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林義雄 「五六運動」加強版 藝文界、公民千人靜坐 | 環境資訊中心

搶救林義雄 「五六運動」加強版 藝文界、公民千人靜坐

2014年04月25日
本報2014年4月2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如果林義雄發生什麼事,馬英九,我們一定跟你沒完沒了!」作家李昂氣憤哽咽向馬總統喊話。雖然是星期四,但「五六運動」24日在自由廣場舉行特別場「一鼓作氣 奮力一擊」行動。藝文界為了呼應林義雄的禁食行動,將本週聚會拉長為3日並點起反核燭光,除了數十位藝文界人士參與,更有上千名公民響應進行靜坐、守夜。此行動將從24日晚間持續至26日下午加入凱道行動。

自由廣場前聚集了響應林義雄反核行動的民眾。攝影:賴品瑀

「我們可以活生生、眼睜睜的看著林義雄犧牲嗎?當然不行!請一起站出來!」電影導演葉天倫疾呼。

為了呼應林義雄為了反核展開的禁食行動,五六運動提前舉辦了特別場,包括陳玉勳、林正盛等電影導演,文壇的吳晟、李敏勇、陳芳明、李昂、張小虹與多位藝術家、音樂人,數十位藝文界人士24日晚間率先現身廣場,與上千名民眾展開為期3天的靜坐行動,同時也將在現場進行公投連署、「終結核電、還權於民」連署,與「聯手反核」的拍照,運用創意讓民眾在影像中牽手相連,表現反核意念。26日則將移師凱道,加入大型反核行動。

數十位藝文界人士擠在12個肥皂箱組成的小舞台上

由柯一正、吳乙峰、小野、王小隸、戴立忍等電影人發起的「不要核四 五六運動」以「溫柔而堅定」的反核理念,相約每週在廣場相聚,2013年的309遊行之後,至今已風雨無阻堅持一年多。

發起人柯一正強調,「林義雄一人絕食,其實代表了100萬人正在絕食。如果林義雄真的出事,相信後果馬政府將無法承擔。」柯一正痛批,雖然馬政府一再以「沒有核安、沒有核四」,「沒有核安、沒有公投」回應,但自去年江揆放出公投風聲至今,核安報告卻遲遲拿不出來,更不要說核廢料的處理計畫。在這兩點無法回答的狀況下,馬政府不應再「呼嚨」人民。柯一正呼籲民眾呼朋引伴,相約或排班輪流現身,展現廢核民意。

晚間10後,改採公民小組自主討論藝文界日前發起「停建核四、下修公投法」連署,在3天內連署人數就突破千人。其中數十位更在24日到場,輪番站上肥皂箱發表反核主張。而在守夜過程中,公民也紛紛圍圈組成大小團體,持續討論。

「林義雄20年前已用苦行提醒,我們至今卻沒能接棒,真是恥辱!但至少現在讓我們一起參與他的行動。」詩人鴻鴻感嘆,他強調,核四不是經濟或政治的問題,根本是生命問題!他不能理解當局為何能以人民性命與土地來交換利益。

當年為反國光石化激起藝文界參與社會關懷的詩人吳晟更指出,多年來參與抗爭,只發現所有「開發」起因都是背後利益集團的操縱。因此核四根本不是安全問題,而是利益集團不肯放手。他痛批,只有一個問題就是「天地良心」!

更多的詩人如陳芳明、李敏勇、向陽、許悔之等紛紛獻上詩句。

「我不是詩人,我現在想當暴民。」許悔之如此表示,他強調,需要更多人挺身,一起逼核四退讓,才能搶救林義雄。

一生創作出許多爭議性作品的李昂,長期參與反抗運動,她激動表示,一生從未感到如此的悲慘與絕望,就連當年對美麗島事件的害怕,都不足以比擬。講到激動處,李昂氣憤哽咽「如果林義雄發生什麼事,馬英九,我們一定跟你沒完沒了!」

作家張小虹更懷念起與曾與林義雄接觸,當時林義雄請她幫忙主持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反核電視辯論會,「但那是一個荒謬的辯論會,三組都沒有來參加辯論」。張小虹痛批,目前政府仍是無感、無時間感,對於台灣走向核災的時間一點一滴逼近、林義雄的生命一點一滴消失,都無動於衷。

以燭火排字,強調反核決心

張小虹更指出,核災發生後該場域往往開滿太陽花,因為其有吸收輻射的效果,能協助受傷的土地復原,這個與318學運也以太陽花命名的巧合,讓她仍抱希望,期待遍地開花的太陽花可以在這一波反核運動中,成功守下台灣。

作家楊索曾以新聞記者的身份接觸林義雄,誇讚他像是一棵植物,默默散發溫和的芳香而感動周遭,因此除了「反核,救回林義雄先生」外,藝文界更痛批以此嘲諷的名嘴與民代。小野點名為文「讓他絕吧」的名嘴唐湘龍,表示因此氣憤到幾乎想要破例開放五六運動可以大罵髒話。小野表示,他已寫文章回應,更把參與連署的藝文界人士名單全列上,小野強調「這一千個名字,每一個都比他高貴。」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