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輿圖】從里約到上海 5億中產階級的肉食焦慮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肉食輿圖】從里約到上海 5億中產階級的肉食焦慮

2015年01月16日
作者:Barbara Unmüßig(Heinrich Böll 基金會會長)、Magda Stoczkiewicz(地球歐洲之友董事);編譯:高妙嬋、朱家男;審校:陳巾眉、王莉雰

Anna

已開發國家現不安 肉類攝取漸緩

已開發國家的肉類需求量已經達到巔峰,開始緩慢下降。

不時爆發的醜聞,使得消費者對於食安問題憂心忡忡。雖然肉品企業以不同的行銷手法,企圖改善形象,但消費者對此仍然保持懷疑的態度,更何況肉類的品質不見得有所改善。

已開發國家的肉類生產及消耗方式,在過去50年間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1950年代,英國平均每人一週消耗20公克的雞肉和250公克的牛肉;但是現在,人們平均每週吃了250公克的雞肉,而牛肉的一週平均消耗量則只剩下120公克。

然而,大多數已開發國家的趨勢卻是朝雙重面向發展。一部分的人開始減少肉類攝取,健康及少肉的飲食成了一種潮流。但有很多人因沒辦法取得新鮮、高品質的食物,而無從選擇有肉或是無肉的飲食。

大體來說,在大多數已開發國家中肉類的攝取量仍然很高,但是成長趨近停滯。很多國家數十年來,第一次面臨肉類攝取量成長倒退的問題。在美國,肉類攝取量在2007到2012年間下降了9%,帶給肉品產業警訊。業者因此倍感威脅,他們認為這是一場肉類的「宣傳戰」。

美國的肉品消耗量變化。

肉業真相曝光 少肉成潮流

在德國,平均每人每年的的肉類攝取量在2012年時減少了超過2公斤之多。肉類產業業者立即將矛頭指向惱人的夏日天氣及烤肉季的人氣下跌。即使這是影響的原因之一,但同時也意味著在已開發國家,消費者已經開始關切肉類品質的問題。很多人會詢問肉類的產地、生產方式以及健不健康。而現今的生活風格雜誌,也會刊登提倡少肉飲食才健康以及符合現代生活方式的文章。

促使少肉當道為潮流的原因,包含了速食業摻雜已經過期的肉類、雞隻飼料裡含有戴奧辛、商人魚目混珠將馬肉充當牛肉等食安事件層出不窮。複雜、分散且全球化的生產鏈以及經濟上的壓力,是促成這類違法事件的原因。1954年,英國只有1/3的牧場飼養少數的豬隻,並在當地市場販售;但現在每150個牧場中就有149個飼養大量的豬隻,並販賣至全國各地。

持較為謹慎態度的消費者,對於肉類產業的分工架構,以及安全控管的系統抱持疑慮。此外,他們也不再忽視肉類產業對環境、人類健康以及動物福利所帶來的危害。

解消費者疑慮 有機飼養相對高價

為了解決肉類攝取量下降的問題,肉類產業以開發動物福利標誌和提高食安標準來回應消費者,但他們不採用任何一個現有的認證體制,反而創造出新的標準。民間團體警告,這些創造出來的「標準」,並無助於改善肉類品質,反倒會誤導消費者。

他們認為,有機的生產方式才是解決消費者疑慮的可行方案,以有機方式飼養的家畜,其飼料中不含有基改大豆,絕大部分來自家庭農場且禁止使用抗生素,就算使用少量,也經過嚴格控管。儘管如此,在大部分已開發國家販售的肉類中,只有2%是遵循有機方式生產的。

另一個因素是價格:有機方式生產的肉類,成本比傳統肉類多了將近兩倍之多。而傳統肉類會這麼便宜,則是因為有部分成本沒有公開,諸如肉類產業的稅收津貼、外在環境破壞的代價,或是低品質飲食對消費者的傷害等等。

David Woo

「多肉」的營養午餐 飲食習慣定型

由於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很多人認為增加食物上的預算窒礙難行。學校餐廳每天都供應肉類,卻較少提供蔬食,無形中也導致我們習慣攝取較多的肉類。即便素食或是少肉的飲食比較便宜,在高度壓力的生活之下,使得我們對蔬食失去了興趣,也逐漸不習慣料理蔬菜。

為了讓肉類生產朝向永續的方式,我們必須少攝取肉類且要吃得和以往不同,盡量食用以放牧飼養的肉品,取代密集飼養的肉品。以放牧所飼養的動物其脂肪和微量營養素的比例教為平衡,比用穀物飼養的動物更來的健康,而且牠們能將人類無法吃的東西──像是牧草──轉變成牛奶或是肉類,供我們攝取。

里約到上海 5億的新中產階級消費者

號稱「金磚五國」的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以及南非,是有著不同背景的5個開發中大國,也與工業化的西方世界有著不同的食品消費型態。

佔去世界40%的人口數,金磚五國擁有相同的肉品消費型態;2003年到2012年之間,肉品消費以一年以6.3%成長,預計在2013年到2022年之間,一年還會成長2.5%。

人口成長與都市化導致更多的肉品消費。都市居民的收入比鄉村居民多,吃得也更多,也吃得跟鄉下人不一樣。尤其,他們更傾向於購買動物性產品。在2011年,在鄉村的中國人消費了26.1公斤的肉、牛奶、蛋產品,比1990年約多出了12.4公斤;而在都市方面,雖然下降了48.9公斤,還是比鄉村多了19.1公斤。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推測,在2050年時,新興市場將只有46%的卡路里來自穀類,而有29%的卡路里是來自肉、蛋、牛奶以及起司。

開發中國家的肉食需求飆升。

為了維持這樣的需求,世界上的農夫與企業,都將增加肉類的生產量,從近期的3億噸,成長到2050年的4億7千噸。就有如1950年代,養殖場矗立於每個地方,而我們並不清楚裡面養著多少動物。

肉品生產必須使用大量的穀物,像是黃豆,而世界上的黃豆生產在一年裡以2億6千萬噸到5億1千5百萬噸,近乎兩倍的速度成長著。農田必須增加每公頃的產量,或者是購買更多的土地,也可能兩者都需要。

「不吃素」彰顯地位 金磚五國的肉品消費

世界上,前兩名人口大國的消費型態有明顯地不同。在印度,素食者的生活方式有著很深的文化及社會根源。許多印度教徒、耆那教的僧侶以及佛教徒都不食用肉類。在調查中,有1/4或更多的印度人宣稱自己是素食者。不過,大量的肉食者也持續增加。自從1990年代早期經濟快速發展後,大量中產階級出現,對西方生活型態有所嚮往,這當然也包含食用肉類。在印度,「不吃素」已經成為某種社會地位的象徵。然而在印度,肉類的消費仍屬少量,每個印度人所消費的量,是中國每人平均的1/10。

仰賴於油及瓦斯的豐富出口收益,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進口國。2012年,俄羅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並沒有為貿易提供很大的幫助,那些提供肉品或大量不同產品的國家需要嚴格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抑制貿易流動的波動性。此外,其他國家很難打入俄羅斯的市場。因為其加工部門對於新的貿易趨勢反應很慢,這就代表著提供出來的產品,需求不僅很低而且沒有利潤。

南非與巴西的經濟則仰賴於原物料價格,但不同於工業化的俄羅斯,畜產品在這些國家不常見。結束了長久種族隔離的南非,其經濟關係立足於家畜及肉品上,不僅是作為一個貿易項目,也成為一種支付的款項。肉品在巴西很便宜,而在南非卻相當的昂貴。有些經濟危機確信說便宜的雞肉食品會限制其他肉品的需求。

中國和印度的肉食需求之所以飆升,生活方式的影響大於人口成長。

跟上開發中國家 消費者意識也抬頭

禽流感、毒牛奶、被丟棄在河中的病死豬,都是養殖場缺乏控管所帶來的結果。在亞洲許多地方,消費者意識已經抬頭,就像已開發國家一樣,有機食品的需求上升。大城市出現了新的有機食品零售通路,而超級市場則增列有機食品區,動物與植物產品的統計數據不再有區別,因為銷售額可能早已被有機產品所佔據。

在印度,市場調查者預期所有的有機產品銷售額會成5倍,從2012年的1億9千萬元到2015年的10億。在2011年時,巴西的銷售額達到了5億5千萬元。而在於中國,有機食品的檢定要求在世界中是最為嚴格的,2015年的年銷售額可能介於340億到940億元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