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湄公河水 越南阻寮國興建大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爭湄公河水 越南阻寮國興建大壩

2014年06月12日
作者:Kraisak Choonhavan(前泰國參議員);翻譯:奇芳

中國的鄰居們——柬埔寨、緬甸和越南等湄公河下游的國家停止建壩的呼聲此起彼落。

護生計爭水資源 越南總理面臨挑戰

如果一個國家2000萬人口的生計、27%的GDP、90%的稻米出口和60%的海產出口都在湄公河三角洲,但它們都受到了威脅,而造成這些威脅的寮國和泰國政府對你的反對意見充耳不聞,這時你會怎麼辦?

這些正是越南總理阮晉勇所面臨的挑戰。他既要努力維持與湄公河委員會及東盟成員國的關係,同時又要逐步增加壓力,要求對方停建湄公河的一系列大壩建設。這些大壩中既包括耗資38億美元的沙耶武里巨型水電工程,也包括雖然稍小但同樣充滿爭議的棟沙宏大壩,該壩發電能力為26萬千瓦,是寮國在下湄公河主河道上的第一座水壩。

無視湄公河協定 寮國宣布大壩開工

湄公河委員會第2次高峰會今年4月在胡志明市舉行,阮晉勇在講話中指出,湄公河已經成為世界上流量減少最嚴重的河流,越南境內三角洲的鹽水入侵也向新的地區擴展。他呼籲「徹底並有效地落實1995年的《湄公河流域湧續發展合作協定》(以下簡稱《湄公河協定》),包括『通知、事前協商與協議的規定』,以便對提議的水資源開發計劃做出恰當的決策」。

這番話針對的顯然是寮國違背對上述《湄公河協定》義務的行為。該協定的簽字國還包括越南、柬埔寨和泰國,其中強制要求所有的河道工程都必須經過事先協商。

不顧柬埔寨和越南的強烈反對,而且在沒有完成事先協商進程的情況下,寮國單方面於2012年僱傭泰國開發商Ch Karnchang公司開始沙耶武里大壩的建設。接下來,寮國又在2013年9月宣布棟沙宏大壩開工,這次乾脆避開了事先協商程序。寮國聲稱這項工程並非在湄公河主河道上,但是,所有公正的觀察家都很清楚這並非事實。

阻大壩興建 越南政府多管齊下

越南的對策是「科學」。該國正在快速推進兩項科學研究的完成,希望它們能夠提供充足的獨立證據,確認沙耶武里和棟沙宏2座大壩「嚴重威脅」到柬、越兩國的國家利益。這樣2國就可以啟動《湄公河協定》的第7條,阻止主河道上的大壩建設。

為了強化上述策略,阮晉勇還呼籲湄公河委員會加速其自身的研究,以解決由於柬越2國否決沙耶武里工程而造成的僵局,但寮國對這一動議置之不理。湄公河委員會的研究以及越南的三角洲研究都有望於明年完成。

就在湄公河委員會高峰會召開的前一周,越南採取了另一個精心策劃的行動。一家直接由總理辦公室負責的機構──人民援助統籌委員會(PACCOM)組織了一次為期一天的研討會,主題就是沙耶武里大壩,參加者包括越南科學家、國會機構、研究機構和其他利益相關方。顯然,這是為了宣揚越南對沙耶武里和棟沙宏大壩的反對意見。

這次研討會呼籲各方採取3大行動:一是要寮國政府暫停沙耶武里大壩的建設;二是要泰國政府取消其(與寮國)「不成熟」的電力購買協議,直至就湄公河下游的水電項目達成地區共識;三是要為沙耶武里項目融資的泰國銀行重新評估風險及其國際聲譽。

由越南政府機構出面提出如此直接的要求,是不同尋常的,這表明越南在制止沙耶武里大壩上做了何等充分的準備。越南政府的後續行動,就是致函泰國的4大銀行,邀請他們派代表解釋為什麼給沙耶武里案提供資金。

反大壩情緒正在蔓延

3天後,另一場前所未有的示威行動,展示了越南反對沙耶武里大壩的情緒在迅速滋長。40個柬埔寨、泰國、越南和國際NGO發表了一份「團結宣言」,要求在一年內必須停止沙耶武里大壩的建設。宣言稱「為了支持被沙耶武里大壩威脅生命和生計的6000萬柬埔寨人、寮國人、泰國人和越南人」,而其一年的期限則是根據沙耶武里項目開發商的建設日程提出的。根據日程,大壩的跨河建設將於2015年2月左右開始,宣言稱其「將對整個下湄公河流域系統造成巨大且不可逆的生態和水文影響」。

該宣言也呼應了越南官員在沙耶武里工程上的立場,要求「將其和所有其他湄公河主河道工程延後至少10年」,並呼籲泰國政府取消從沙耶武里購買電力的協議。

那麼,沙耶武里大壩能夠在對整個下湄公河流域系統造成不可逆的破壞前,在1年內停工嗎?(據開發商說,工程建設已經完成了23%到30%。)

實際上,寮國的鄰國緬甸已經早就這麼做了。2011年9月,登盛總統忽然要求停止中國出資的伊洛瓦底江密松大壩的建設,讓中國政府感到震驚。此舉表明緬甸政府備受讚譽的民主化進程的開始,也為中國在緬甸的「經濟殖民主義」踩了緊急剎車。

緬甸、柬埔寨和越南的反大壩情緒正和泰國一樣在迅速蔓延。在泰國,前盈拉政府設計拙劣的100億美元防洪計劃,因公眾強烈反對其中的20座大壩建設而被延宕。過去的12個月中,越南取消了超過400座大壩的建設計劃,終止了幾十年來對於大壩的偏好。同時,緬甸也向中國和泰國政府遞交了請願書,要求立刻停止規劃中的6座薩爾溫江大壩建設,這是目前世界上最長的自由流動河流之一。

釜底抽薪 截斷大壩銀團金援

就在湄公河高峰會結束後,柬埔寨國會就棟沙宏大壩舉行了一次聽證會,結果可能是向包括向泰國融資銀行在內的主要發起者遞交請願書,反對沙耶武里和棟沙宏兩座大壩興建。據柬埔寨救國黨組織委員會主任松蔡說:「我黨大部分的當選國會成員和參議員都反對沙耶武里和棟沙宏大壩,因為它們威脅到了地區合作,並給柬埔寨糧食安全的支柱洞裡薩湖帶來最大的危險。」

這樣一來,沙耶武里工程的各大融資方──包括盤古銀行、泰華農民銀行、泰京銀行和暹羅商業銀行以及佔該項目25%股份的泰國國家石油公司(PTT)──就面臨著日益艱難的選擇:要麼停止銀團貸款或說服泰國政府取消電力購買協議,現在就終止沙耶武里工程;要麼面對越南政府日益增加的不快,甚至在明年越南停止該工程時受到更大損失。

泰國利益相關方面臨的風險非常巨大。4大銀行在越南都有擴張計劃,而泰國國家石油公司在越南一個投資數十億美元的煉油廠項目已經進入了規劃後期。而讓其困境雪上加霜的是,有媒體報導說泰國國家石油公司甚至在考慮增加其在沙耶武里項目上的股份,這只能被描述成一個顯而易見的政治驅動的干涉,目的就是讓沙耶武里大壩的主要發起者Ch Karnchang公司在該項目上面臨更大的風險。

暹羅商業銀行的董事長Anand Panyarachun過去曾強烈提倡永續發展,他曾經呼籲東盟重新考慮其不干涉原則。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個積極主動的生態干涉原則。環境影響是不受主權邊界限制的。我們需要4個湄公河委員會成員國一起告訴中國,要注意其6個湄公河上游大壩對下游的影響,並且不要建設更多的大壩。還需要泰國與柬埔寨、越南一起,說服寮國立即停建沙耶武里大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