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污泥愛你好】看吧,都是為你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有毒污泥愛你好】看吧,都是為你好

建立於 2012/04/08
作者:John Stauber、Sheldon Rampton;譯者:白舜羽、劉粹倫

1992年,水環境聯盟自稱為「非營利的技術與教育組織,致力於保存與拓展全球水資源環境」, 並獲得美國環保署30萬美元的補助,以「教育民眾」瞭解污泥的「有益運用」。該聯盟在1992年12月的通訊刊物中還聲稱:「本次活動亦將結合本聯盟的長久努力,推動『生物固形物』這個詞彙的使用。」

「有益運用」是業界的婉轉說法,用來取代「把污泥灑在田裡」這種行為。早在這次的強力推動之前,這種作為就已經行之有年。密爾瓦基的污泥抽乾水份後,便以「溝泥肥」當做草坪、園藝用的肥料,行銷全國70年。其他的城市也有生產污泥產品,如芝加哥的「沃土」、洛杉磯的「硝酸土」、休士頓的「休士土」。 1980年初期,溝泥肥中含有高濃度的有毒重金屬鎘,肥料袋上還有警告標示寫著:「不可用於蔬菜等可食用的作物或果樹。食用含溝泥肥土壤所種植的作物可能會影響健康。」 然而在現行的聯邦法規下,多數污泥產品均無此警告標示。消費者大多都不知道上千英畝的耕地,從中西部的酪農業一直到佛羅里達的橘子園與加州的果園,都持續用這種工業與人類污泥的副產品來「施肥」。理論上,這種農法似乎是回歸源遠流長的自然堆肥系統,但仔細想想,幾世紀前的有機農夫可不用擔心他們自己的水肥中會含有如戴奧辛、石棉、DDT或鉛等豐富的「佐料」會污染到自己、地下水跟食物。

流行傳染病學專家克拉瑪從1970年代末便開始研究相關議題,他表示:「這種罔顧人命的做法真的讓我很震驚,而且環保署竟然還積極推動,哄騙全美各地進行污泥堆肥計畫。」他也認為環保署處置污泥的計畫將「構成對一般民眾的重大健康威脅,尤其是長輩、小孩、病人:一方面是惡臭,另一方面會造成輕微的過敏反應……甚至有可能導致嚴重的疾病」。

綠色和平組織與有害廢棄物公民情報中心的環保人士提出污泥有害的警訊,但多數團體都採信政府的說法,認為把廢棄污染物用在農地施肥是最不惱人的做法。有些團體甚至大力支持農地施肥,同樣這批人在1970年間也推動淨水法,現在發現自己處境尷尬,必須為法案的後果,也就是堆積如山的有毒污泥找條出路。曾任職於環境防護基金會的克拉克表示:「污泥農地施肥是讓營養素和有機物回歸土壤的最佳方式,這也是資源回收的一種,就像是回收報紙或瓶罐一樣。只要採取正確的防護措施,這種做法也可以算是環保,或甚至是對環境更有益處。」

壞消息是,「正確的防護措施」從來就不曾啟動。席諾比是賓州廢棄物風險教育基金會的風險管理顧問,他說:「我同意人類排泄物可以用更安全的方式施用在土地上,問題是,當今很少有人用安全的方式處理,主要原因是環保署只顧著解決『棄置的兩難』,已經沒空管安不安全了。」

塔吉特博士是專精鉛污染研究的化學家,他認為光就污泥裡的鉛含量就非常值得警惕。他說:「使用污泥當肥料對於土地所構成的鉛危害,遠比使用含鉛汽油來得大。所有的下水道污泥都因為處理過程的關係,造成鉛濃度提升……鉛是一種很毒且會累積在體內的毒物,鉛中毒會導致嚴重的智能障礙或死亡,目前已知鉛會影響造血過程、維他命D代謝、腎功能、神經傳導。僅就含鉛的觀點來看,要說污泥『安全無虞』,就得接受棄置污泥地區的下一代智商會變低的事實,更別提其他有毒物質會把我們給怎樣了!」

塔吉特無法相信「政府竟然把納稅人的錢花在這麼可惡的地方」。他指控:「污泥施肥計畫是一場大騙局,那些聽起來很了不起的說詞,比如說『污泥是一種有益的資源』或是『污泥跟肥料一樣安全』,不過是拿來騙一般民眾的聰明藉口……事實上,其中只有1%至3%對植物有益,剩下那97%至99%都是遭到污染的廢棄物,根本不該放在民眾居住的地方……污泥施肥不是一個真正的處理方式,而只是把處理廠的污泥清掉,轉而弄進土壤、空氣與地下水裡。」

 

相關:

【有毒污泥愛你好】有毒灰渣的合法污染!

【有毒污泥愛你好】屎尿齊飛

【有毒污泥愛你好】水肥簡史

【有毒污泥愛你好】祕密成份

【有毒污泥愛你好】玫瑰改名依舊香?

有毒污泥愛你好:揭開黑心公關的祕密檔案

Toxic Sludge is Good For You! : Lies, Damn Lies and the Public Relations Industry

作者:John Stauber、Sheldon Rampton
譯者:白舜羽、劉粹倫
出版社:紅桌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780903
裝訂:平裝
定價:350元
※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