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陽老農心酸:賣地後,再也回不了家 | 環境資訊中心

蘭陽老農心酸:賣地後,再也回不了家

2015年09月13日
作者:賴青松

有一天,原本租地給我們的老農地主出現在我們家門前,不尋常地紅著眼眶說道,分傢伙了後,搬到台北的弟弟打算賣掉農地,所以,可能沒辦法繼續把農地租給我們耕種……


新農買不起地,壯農耕作困難 老農搖頭嘆息 。圖片截自:農地農用 農民心聲

今年,或許是蘭陽平原農村命運關鍵的一年,也可能是台灣農村未來發展方向最重要的一年,因為有一群人,在這裡為保留農地得以農用做最後的努力……

15年前,我們一家離開台北來到美虹的家鄉—宜蘭,或許是自己終究無法適應都市寸土必爭,寸時必較的生活,心中始終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夠過著大口呼吸的自在生活。而孩子出生之後,希望給孩子一片大地自由奔跑的念頭益發強烈,終於,我們開著一輛三手麵包車載上所有的家當(包括棉被枕頭),頭也不回的穿山越嶺,直奔太平洋濱青翠的蘭陽平原而來……

當時,雪山隧道還沒開通,往返北宜就是一整天的工夫!在都市裡被塞車、食安、職場競爭與孩子教養問題的疲憊心靈,似乎在遠遠望見碧波萬頃上的龜山島時,便得到了所有的救贖……既然來到了農村,從小與土地為伴務農的夢想也被喚醒,於是乎,從羅東住家到員山丈人農田的道路成了每天最大的盼望!也在來到宜蘭的第二年,親手種出自已的米以及穀東俱樂部的發想……

只不過,當時不太明白,為何鄉間下田的農夫越來越少,但是填土造路,旱地拔起的壯觀農舍卻越來越多?直到雪山隧道通車,台北到宜蘭只要不到一個小時之後,這個心中的謎團才得到答案,原來有那麼多人喜歡宜蘭的環境,(或許還有想像之中,在宜蘭鄉間的美好生活)只是他們的人暫時來不了,所以先用金錢預約了自己喜歡的位子,然後我發現,許多原來深愛宜蘭的朋友漸漸地不再出現,有時不經意地問起,他們只是嘆口氣,輕輕說出心中的不捨……

從雪山隧道通車那一刻起,納入大台北生活圈便成為宜蘭無可逃避的命運!蘭陽平原從距離台北最近的安全糧食生產基地,變身成為招攬觀光客山青水明而且海鮮便宜的遊樂園!曾經,試圖對眼前這些劇烈的變化視而不見,畢竟對一個連一分農地都買不起,也無法加入農會的務農者而言,這一切的變化,雖然有如切膚之痛,卻又是事不關已的過眼雲煙……

直到有一天,原本租地給我們的老農地主出現在我們家門前,不尋常地紅著眼眶說道,分傢伙了後,搬到台北的弟弟打算賣掉農地,所以,可能沒辦法繼續把農地租給我們耕種,但是,他心中卻有千百個不願,只因為這是留鄉務農的他耕作一輩子的土地,如果土地賣給外人蓋房子,他再也不想經過這個地方,只因為無法忍受,走過一遍,淚流一遍的心痛……

我想,任何人都無法也無權決定,宜蘭究竟該選擇永續農村或開發都市的道路,畢竟,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價值觀與利害關係,但是,這個世代乃至於這個社會,終究必須要為此做出抉擇,是要為大台北地區數百萬的都市消費者,留下一塊鄰近且乾淨的糧食基地,還是要為有錢有閑的社會優勢圈,構築一個處處豪華庭園戒備森嚴的高級別墅區!

當一個人選擇出售先祖傳承的農地,或許是一個家庭與家族的無奈,然而,當一整個世代選擇拋售先人開墾的肥沃家園,無疑是一個社會或族群最大的悲哀!只有住過鄉下的人才明白,賣掉了農地等於放棄了與故鄉的連結,切斷了下一代與家族親戚之間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的人際網絡,但是,當選擇離開的人,卻決定了一個地方的未來,甚至決定了留下來的鄉親將來的命運,這樣真的公平嗎……

影片:農地農用 農民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