰指揮部」進行戰管與偵查任務的技術支援,居住當地的老兵更相傳蔣中正當年曾在山洞內坐鎮指揮空軍作戰指揮部。

台美在軍事上的合作,也影響了公館一帶的地景變化,例如民族國中原址的「聯勤第六美軍招待所」便因應而生,直至1976年,「美軍十三航空隊-327航空師」撤離,蟾蜍山共經歷了將近近20年的美式洗禮,不少附近的居民當時也以美軍開車等工作為生,參與中美協防的歷史現場。

驚見Diana Ross倩影 台美聯防歷史就在蟾蜍山

「煥民新村」則是興建於1953年,雖說是台北僅存空軍眷村,但除了山頂上的軍事雷達站外,目前已難找到太多明顯軍事地景。「我覺得,我是來台灣以後才開始長大。」1965年來台,當時年僅23歲的美國大兵肯特在台北通訊站服役,自認離家從軍之後,才開始認識這個世界,因此在台灣駐守的三、四年的記憶,對他而言非常珍貴而難忘,由於非常想弄清楚當時的歷史,肯特自行成立了「Taipei air station」部落格,裡面蒐羅當時公館周邊地區的老照片,包括了其中包括基隆路尚未開拓前的公館空照圖、及當年的超級巨星Diana Ross,都曾率領樂團「The Supremes」前往美軍俱樂部勞軍。

經由台大城鄉所副教授康旻杰的翻譯下,台美老兵再相逢。由於當年有宵禁管制等因素,有辦法拍照的其實多為外國人,因此肯特所收集的老照片對老兵們而言非常珍貴,許多的回憶都因此重現。而曾經為指揮官戴維斯等高級將領駕駛座車的老兵陳邦信,那時從蟾蜍山來往金山、林口、陽明山等軍事用地,則以親身經歷回應,讓當年的美國大兵更加理解當時的狀況。聊著聊著,一行人起身在周邊地行走,企圖尋找出當年建物的遺跡。

促成此次會面的「好蟾蜍工作室」林鼎傑在旁錄影,對於這些鮮為人知的老故事和都市傳說聽得津津有味。林鼎傑表示,幾年前遷居到蟾蜍山時,其實只是因為喜歡當地的風景與社區相互關心的環境,但隨著發起搶救「煥民新村」的行動,讓蟾蜍山的面貌變得「立體」起來,居民也漸漸正視自己在台北發展史中,曾經見證了重要的時刻。林鼎傑舉例,如陳邦信之前只表示自己當年幫美軍開車,卻直到現在才知道,他駕駛的是高階的軍官座車,他當時的見聞,其實並非老兵所自認不值得一提的往事。

煥民新村保留現生機 活化利用比蓋大樓容易

除了是美軍在台北的歷史外,蟾蜍山亦為文山、公館地區的發源地,發展歷史有三百年之久,但蟾蜍山聚落在1990年經都市計畫撥給台科大作為預定校地使用。其中的煥民新村原訂於八月由國防部拆除,以素地點交的方式交給台科大使用,在居民的奔走下,目前因樹保與立委的出面協調而暫時緩拆。

但在協商過程中,居民發現當時撥用時有附帶安置條款,要求校方須妥善安置周遭居民後才能開發,且開發過程需經都市設計審議,台科大若得到一片素地,想要蓋成大樓恐怕困難重重,至少要花去十多年的時間,校方所堅持的「學生權益」也將因此受損。

因此民間一再建議台科大直接接收現存的38棟眷舍,並將煥民新村申請為文化資產,如此一來,現存的的老房子馬上就可以供學生使用,康旻杰與林鼎傑提議,可以規劃為設計、建築等創意學系的工作室,絕對可以讓已享盛名的台科大教學品質再提升。侯孝賢也曾表示認同,直說在坎城周邊的小城裡便有不少工匠在類似的空間裡生活與創作,值得效法。

此案目前仍在協調之中,地主台科大校方已鬆口有部分保留的意願,民間也已推動讓煥民新村參與「深圳香港城市建築雙年展」、「金馬電影學院」等,讓這個充滿歷史意義的山城眷村展現其潛力與活力。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