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豹紋重現! 英保育有成 瀕危蛺蝶絕處逢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經典豹紋重現! 英保育有成 瀕危蛺蝶絕處逢生

2015年04月07日
本報2015年4月7日綜合外電報導,龍吟欣編譯;鄒敏惠審校

根據英國蝴蝶監測計畫(UK Butterfly Monitoring Scheme),多虧了30多處棲地的環境保護,以及春季溫暖的氣候促進幼蟲存活,使得嚴重瀕危的燦福蛺蝶(Argynnis adippe),數量在一年之內成長了180%。

燦福蛺蝶(the high brown fritillary)。(來源:Vicki DeLoach)

免於絕種命運 不必成為下一個大藍蝶

50年前,燦福蛺蝶的身影依舊頻見於英國和威爾斯的大型森林中。近數十年來,鱗翅類學者對於燦福蛺蝶的驟然消失感到困惑,擔心牠將成為英國自1979年大藍蝶(the large blue)絕跡以來的絕跡蝶種首例。

然而,根據英國蝴蝶保護組織(Butterfly Conservation)的布爾雷頓 (Tom Brereton)所言,最近對於燦福蛺蝶剩餘的生長地,包括蘭開夏郡的莫克姆灣以及西南部的埃克斯穆爾和達特穆爾,所進行「調整好的」保育管理,使得燦福蛺蝶的數量再次壯盛了起來。

燦福蛺蝶的數量在2013年開始大量增長,而後逐漸恢復,表示這種大型且強勁的蝶種,開始有望不再瀕臨滅絕。

燦福蛺蝶的幼蟲以在荒野、木緣、放牧場生長的紫羅蘭為食。然而在許多地區,傳統放牧的消失使得紫羅蘭被灌木叢給覆蓋。

除去這些灌木叢,並且控制羊齒蕨的生長,對於紫羅蘭和蝴蝶的成長是必要的。另外,必須在初夏放牧數量相當的牲畜,以幫助雌蝶尋找可以產卵的紫羅蘭葉。

氣候變化多端 蝴蝶保育困難度增

就算有著整整兩個豐年,相對於1987年,燦福蛺蝶的數量仍舊減少了62%。布爾雷頓表示,其數量減少可歸咎於氣候變遷和棲地消失。就像其他許多蝶種一樣,燦福蛺蝶在較冷的月份是為冬眠的幼蟲,而倘若冬季過於濕冷,這些幼蟲便會因此死亡。

「這並非絕對,然而就長期的預測而言,氣候會使得對於燦福蛺蝶的管理變得困難。」布爾雷頓說,「我們必須要更努力地使未來的管理得以走在正軌上。」

根據蝴蝶監測計畫,英國次瀕危的蝶種勃艮第公爵(the Duke of Burgundy),也在2014年重返盛況。

2013-2014年 英國半數蝶種都增加

比起前一年,勃艮第公爵的數量也在歐盟對於農地的環境監測計畫以及慈善組織(包括英國蝴蝶保護組織等)的保育管理助益下,增加了26%之多。

56個受研究的英國蝶種之中,有一半以上在去年夏天,比起2013年有數量上的增加,與2012年(對蝴蝶而言最糟的一個夏季)相比,更有顯著的進步。

在較常見的蝶種之中,特別是其幼蟲以草為食的蝶種,在溫暖、陽光燦爛、有適量雨水而使青草生長旺盛的去年夏季,數量上的成長幅度特別驚人。

幼蟲皆以草為食的加勒白眼蝶(the marbled white)和環蝶(the ringlet),自1976年蝴蝶監測計畫開始以來,在去年都創下了最佳的年度記錄。同樣以草為食的大弄蝶(the large skipper)與2013年相比也成長了86%。硫磺蝶(the brimstone)也創下了開始記錄以來的最佳年度記錄。

然而,8月的寒冷氣候造成暮夏蝶種的受難,大菜粉蝶(the large white)和菜粉蝶(the small white)相較於2013年都減少了65%以上,而喬克希爾藍蝴蝶(the chalk blue hill)和阿多尼斯藍蝴蝶(the Adonis blue)則分別減少了55%和43%。

作者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