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告英華威、苗檢 苑裡自救會反擊 | 環境資訊中心

狀告英華威、苗檢 苑裡自救會反擊

2014年01月02日
本報2014年1月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苗栗苑裡風機案因在地居民激烈反抗,多次發生民眾遭暴力對待事件。自救會今天(2日)上午前往法院按鈴,對英華威提出傷害告訴。關切此案,前來聲援的律師曾威凱呼籲更多同業加入協助,以專業捍衛人權與司法尊嚴。

苑裡自救會按鈴控告英華威高層

在委任律師林三加陪同下,苑裡自救會至台北地方法院按鈴申告,對英華威的董事長費佛樂、總經理馬維麟及副總經理王雲怡等3人提出傷害告訴。

盼不到安全距離規範 暴力威脅卻不停

英華威於苑裡的風力發電計畫,遭當地居民抗爭達1年3個月,雖然自救會不斷強調要的只是充分溝通與制訂安全距離,卻一再傳出衝突與暴力事件。去年(2013)10月23日凌晨,英華威在2點多時突襲施工,與守夜的10多位中老年自救會成員推擠,該公司派用的2、30位保全動粗,以工地的鐵圍欄與石塊攻擊成員,甚至拖到暗處毆打,造成多人受傷。

其中成員陳宏州更因遭石頭敲擊,造成臉部骨折,除了開刀重建臉部骨骼,目前左半臉顏面神經依然失調。

苑裡居民陳宏州遭英華威的保全打傷臉,至今仍顏面神經失調

自救會指出,英華威自去年6月起開始雇用私人保全,這些保全已多次採取毆打拉扯等暴力手法,他們認為該公司高層不但難辭其咎,更可能就是指使者,因此針對10月23日的衝突一事提告。

苗栗檢警濫權對付抗爭民眾? 要求特偵組介入調查

除了向台北地院控告英華威高層,苑裡自救會亦向特偵組求助,要求介入苗栗檢警濫權起訴一事。自救會成員與聲援學生20人,於去年底遭苗檢以「強制罪」起訴。自救會指出,自去年5月開始,苗檢便開始對自救會成員展開一系列起訴行動,目前累計已有16位居民與18位聲援學生曾遭起訴,除了強制罪,還有妨礙公務、侮辱公署等罪名。

「我只是坐在路邊拉白布條,就被拖地拉扯,甚至反銬起來!」居民李育嫻回憶。自救會更指出,在抗爭現場,自救會一向手無寸鐵且採非暴力行為的方式抗爭,毫無任何能構成強制罪「強暴威脅」的行為,但反觀通霄分局員警,卻以手銬、警棍等進行逮捕。自救會指出早在去年五月初,立院內政委員會已提案通過徹查懲處違法逮捕的失職員警,但苗栗警方卻故態復萌。

曾威凱發起律師團 將陽光照進苗栗

「他們根本是先抓了我,才開始拼湊能怎麼告我」,遭到起訴的學生許哲韡說,自己數個月來在抗爭現場從事攝影與紀錄,卻身負數條罪名,還曾在警局親耳聽見警察先抓了人才開始討論要安什麼罪名。他進一步指出,苗檢對民眾以強制罪提告,所引用的判例居然發生在「民國28年」!

「那時國民政府都還沒來台!」對此,遭起訴的學生們感到相當荒謬,自救會則痛批苗檢「濫權起訴」,質疑苗栗的檢警想以此道壓制抗爭,造成傷害言論自由、圖利財團的惡果。

律師曾威凱「你當律師界沒有人了嗎?」律師曾威凱對於苗栗檢警的作為感到氣憤,挺身加入此案。曾威凱解釋,抗爭民眾遭遇苗檢以「簡易判決處刑」處理,此程序在被告承認自己犯罪的情況下,將不經法院審理便逕科處短期刑罰,但很明顯此案遭起訴的民眾不可能接受,會要求開庭審理,需要許多律師協助。

曾威凱估計,一位當事人至少需要三位律師,因此他號召同業一起加入律師團,他點名之前曾為大埔案連署抗議檢警濫權的上千位律師,「現在就是實際行動的時候,讓陽光照進來」。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