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旅-訪日本二大公害地 (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世紀之旅-訪日本二大公害地 (四)

2001年12月17日
作者:李秀容 (台灣環境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水俁市因經歷了許多悲慘的事件,因此居民對於垃圾的處理方式格外重視,從1920年開始分為可燃及不可燃兩類,1992年因有人將瓦斯桶丟入可燃類中而引起焚化爐爆炸事件後,1993至1994年經過300次宣傳及研究說明會後,於1995年開始,這裡設有300個資源回收站,分為23類可回收垃圾,光是玻璃瓶就分了7類,另有鐵、鋁飲料類,及廚房大型鍋、壺類,寶特瓶、透明及不透明、厚及薄塑膠類,紙類也分為新聞報紙、厚紙版、雜誌及其他,布類,化妝品陶瓷罐、眼鏡框、晾衣架、有害廢電池、螢光燈管、體溫計、鏡子,大型家具類也細分三類明確標示,廚餘及廁所垃圾也分開處理,皮件、鞋類等等,幾乎所有日常使用物品都可回收,日本本土有許多回收工廠,所以回收後不必擔心處理的問題,也可延長焚化爐的壽命,去年回收率為18﹪,確實洗淨、晾乾、壓縮、回收後還可以為水俁市賺進600萬日幣。

26日我們和水俁病患者一起午餐,山下覺先生說起他的患病經歷:「我在小學三年級時就學會修理鐘錶,並獲得日本錶師一等資格,中學畢業後就開了一間鐘錶店,開了近十年後感到手越來越遲鈍,因為修理錶需要敏銳的視覺及精巧的手,我發現已經無法再工作後,就將錶店賣掉,當時小孩都還小、生活陷入困境,幾乎無法生存,後來靠政府的生活保護法領到一些錢,生活依然不好過,1991年以後手腳痙攣,狀況時好時壞!」,另一位病患森薛雄先生繼續說:「不知火海原本是魚的寶庫,漁民歷代靠捕魚維生,由於水俁病、魚飄到海上死亡,我撈魚時看到許多變形的魚,水俁灣遭污染,捕的魚無法賣,生活陷入困境,我們到農家以魚換取米及蔬菜,因此沿海地區的水俁病就嚴重了起來,20歲我被徵召入軍隊並擔任機器維修的工作,1948年日本戰敗後,我回家並開始捕魚,並將魚賣到東京、大阪去;海遭污染後魚就很難發現,吃魚的人神經、鼻子、味覺都變的遲鈍,漁民因而起來抗爭、訴訟,之後動員宣傳才發現大阪、東京、福崗、熊本都發生水俁病,情況十分嚴重,貓吃魚後又叫又跳,烏鴉飛行時也失去平衡;在許多義務律師的支援下終於勝訴,我們了解只要想做把力量結合就可以辦到」,這幾天負責帶著我們參觀水俁市的中山裕二先生接著說:「現在工廠仍然沒有反省的覺悟,對水俁病也絕口不提,我們仍然要繼續訴訟!」他們說著說著就點起了香煙,顫抖的手及受害的臉掩蓋在煙霧裊裊中,與他們的遭遇類似者仍然回盪在世界各處!

公害受害者的體驗帶給人類許多衝擊和反省的空間,建立受害者的醫療制度及保護環境的法律,在任何國家中都應予以重視,一個國家的自由民主的表現在於人民能自由的對週遭事物表達意見及看法,組織市民團體,進而達成市民社會的共同福祉;儘管人類文明帶來了許多災難,但是人總在患難中看見一些真相和一絲光明,站在最卑微之處,發揮自己所長,幫助社會最黑暗的角落,並使黑暗轉為光明,照亮人類的心靈,緊緊抓住一絲光明,將改變人類生存的價值!我們不希望再看到歷史的悲劇一再重演,所以記取教訓,並將我們所見所聞互相交流,成為一股暖流力量,長久的為環境考量奮戰,只因為我們追尋最簡單不過的生活,美麗的天空、乾淨的空氣、清澈的河流和健康的生態。(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