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女性的力量 奪回綠地與公共空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用女性的力量 奪回綠地與公共空間

2013年11月20日
本報2013年11月20日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在東京的公園與街頭搭帳棚長達10年的女性藝術家市村美佐子(Misako Ichimura ; いちむら みさこ)放著學者生涯不做,有個女人寧可在公園裡搭帳棚長達10年,只求把屬於公民的空間佔領回來。

社運團體或公民為了護樹、反迫遷,不斷開記者會、請願,不獲公部門正視後,抗爭昇溫,抱樹、用鐵鍊互相綑綁等行動,並非台灣才看得到。一向鎖定環保、污染、人權等社會公共議題的鐵馬影展,19日安排了日本行動者市村美佐子與護樹團體以「新自由主義下的公共空間與無住屋者運動」為題進行對談,分享公民能如何奪回公園綠地等公共空間。

在東京的公園與街頭搭帳棚長達10年的女性藝術家市村美佐子(Misako Ichimura / いちむら みさこ),原本是一路科班的藝術家,但在2002年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參與了佔屋(squatting)創作後,返回日本便在2004年開始在東京代代木公園 (Yoyogi Park) 與無住屋者共同搭帳篷居住。

就像台灣目前可見不少遊民在車站、公園棲生,衝突也時有耳聞,甚至曾有市議員主張用噴水的方式驅離。日本在1990年後,同樣在東京出現大量的無住屋者,隨後在2000年中期,又出現一群臨時喪失居所的年輕的「網咖難民」。到了2008年的金融風暴後,狀況更為嚴重,大量勞工淪為派遣,底層勞動者被迫退出勞工宿舍,進入市區公共空間遊蕩居住,至今東京仍有數千位無住屋者在公共空間生活。

透過市村美佐子的介紹,可見東京的無住屋者經由自身生活自律,及每晚便利商店的淘汰食物以及教會、慈善團體的救濟物資援助,至今有些人甚至已經不需要使用貨幣過活。

市村美佐子表示,就是一股對於社會的不滿讓她選擇以實際加入第一線的方式來聲援,更進一步號召佔領公共空間。她在公園裡搭起帳棚,更舉辦「繪畫聚會」、「女性茶會」等活動,除了提供免費的咖啡茶座,甚至舉辦手工及繪畫班。市村美佐子更特別關注女性,除了出版描寫女性無住屋者的書信繪本《Chocolate in a Blue-Tent Village: Letters to Kikuchi from the Park》,甚至舉辦工作坊,讓女性成員利用有機棉以及廢棄回收衣物縫製成手作物與布衛生棉,再販賣給支持者以換取一些生活經費,儼然成為一個小型的自助經濟模式。

可愛貓屋作行動基地。市村美佐子提供。 手做月經帶。市村美佐子提供。

在市村美佐子的巧思下,公園與街頭陸續出現青空圖書館、246廚房、行動咖啡館、免費社區手工及繪畫班等。運用藝術的手段,布置營造出舒服一點的空間,不但將現場改變氛圍,更防止了外來者的騷擾與欺負,她甚至曾經親身睡在紙箱裡九個月,將人聚集起來,達到「佔領」的效果,「是我們的行動,才創造了公園」市村美佐子一再強調。

「什麼是公園?什麼是公益?」市村美佐子再以「Nike運動公園」為例。原本位於澀谷車站附近的宮下公園 ,在2010年遭遇運動用品財團耐吉(Nike)的介入下,準備改建為需要收費的運動公園,從此公園將會在夜間上鎖,居住其中的帳篷族當然也會遭到驅離。因此市村美佐子號召了東京的文化藝術行動者,發起了長達半年「No  Nike」運動,在公園不斷舉辦了展覽、研討會、相談會、音樂會、電影放映等藝文活動,高峰期曾有百餘人參與佔領、演出行動。例如發現公園的長凳將遭撤除,他們便號召民眾從家裡帶去各種的椅子擺放在公園中。

甚至出現「藝術家進駐宮下公園」,搭起了藍色帳篷居住,市村美佐子解釋,這項行動,不但是對抗Nike運動公園的計畫,同時也是諷刺目前藝術圈相當興盛的「駐村創作」,市村美佐子質疑,找個藝術家空降到一個空間,做些跟當地無關的東西的意義何在。

市村美佐子以藝術的力量奪回公共空間,台灣也有不少類似的行動,為了留下江翠國中的樹海,幾位退休老師在最後關頭也進行抱樹、以肉身阻擋工程的手段。參與護樹行動的退休教師黃淑美則表示,他們一群十多位退休教師,阻擋移樹計畫亦有六七年,除了希望留下大樹,讓以後的學生擁有一個好的環境來學習外,更認為自己的挺身可以「喚起社會、社區對生活環境的關心。」

「這是教育者對社會的使命」黃淑美強調,她認為在學校內,不能有說一套做一套的言行,否則將給學生最壞的身教。

護樹志工潘翰疆提出,不管是市村美佐子、江翠護樹的老師們,甚至國際上幾位以抱樹坐樹行動出名的幾位行動者,清一色為女性居多,可說是「陰性的力量」,溫柔而堅定。「不管結果怎麼樣,種子是散播出去了。」潘翰疆引用國外行動者的打氣來信,市村美佐子則回應,相當感激用身體來護樹的人,「不是少數幾個人的責任,這是每個人的問題。」市村美佐子認為,必須不斷將這樣的想法,讓更多的人知道。

市村美佐子表示,目前正在對東京奧運展開一連串的反對行動,因為首先是日本在核災之後,仍有許多問題需要優先解決,再者,進行奧運的同時,必定會直接衝擊在公共空間生活的數千人。潘翰疆回應,目前台北市為了世界大學運動會,也將除去林口上千株樹木,是類似的問題。

※ 加入「環境資訊中心」粉絲頁,來給環境按個讚  https://www.facebook.com/enc.teia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