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野人! 保護神農架──神農架機場開發項目調研報告 | 環境資訊中心

保護野人! 保護神農架──神農架機場開發項目調研報告

2014年05月29日
作者:林吉洋

※編按:神農架位於中國湖北省,屬於地勢陡峻的喀斯特地形(石灰岩地形),相傳古代神農氏曾為採藥伐木搭架聞名,神農架國家公園曾被票選為中國最美的十大森林公園,區域內觀光資源豐富。為了促進觀光發展,當局建設「中國最美生態機場」──神農架機場,削平5座山峰、填埋數百溶洞,嚴重衝擊當地自然生態。儘管曾引起廣大的輿論撻伐,神農架機場已完工並於2014年5月8日正式啟用。

神農架機場臨空經濟服務區總體規劃告示牌

2013年6月初網路上一則報導提示神農架機場即將於2013年底10月完工通車,為整平地表,2年的工程期間以炸藥對山體進行大規模破壞,其中包括了許多喀斯特地形的溶蝕區域。

這一則描述神農架機場工程艱辛浩大的新聞引發網路上巨量的留言批評。隨即有大量的評論與跟進報導,支持興建機場與反對興建機場的兩派在網路論壇與微博上隔空交火,言論並指向神農架的領導當局。

隨著雙方的爭議延續多日,媒體報導向環保部索取環評報告遭拒絕,官方拒絕公佈環評報告,並表示待機場完工後再行對外說明,引發各界質疑聲浪。自然大學森林保護項目組志工嚴密關切此一事件,6月17日起向湖北省環保廳提交申請神農架機場項目的環評報告,7月5日收到電郵回覆表示環評報告需向中央環保部申請。

根據媒體報導,環保部並未對外界要求公佈環評報告給予正面回應,包括機場項目的必要性與機場工程對於生態環境的破壞如何控制?媒體與公眾的疑慮難以平息,言論日益尖銳。

為了進一步了解神農架機場的社會影響、環境生態衝擊?自然大學森林保護項目組志工半2013年7月初進入神農架林區進行調研。

旅遊業者:我不會說機場開發不會造成破壞,但神農架確實需要機場!

一位熟知神農架保護區旅遊業的人員(不具名)表示,神農架機場預計將為目前每年35萬人次旅遊量的神農架,再增加25萬旅遊人潮。而神農架機場興建地點是在房縣與神農架林區的交界,並非在核心的保護區內,興建機場對於山林生態的破壞肯定是有!但是權衡輕重之下,機場建設確實有其必要!

她以九寨溝黃龍機場為例,說明保護區開發機場,提昇交通可及性對於促進旅遊業以及自然保護的任務並非不能兼顧。

她回顧,過去神農架是以林區開發採林,但是自從90年代末轉為以保護區之後,許多山民的生計確實受到影響。目前神農架保護區是所有已知保護區中工作量最重的,特別是因為護林工作與村民的衝突最多,農民在山上的耕作與動植物採集都是為了經濟維生。如果增加的旅遊人數可以帶動地方經濟,促使居民從山林經濟轉向從事旅遊就業,也會減緩盜獵盜采的現象,足以緩和現在保護區工作與山區農民的矛盾關係。

神農架自90年代開發旅遊業以來,旅遊人口日益增多。保護區對旅遊路線的規劃採取「固定式路線」,對於核心區域的保護與嚴密限制不會因為機場項目開發而有所更改。

對於目前網路上的批評言論,她認為有些新聞報導過度誇大,不利於理性討論。但是她能夠理解,一些過激的言論事實上正是反應公眾對於神農架重要生態價值的認同,她個人認為應該給予關注本事件的公眾、媒體予以高度肯定。

農民:不反對環境保護,但更希望提昇生活水平!

當地農民向調研志工表示,開設機場以後,交通更便利,提高的客流量可以帶動地方需求,商業活動也能夠創造就業機會。農民認為外人並不知道山里人的生活艱苦,多年的禁伐政策、退耕還林一步步局限山區農民的經濟維生空間,現在大多農民以種植茶葉作物維生,農民並不反對環境保護,但是他們更希望有機會發展,提昇生活水平。

對於農民經濟活動與山林保護的矛盾,調研志工訪談一位長年觀察神農架的生態專家表示,神農架8萬人口當中有4萬左右必須出外打工才能維持生計,還有需多農民還在交通不便的山區過著原生態生活。

山區農民生活貧困艱苦如果真有盜獵盜採外界也無從管理,神農架的保護與開發工作應照顧農民生,在未來納入長期規劃裡,促使農民成為具有生態保護意識的環境公民。

生態專家:開發旅遊業與保護不必然衝突,應監督預防生態災難

專家認為保護與開發非必然衝突,端視如何管理與控制預防。任何過度的人工干預,例如保護或者商業利用,其實都有可能造成生態災難。

過去神農架林區大量開山伐林,預定砍伐700億噸天然林,直到98年長江洪患,政府重視上游水土保持因此調整政策,下令禁伐,神農架山林得以獲得複育休養,並實際砍伐了4百億天然林。但轉化為保護區之後,砍伐活動雖然停止,卻又大量的採集中草藥,因為神農架生態條件優越,大量中藥商人收購重樓、沙篸、紅景天等藥材植物,曾經一度威脅到生態平衡。

專家表示過度保護或開發都有可能產生新的問題!森林有其自然恢復能力,人類越去干預反而形成反效果,但這部意謂著不能不干預,而是如何科學的發展林下經濟。复育山林大量種植喬木反而使林下植物生長困難,不利於垂直綠化。專家建議適度採取間伐,保留樹床讓林下植物自然恢復成為具有多樣性的「植物社區」。

開發前應考量環境承受能力,開發後負擔責任減緩環境衝擊

對於機場設置問題,專家表示如果在生存發展上有需要,機場比修路也許更更能兼具效益。但機場設置後帶來的垃圾與污水處置是一個嚴峻課題。機場設置後,人類活動量與其活動輻射區域內如何採取配套措施?例如機場地區水流向南面,如何減緩環境衝擊,預防連動影響是開發單位必須負擔的責任!

專家提及,神農架鄰近的宜昌機場長年因為雨霧致使航班誤點或者改降武漢、長沙機場,應該審慎去評估神農架機場的開發效益,如果有其他考量,該向公眾說明。

神農架環境治理能力備受考驗!

專家提出目前神農架眼前的兩項環境課題,一是水電站過於密集,阻斷水流使得流域生態滅絕,過去農民可以在河流裡面捕魚,現在幾乎都看不到魚。水電站為了取水發電,更將山區的水源集束收集到水電站,剝奪了原本森林萬物共享的水源,不利於森林生態恢復。

水電站將山區水流集束用於發電,水源明顯黃濁,與普通河道水流形成對比

第2個問題是,大量的垃圾無法有效處理。在神農架許多地區商家仍然直接把垃圾丟到河流當中。最嚴重的就是啤酒瓶被大量拋到河流,以前孩童可以親近河流戲水,現在河床裡不時可以看到玻璃碎片,斷絕孩童與河流的感情,神農架的孩童成長記憶裡沒有水。

神農架一處溪流,成了臨時垃圾場,啤酒空瓶無人回收隨處丟棄於河道,目睹現狀,令人遺憾與痛心。

就志工調研的現狀來看,這些基本市政處理能力尚未足以解決當前環境問題之前,要相信神農架機場建設完成後,能夠更有效解決污水、垃圾處理等課題,著實令人難以信服!

神農架過度大眾化開發是浪費生態資源!

針對神農架的旅遊課題,專家表示:神農架最珍貴的價值就是豐富的生態與原始天然林,未來的旅遊願景規劃應該朝向高端、深度的生態旅遊,而非發展低端的大眾化旅遊,以免浪費了神農架珍貴的生態資源。

過去神農架的旅遊集散地木魚鎮沒有規劃,所以鎮上經常出現凌亂景觀,現在有些生態移民遷村到鎮上,還有各種建設都在開發,現在當局似乎有心規劃整建,值得長期觀察。

神農架木魚鎮正在大興土木,一部分以提供生態移民遷村住宅,其他則是準備興建渡假休憩、退休養老住宅為主。但同行志工擔憂:削直山壁施工興建,雨季時會不會有土石流風險?

神農架木魚鎮正在大興土木,一部分以提供生態移民遷村住宅,其他則是準備興建渡假休憩、退休養老住宅為主。但同行志工擔憂:削直山壁施工興建,雨季時會不會有土石流風險?

省思庸俗化的旅遊開發思維

神農架因為交通不便隔絕與世,卻也因禍得福保留這片原始生態。這也是外人之所以願意忍耐交通不便進入神農架探尋窺奇的動機。神農架的價值就在於靈秀清幽,現在一改濃艷示人,豈不糟蹋了這最後一方淨土。

反對者擔憂開發機場帶來大量遊客,使得神農架原本的旅游生態變質,從低干擾的生態旅遊轉變為庸俗化的大眾旅遊模式,旅遊質量降低,人數倍增最終很可能毀了神農架具備的珍貴生態價值與獨特魅力。

世界級的生態保護價值,應立即公開環評說明

或許有人會批評環保人士杞人憂天,但沒有任何人能夠將神農架的生態價值作為賭注!

神農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納入「人與生物圈」保護網,1992年被世行全球環境基金組織列入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永久性示範地。神農架位於華中作為連接東、西、南、北的極其重要的生態廊道,機場項目對生態衝擊,動植物物種遷徙演化的影響需要專業而且審慎的評估。但至今仍未看到任何一政府部門願意公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或以任何途徑向公眾提出說明解釋。

調研途中,曾聽聞當地居民提到該機場具有機密性質。然而環境惡化每況愈下,「生態文明」作為基本政綱即是強調可持續發展、保護生態多樣性的環境政策綱領。作為生態保護示範的神農架林區,是不是更應該慎重說明,接受輿論監督,使公眾相信政府落實「生態文明」的決心?

為興建神農架機場項目,開山造路工程的山體破壞情形,大量的山壁被直切開路,有沒有給往來的動物留一條生態走道呢?

為興建神農架機場項目,開山造路工程的山體破壞情形,大量的山壁被直切開路,有沒有給往來的動物留一條生態走道呢?

現場勘查:搬遷移民、招商引資的社會影響、環境衝擊有待環評說明!

調研期間,志工一行人曾經驅車前往機場預定地觀察山體破壞情形,途中調研者意外發現,機場周邊有數十戶民家門口張貼的拆遷公告。相當諷刺地是,農民寄望於機場可以帶來經濟效益,促進地方發展。然而調研者認為居民尚未獲益,即被迫搬遷,何以能聲稱機場建設項目得以照顧民生?機場項目涉及的社會影響,仍需要進一步說明。

機場完工在即,鄰近住戶被要求搬遷,用於興建神農架機場臨空經濟特區

機場完工在即,鄰近住戶被要求搬遷,用於興建神農架機場臨空經濟特區

一塊告示牌上顯示未來的「神農架機場臨空經濟服務區總體規劃」,不免讓人憂心。未來機場周邊的機場經濟圈,如果以招商引資外包給企業經營旅遊服務,外包式經營會帶來何種規模的環境衝擊?對於促進在地經濟與解決就業問題有何助益?種種疑慮仍有待官方對外界釋疑,而且刻不容緩!

神農架機場臨空經濟服務區總體規劃告示牌

保護神農架也需要保護「野人」!

我們都聽過神農架野人的傳說,也許有些人認為真實的野人並不存在於神農架。但是,這不代表這個世界不需要野人,不需要一個保有野人傳說般的原始生態與神秘世界。

文化人類學與神秘心理學的研究興趣當中認為,一個有待考察的傳說或者神話,也許是為了滿足人類心裡那一個原始的衝動與呼喚,對於人類起源的想像,同時也寄託奔向野外,奔向原始人類本性的召喚與探索。

正是這一種經過千萬年演化史的寂寞,人類寄託於還有一個完全原始、純真的野人世界存在於現實世界。如今神農架機場項目即將完工,讓我們不得不憂慮,野人的神秘傳說與文化生態意義,就在機場建設後可能即將走調。

亡羊補牢,時猶未晚:呼籲當局儘速公佈環評報告

根據媒體報導目前仍有其他7座機場開發項目就位於生態脆弱地區,藉由神農架機場的爭議當中,引發公眾質疑。志工並非一昧反對建設,而是當局應鄭重檢討機場開發項目的環境衝擊。

文末,志工呼籲當局吸收經驗,主動公佈環評報告,並讓公眾參與監督,以釐清外界疑慮,促進事件圓滿落幕。亡羊補牢,時猶未晚!

作者簡介:
林吉洋1980年生,清華大學社會所畢業,關注環保、社區、鄉土精神與兩岸公民社會交流。2012.10~2013.12接受浩然基金會資助,於中國(北京)環保組織--自然大學服務。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