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田老頭目:「核電的大便 我們就是不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南田老頭目:「核電的大便 我們就是不要!」

2014年03月14日
本報2014年3月14日台東訊,賴品瑀報導

十多年前,達仁鄉南田村開始面臨成為低階核廢料貯存候選場址之一的危機。位在台東縣最南端,南田村的確人煙稀少,部分屋舍甚至已無人居住,三大家族的祖靈屋也只剩下一間還有使用跡象。小小的部落又遭寬大筆直的公路一分為二,由於台26線停建,這條看似康莊的大道,盡頭卻是無路可走,彷彿正在描述南田村因核廢料而捲起的一連串改變。

Paules(右)與女兒Kaljalu合照,他們堅守家園,反抗核廢十餘年。

南方小村  只能坐以待斃?

但,是否這樣的地方只有乖乖收下核廢料的份?駐守該地的老頭目(或稱Mazazangilan,部落領袖之意)Paules Tjangazavan(包樂斯,漢名呂劉金花)雖然高齡88歲了,卻仍在頑強抵抗。

她說,「祖先給我們這個地方,不能弄得亂七八糟,我們要負責,不然造物主會責怪我們的。」

在今年308台東反核大遊行中,核廢料是最受重視的部分,除了要求租約已到期的低階核廢料立即遷出蘭嶼;同時也反對南田淪為下一個候選場址,爭取檢討核廢料政策、拒絕不公不義的選址方式。

預定地斯路博吉橋

南田村是否真的遙遠到足以讓人「若無其事」地把核廢料運往那裡,而不會有一絲良心不安?

前幾年阿塱壹古道因台26線的爭議而炒熱,但其實有名的「夫妻樹」旁,旅人坐著聽濤、賞南田石的海灘,便是核廢料接收碼頭的預定地,連帶後方的「斯路博吉橋」與旁邊的整座山頭,可能就是貯存場。

碼頭預定地,已運來大型石塊預備施工目前已枯死的夫妻樹

對家鄉的責任感  高齡老頭目堅拒核廢

1946年,老頭目Paules受加拿美部落領袖之命,派Tjangazavan(加耶查凡)家族駐守最南方的獵場,即為今日舊南田。後因瘟疫之故,再遷移至今南田現址。

卡拉魯308遊行發表演說,台東山豬呂縉宇 攝,取自臉書

雖然年事已高、且該地區人口外流嚴重,但對Paules而言,「守住這裡、不能改變這裡的名字、不能讓祖靈回來的時候找不到了」仍是她須負的責任。

因此與女兒Kaljalu Tjangazava(卡拉魯)兩人,十多年來勇敢、明確地表態反對核廢料進入的計畫。

遊行當天,由Kaljalu出面,到台東現場與民眾見面,而Paules也在家守著電視機,看到現場有兩千多人與許多年輕人挺身聲援,他們感到相當欣慰。

不要「電的大便」  只要健康土地

「核電的大便,我們不要就是不要!我沒有其他好說的了。」Paules使用排灣族語發言,由於族語中並沒有「核電」、「核廢料」等詞,因此Paules以「電的大便」稱呼核廢料。

「這裡雖然是台灣的尾巴,但是這裡真的是個好地方。」生活在這塊祖先選定的土地上,Paules表示,生活所需的食物、衣服,都是從泥土裡長出來的。從小到現在,她都上山種植地瓜、芋頭、小米等作物;若收穫得多,便給鄰居或是拿去賣。

「吃自己種的東西身體會很健康,現在外面很多東西,吃了卻會得癌症。但要是在這裡放核廢料,我們以後怎麼種東西?小孩子又該去哪呢?」

Paules指出,該地區房子不出5年便因為海風侵蝕而出現裂痕,因此她對核廢料的保存感到擔憂,陪同的台東廢核反核廢聯盟秘書長蘇雅婷補充,近年南田海岸節節後退,原距海岸尚有100公尺左右的「夫妻樹」,便是因此死亡;週遭的大武、達仁也都發生海岸後退的現象,加上預定地「斯路博吉橋」下方為河道,Paules對核廢料保存的擔憂相當合理。

當地兒童天真的玩鬧著

台電長期拉攏  南田盼與蘭嶼攜手抗核廢

Paules表示,看了日本的核災、蘭嶼兒童患病的訊息,目前村子裡反對的人更多了,但有勇氣發聲的仍為少數。那是因為台電長期在當地活動、贊助活動、送東西、招待旅遊,帶村民去參觀核三廠等,甚至曾表示要帶村民前往日本看核電廠,但在福島核災後,已絕口不提此事。

包樂斯的祖靈屋

「我們跟教會一樣是來傳道的,我們不是魔鬼呀!」Kaljalu表示台電放低姿態用盡辦法,要拉攏地方居民。

但對她而言,她更想去蘭嶼現場看看,想要當面聽蘭嶼人說,不但想理解蘭嶼這些年的所受的痛苦,也期待雙方一起聯手對抗核廢料。

曾是部落巫師的Paules,當年替族人施法去除不潔,如今她也時常走進祖靈屋,向祖靈、向造物者祈禱與對話,希望「電的大便」不要來汙染她守護著的家園。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