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藥大轟炸 現代農業迫蜜蜂走投無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農藥大轟炸 現代農業迫蜜蜂走投無路

2014年02月13日
作者:戴夫•古​​爾森(Dave Goulson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生物學教授)

蘇塞克斯大學(Sussex University)的授粉專家戴夫.高爾遜說,濫用農藥的程度會讓所有人吃驚。

混合使用的殺蟲劑能導致蜜蜂的數量和生產力下降。 圖片來edd

也許是我太天真了,當我發現英國典型的農田裡用了多少化學藥液時,我大吃了一驚。那時我們正在調查英國境內農藥對蜜蜂的影響,考察了25塊於2012~2013生長季節種植冬油菜或冬小麥的田地。每塊田的農藥施用名單都長得嚇人。

這些都是很普通的農場,不特別密集,地處蘇塞克斯郡南唐斯丘陵的邊緣,這一帶群山逶迤、灌木叢生、森林繁茂,一派美麗的英格蘭田園風光──英國偉大的風景畫家康斯太勃爾一定會喜歡這裡的。但讓​​我們從蜜蜂的角度,而不是用畫家的眼睛看看這裡吧。

化學藥品輪番轟炸

讓我們來看看一塊很典型的田地。夏末時節,這裡會播種下油菜籽種子(蜜蜂會應季採食其花粉花蜜),拌種時加入了賽速安殺蟲劑(Thiamethoxam)。賽速安是一種新菸鹼類殺蟲劑,對蜜蜂而言是劇毒。植物吸收賽速安後,蜜蜂採集的花粉花蜜中可檢測出這種殺蟲劑。

11月,儘管人們認為新菸鹼類拌種劑會保護油菜,但還是會噴灑另一種殺蟲劑「甘道夫」,名字很​​討喜。這位聰明的「老巫師」可能會造成哪些危害呢?甘道夫含有高效氟氯氰菊酯,一種擬除蟲菊酯。擬除蟲菊酯對蜜蜂和其他昆蟲來說是劇毒──那是當然,它們是職業昆蟲殺手嘛。但因為11月的時候應該不會有蜜蜂,所以甘道夫也應該不會造成什麼麻煩。

接下來到了5月油菜開花的季節,油菜上噴灑了另一種菊酯類農藥──順式氯氰菊酯。僅僅幾週後,只是為了保險起見,另外3種擬除蟲菊酯又轟炸了這些作物──可謂真正的雙保險。是啊,可以用3種的時候為什麼要用1種呢?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比往年晚一些),油菜仍然開花,花上爬滿了覓食的大黃蜂、食蚜蠅虻等傳粉昆蟲。

冬夏之間,除草劑、殺菌劑、殺軟體動物劑、化肥等一共22種不同的化學品,會綜合起來攻擊油菜。它們大多數對蜜蜂來說有微弱毒性,但其中一些,如殺菌劑(去甲基化抑制或DMI殺真菌劑),已知會與類尼古丁和除蟲菊精類產生相互作用,增加其對蜜蜂的毒性。

所以,當這一年最後一輪使用的化學混合罐中,加進了殺菌劑丙硫菌唑(Prothioconazole),任何一隻覓食的蜜蜂都將會同時衝進三種擬除蟲菊酯組成的「槍林彈雨」中,接觸從種皮進到花蜜和花粉中的賽速安,還要面對能夠放大這些化學品毒性的殺菌劑。

實驗室無法掌握的未知因素

我們並不確定這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安全試驗通常的做法是讓試驗昆蟲一次接觸一種化學品,時間一般只有兩天,而在現實中,它們一生都長期接觸多種農藥。

蜜蜂還飛舞在農田中,可見它們是非常堅忍的,但我們不知道其他傳粉昆蟲或野生動物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搞農藥的人告訴我們一切都很好,他們也告訴我們、同時勸告農民種植莊稼時用這些農藥是必要的,不用的話糧食產量會大幅下降。我對此表示懷疑。我們真的希望這樣管理農村嗎?我們真的想吃用這種方式生產出來的食物嗎?

50年前,瑞秋·卡森的著作《寂靜的春天》描寫了因依賴農藥導致的環境破壞,這些農藥中就包括使農場工人中毒、現在許多發達國家禁用的DDT殺蟲劑。而新方法「病蟲害綜合防治」(IPM)出現了。其更關乎哲學而非技術,目標是以許多方式解決害蟲問題,例如使用抗病蟲品種、輪作、種植誘蟲作物、利用害蟲天敵等。只有當這些方法都無效,而且害蟲數量多到造成明顯的經濟損失時,才使用殺蟲劑。

從彼時至今,每個人都認為這才是最好、最可持續的方法。不過,當各種IPM應用於一些小規模的園藝作物時,主流耕作農業卻已忘了它。我們為什麼倒退了?為什麼又要預防性地使用幾十種有毒化學品呢?

負面消息

很多人把責任歸咎於政府。英國曾有許多研究作物的實驗農場,獲得了國家資助;還曾有獨立的農業諮詢服務處──如今這些幾乎都賣光了。病蟲害綜合防治研究得不到資助,農藥行業反而獲得了研究經費。現在,提供農民建議的農學家中,75%為農化公司效力。所以農民會大量使用農藥也就不足為奇了。

預防性地使用農藥是用來對付「萬一」會出現的害蟲,而不是對付「已經」出現的害蟲,之所以不這麼做,其中一個主因是害蟲很快就會出現抗藥性,最終使殺蟲劑變得毫無用處。對農藥行業來說,「過度使用」看起來似乎是個愚蠢策略。但事實或許並非如此。每種新化合物都是由其開發公司獨家製造並銷售的,數年後專有權就到期了,此時任何人都可以製造這種化合物。價格下降,利潤母公司的利潤也下降──因此農藥無效並沒那麼要緊。事實上,如果此期間他們已開發出了新產品,這種情況然反而對他們有利。但從另一方面看來,這對農民可不太好,他們必須高價購買每一代新產品。

於是我們難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目前的耕作方法不是為了造福農民──他們購買昂貴的殺蟲劑簡直就是被敲竹槓;也不是為了造福消費者──他們買的是又貴又滿是農藥的食物;更不是為了造福環境──化學品「雞尾酒」正在不斷污染環境。除了讓農化公司的利益最大化之外,真不知這麼做還能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