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錯萬錯不是六輕的錯 國衛院說明會避重就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千錯萬錯不是六輕的錯 國衛院說明會避重就輕

2014年08月14日
作者: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

六輕說明會現場座無虛席。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國家衛生研究院與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詹長權教授合作,進行「六輕石化工業區對附近學童之流行病學研究」,於今日(8月13日)晚間7點,由國衛院主任秘書江宏哲博士,率領研究團隊至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發表第1年之研究結論,與會人員還包括雲林縣衛生局長、教育處長、麥寮鄉長、麥寮鄉民意代表數名、橋頭國小教職人員以及許厝分校學生家長等,讓偌大的教室座無虛席。

然而,當國衛院說明會結束後,敝團隊〈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成員立刻與此計畫之主持人詹長權教授通電話,並閱讀了由風傳媒今日刊登之「六輕汙染學童一級致癌物爆量」報導,發現國衛院所舉辦之說明避重就輕,可能導致直接利害相關人無法清楚得知事情真相與問題嚴重性,嚴重違反民眾「知情權」!

一、反覆強調學生健康,國衛院避談六輕汙染危害

在我們與詹長權教授的通話以及風傳媒的報導中清楚得知,這次的研究發現非常驚人,許厝分校自從去年遷移校舍至距離六輕工業區僅900公尺處,學童暴露於一級致癌物的氯乙烯單體(VCM)一段時間後,透過驗尿等技術,測得學童體內代謝VCM出來的硫代二乙酸(TdGA),顯著高於鄰近的其他3所國小,甚至超出將近2倍,已經對健康造成威脅,也增加未來罹癌風險。

風傳媒整理之麥寮學童尿液毒物反應。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詹教授甚至明確指出:「最恐怖的是,許厝分校才遷移校舍不到1年,學童尿液就出現如此明顯之反應,足見問題嚴重性,我堅持主張許厝分校的師生,應該立即搬離至距離六輕較遠的地區上課!」

然而,13日晚上在國衛院舉辦的說明會中,上述重要資訊幾乎沒被清楚傳遞,在國衛院將近1個小時的報告與發言中,前面有超過40分鐘,都在詳細解釋醫學常識,以及學童目前的健康檢查大致正常,請家長放心。直到最後,才簡單提及尿液中的化學毒物反應出現異常,但卻仍未清楚告知這類化學毒物對人體之健康危害,整場說明會避重就輕,可能誤導民眾以為一切沒事、無須在意。

說明會耗費大半時間詳細解釋醫學常識,以及學生健檢大致正常。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國衛院對於最重要的一張簡報卻留到說明會最後才匆匆帶過。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二、學童尿液檢驗結果異常,國衛院隻字未提!

國衛院主秘不斷強調沒有『正常值』以供參考,無從判斷學童數值之嚴重性,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從風傳媒的報導中得知,「許厝分校學童不過1年時間,全校學生體內就驗出濃度驚人的TdGA,其中有7位學童尿液濃度超過低暴露組的平均值,甚至出現極值594.4,直逼在VCM廠工作之成人勞工高暴露組的平均值,狀況不容樂觀。」

然而,今晚國衛院的說明會,竟然對此至關重大之研究結論「隻字未提」,讓人不禁懷疑國衛院刻意迴避?國衛院主秘江宏哲在解釋如何看待尿液中的TdGA濃度時,一再強調全世界仍然尚未訂定明確的「正常值」,因此無所謂超標,而許厝學童的濃度究竟是高還是低,他無從判斷。

但我們相信,江主秘絕對知道孩童對於毒物的容忍量,必然是遠低於成人,而當許厝學童的檢測濃度,竟然直逼VCM廠工作之成人勞工「高暴露組」的平均值,足見此乃何等天大之警訊,為何國衛院說明會裡竟然「隻字未提」?況且,倘若TdGA無正常值的說法成立,當初為何還要檢驗?檢驗它,就是因為這是有害物質的代謝物,就應說明它對健康之危害與風險,為何報告出爐證實TdGA異常時,卻反而隱匿了最嚴重的關鍵數據?

三、 國衛院模糊焦點,避談毒物危害與六輕之關聯

在詹教授的談話與風傳媒的報導中,我們清楚得知氯乙烯單體(VCM)乃一級致癌物,1個人小時候對VCM的暴露,會影響到長大成人後的癌症風險,而且,許厝學童尿液中的TdGA濃度反應,與近距離暴露來自六輕的氯乙烯單體(VCM)有顯著相關。

風傳媒報導畫出各個學校與六輕之距離,明確指出六輕毒害乃是污染源頭。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然而,上述重要資訊,卻在國衛院說明會裡被徹底迴避,不僅在國衛院發給民眾的補充資料裡,完全看不到,在國衛院的口頭報告中,也只聽到他們一再強調氯乙烯的暴露來源主要經由不當飲食和吸入二手菸,彷彿六輕汙染不值一提?!

現場有位明道大學黃源河教授立即大喊抗議,他表示:「這根本是在誤導民眾,許厝分校學童的生活習慣和麥寮其他學校學童相比,難道會有天大的差別?但為何最靠近六輕的許厝學童尿液濃度,竟然會是別人的2倍?國衛院的說法明顯在模糊焦點,幫六輕卸責!」

國衛院發給民眾的補充資料彷彿六輕污染危害不值一提?!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四、違反知情權,國衛院誤導與會民眾

因為這場說明會徹底違反民眾「知情權」,導致與會者接收到的主要訊息反而是:學生都很健康,不用擔心!因此,現場民眾無不感到錯愕與茫然,不少家長紛紛反應:「明明孩子的尿液都被驗出有毒,為何又叫我們不要擔心?」

現場我們訪問一位學生家長,他的孩子被檢驗出的TdGA濃度高達429.81,我們問他是否擔心,他卻回答:「擔心是一定會的,但剛才博士一再強調全世界都沒有正常值,我們也不知道這樣的數字到底嚴不嚴重,聽起來好像問題不大,所以應該沒關係吧?」

一位學童濃度逼近五百,家長聽完國衛院解說竟然以為沒有大礙。圖片由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然而,詹長權教授卻在電話中鄭重向我們表示:「那是非常嚴重的數字!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此外,風傳媒的報導更直接指出,就連每天在VCM廠工作的成人勞工,低暴露組的平均值也只有392.5,但是許厝分校的學童竟然有7位尿液濃度超過成人勞工的低暴露組平均值,而在500單位以上的學童還高達3位!

試想,當國衛院的說明會「隻字不提」這些至關重要的迫切警訊,卻反而不斷強調學童一切健康,與會民眾要如何充分得知事情的真相與問題的嚴重性?

五、國衛院避重就輕,錯誤政策無法終止

此外,國衛院的說明不僅造成學生家長誤解,還會導致錯誤政策繼續延續,麥寮鄉長林松利當場發言總結:「國衛院的研究證實學生都很健康,外面傳聞六輕汙染危及孩童健康,一切只是繪聲繪影的謠言,請大家儘管放心的讓小孩繼續在這裡就讀。」

更可怕的是,當國衛院直接向雲林地方官員及民代不斷傳達避重就輕的錯誤訊息時,這將造成錯誤政策無法懸崖勒馬,將全校師生的健康推往萬劫不復的深谷中!

六、原訂議程無故取消,疑是六輕黑手背後操弄?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今晚說明會原訂之五大議程,只進行了其中2項,然後便草草結束,讓人百思不解:如此重要的會議,為何如此草率?

原訂之5項議程被貼在教室前方牆壁上,包括:「國衛院解說報告、家長諮詢提問、縣府長官說明、學校報告、綜合座談」照理來說,緊接著國衛院的解說報告之後,應該開放民眾集體現場提問,才能統一解答大家的共同疑惑,而針對民眾關於健檢報告中的個別疑問,則應該等到說明會及完整討論結束後,再排隊向個別醫師諮詢。

然而,今晚說明會上當明道大學黃源河教授,在國衛院主秘江宏哲的發言中大喊抗議之後,主持人竟然無視於會議上的重要異議,選擇忽視不同的聲音,在毫無民主討論的情況下,倉促宣布家長可以起身私下向在場的醫師個別諮詢健檢報告,讓民眾誤以為說明會結束,原本滿屋子的人潮一哄而散。

當時,本電子報成員滿懷不解,詢問主辦單位尚未完成的議程怎麼辦,衛生局長卻急忙表示後面的議程通通取消了,然而卻絲毫沒有解釋為何臨時取消,這場說明會攸關所有麥寮未來主人翁的生存問題,竟然如此草率,不禁令人懷疑:六輕黑手是否早已伸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