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之城:奧羅拉》從未來蟻墟回觀當代環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星海之城:奧羅拉》從未來蟻墟回觀當代環境

2015年09月13日
作者:林朝成(成功大學測量與空間資訊學系教授)
《星海之城:奧羅拉》書封。圖片來源:曾昭榕

讀小說最吸引人的是好故事。有了好故事又有思想的氣味,那必然帶來知性的愉悅、感性的舒暢。《星海之城首部曲:奧羅拉》就是這麼一部動人的未來小說。

奧羅拉在未來的世界回觀當代的處境,將基改食物、糧食帝國、複製人、生態災難和資訊科技入戲,成為創作的元素,寫入人物的生命中。從被廢棄、被隔離的世界「蟻墟」說起,以黎明女神奧羅拉的隱喻象徵絕對隔離終不存在,心意終將相遇相通,以此反差的基調,敘述主角出離、啟程→啟蒙、真相→回歸、想望的歷程。

在閱讀經驗中,出離、啟程乃期求翻轉,翻轉被設定的夢想,翻轉被遺棄、壓迫的黑暗世界,翻轉世界的匱乏,在小說中,翻轉的力量在於看見,看見知識的趣味和力量,看見行動的可能和世界顛倒的宰制關係,看見邊界的縫隙。

邁向啟蒙和真相,來自於學習的力量,小說中的知識教導,就像詩歌的表達:假若有人珍惜自由的話,要像燕子一樣學會飛翔。啟蒙,不來自優勢的主流社會,而是來自真相的探索。作者對於啟蒙的敘述,反轉一般的想像,是主體的分身複製人的身份追尋,打破禁閉的實驗室,引發啟蒙的自覺。複製人對極邊緣的自然人的啟蒙,構成了共同反抗的歷險。複製人是分身,是物件,但在小說中複製人因啟蒙而成為行動的主體,展開對命運的對話和思考。在小說中,複製人的感情世界、複製人知識的熱情、製人深刻的思考鮮活地呈現出來;對比起來,主流的人類也只是依賴生物科技的存在,生活在貧乏空洞的享樂之中,更似失魂的分身。

想望是希望的訊息,如極光、如水源,驅動著棄兒的世界、被踐踏的世界和複製人世界的清明和感受相通。作者在描述未來世界的景象、蟻墟與亞法龍的對比、糧食帝國米克公司的殘酷剝削和未來都市的虛幻樂園,所使用的語言或有嚴肅的批判,在基調上卻運用「小王子」式的語言修辭,不時透露出希望的存在和自然的美景。超越當下,邁向回歸和承擔的路途。

《奧羅拉》鋪陳英雄反抗的情節,化用星際大戰的場面的描寫,除表現情節的張力和科技效果外,也用來襯托未來科技世界的失魂。失魂的故事,作者用了書信的方式來串接,有如蘇菲故事的情節,書信的應用為小說的書寫增添流暢的對話力量和哲學的思維。

奧羅拉虛構了「空白歷史」的時期,作為過去世界的遺忘篡改的真空,空白歷史之前和之後是二個世界,空白歷史是無法自圓其說的黑暗,故以空白掩飾之。作者善用對比反差,使敘述的趣味前後關聯,也使讀者的想像隨時穿插轉換,構成多元敘述的脈絡。

無疑地,奧羅拉是未來小說,是在人文自覺脈絡下想像未來的小說,面對未來,要講個有人味、有生存味的故事,奧羅拉作到了。這是星海之城首部曲,期盼很快讀到二部曲,描寫回歸想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