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之城:奧羅拉》蟻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星海之城:奧羅拉》蟻墟

2015年09月20日
作者:曾昭榕

獻給語庭、祐誠,和未來的孩子。

 

奧羅拉(Aurora):羅馬神話中黎明女神,極光的化身。當太陽帶電粒子,與高空原子碰撞時,會在高緯度產生太陽風,又稱極光。當北極圈發生極光時,南極圈也會同步發生極光效應。由此可知任何現象都不是孤立存在,即使相隔遙遠,心意相通的兩人,也終將前來聚首。


極光(Aurora)。圖片提供:陳維滄

一、絲葉:願繁星點點照耀孩子未來的路途

乾季尾聲,絲葉推著手推車行走在街市上,她昂起小巧頭顱望向天空時,心中閃爍出幽微企望,是否可以看見裸裎無纖翳湛藍、以及漾著甜橙色澤陽光,像宣導影片那般。

視線穿透電線與鐵皮屋瓦切割的天空,帶著黃膩色澤,如同地溝油顏色,又像每日她將碳酸氫鈉撒在鐵製餐具,帶上手套用力洗刷流下的灰黑液體,帶著一股難以抹滅油餿味,但水用完後還得儲存在桶子裡,作為滋潤乾裂田畝灌溉用水,在乾季雨水青黃不接時期,任何一滴水都是無價珍寶。

推著這一車貨物往回收站走去,這是交換一個月糧食的重要物資,是她和野百合之家夥伴自廢鐵塚花了數個月收集的成果,今天輪到她推著物資至市集,以往,這工作多半是由凱斯幾個高壯男孩負責,但這次她卻主動請纓,因她一直很想來市區逛逛,雖然他們老告訴她蟻墟市中心不過就是紆曲複雜的巷弄,以及殘疾人集散地罷了!

但她依舊期待看見位於蟻墟中心之處,雄偉中央市政府—灰色鋼筋混凝土八角形建築物,上方聳立一根二十人合抱的柱子,四周從上而下連接直徑一公尺的八根廊柱,而視線幾乎不可探觸的高度,雲端繚繞盡頭,便是星海之城—亞法龍。

所有生活在蟻墟之人,最大的夢想便是移民至亞法龍。

市政府外圍正前方聳立大型螢幕看板,正撥放亞法龍宣導影片,每走到這裡她都忍不住放慢腳步,脖子伸的老長。影片背景是黑紫絨似閃爍夜空,繁星熠熠下,襯著都市底下流線形高架軌道如流星,蓊鬱綠地與盈盈水漾藍天中,白鴿點點晴空飛揚,居民露出自足微笑,或坐於草地閱讀、或在海濱慢跑、或西裝革履乘坐在碟子般交通工具,前往貝殼型歌劇院觀賞音樂劇,最後結尾鏡頭帶到一名紅髮男子,背後聳立一只閃亮如聖誕樹巨型鐵塔,那上揚三十度笑容嘴角和和善雙眼像極了麥當勞叔叔,他是亞法龍的特首—明克,對著螢幕露齒笑道:歡迎來到星海之城,只要年滿十八歲,便可申請進入亞法龍,成為我們的公民,願繁星點點照耀您未來路途。

這是政府錄製的宣導影片,一共分成春夏秋冬四大系列,每一部絲葉都已看的倒背如流,但每經過一次依舊在螢幕前戀戀不捨幾分鐘。

眼前飄來幾許細碎金葉子,又像碎裂鏡子在暗沉柏油路上輕盈如詩的舞動,原來是期待已久陽光,肆虐一個月沙塵暴如人面獅身,隨著曙光穿透鬆開鬆軟肉掌,肉身飛散成千億點細末,均勻篩落在蟻墟違章建築、彎曲微血管巷弄、以及佔地十幾頃廢鐵塚……絲葉抬起頭,一雙如貓茶色眼瞳凝視上方,陽光在眼裡映成兩只未圓缺月,又像兩只雕鏤訂婚金戒。

她心狂跳著,已經多久未見過陽光了呢?想起之前自廢鐵塚找來一台破損、上頭有蘋果圖樣的玻璃,裡頭自動播放一段影片,到3分26秒時:陽光灑在金色麥田裡,一波波的麥浪蓬鬆柔軟翻動,蜜釀般陽光如同指尖撥動金色琴弦,奏出澎湃交響樂章,瞬間令她心神蕩漾。

陽光下曬得彷彿要蒸熟的小麥,令她想起蒼穹那頭耀眼金色長髮,然而,此時陽光卻異於她所知的概念,幾道冷凝藍、紅、綠光紛層交替,如同洋流流洩天空水波中,拖曳出好幾道水色光痕,像是深海中巨大鬚鯨,沿著蟻墟底層貼腹而游,發出粼粼螢光。

蟻墟人們一一自巷弄走出,擠在街道間翹首顒望,感覺周圍人不斷推擠,絲葉瞬間一個踉蹌,此時有人扶她一把,轉身一看,十三歲的蒼穹正在她身後。

正如所有生活在蟻墟的男女,絲葉不知道自己真正年歲。

從小她便居住在蟻墟,一個面積約莫一千英畝行政區,邊界樹立了幾十英呎高鐵絲網,具政府所說,那是為了保護蟻人安危而建。鐵絲網外圍是廣袤、死寂沙漠,走入其中,除卻不定期侵襲的狂暴龍捲風以及噬人猛獸外,一無所有,這些,絲葉都是從中央政府每月固定宣導影片得知。

蟻墟居民最大的夢想便是有一天,進入那最現代、先進星海之城—亞法龍,取得AI居留證。亞法龍中永遠有最乾淨泉水、美味新鮮、多的吃不完食物、以及迅捷交通系統,據傳亞法龍有食物製造機,只要用空氣和水,便可製造出源源不絕食物:新鮮牛肉、雞蛋、塗滿奶油麵包、鬆軟彈牙米飯、還有葡萄、蘋果和奇異果…..各式各樣絲葉未曾聽過、見過水果,終年都有乾淨清澈泉水在街道流淌,行走人行道上,不時可感受到花香、綠草,以及悅耳鳥鳴。

居民完全不需行走,憑藉漂浮半空中大眾運輸系統,只要一個指頭輕觸,轉瞬便可以將他們送達各個地方。

那裡永遠都有舒適空調,外圍籠罩一圈由電磁力場形成的防護罩,居住其中無須擔心炙人放射線和霾害沙塵暴,只有和煦涼風一陣陣吹來,如金色琴弦鳴奏。

居住在蟻墟,除卻小則一個月、多則三個月便漫天狂捲沙塵暴外,濃厚霾害幾乎一年四季籠罩,pm2.5,那是燃燒各式石化燃料混合而成的霧氣,當濃度高達100以上時能見度只剩下兩公尺。

蟻墟氣候十分悶熱,一年分為乾溼兩季,乾季時地面結出一層冰霜,哈出口便是陣陣純白霧氣,好不容易盼到冰雪蹣跚離去,緊接著便是溼季溽暑難耐,偶而盼來一陣風也是悶濕異常,像一陣陣熾人熱浪,千隻黏膩的手在皮膚上塗滿漿糊,眉間垂著汗,走在戶外卻還得披掛一層防護衣,一個鐘頭下來回到屋內,往往已經汗溼淋淋一片。

而蟻墟最大的問題,便是水資源匱乏。

每一次,絲葉總是要自小貨車上吃力挑著水,將一桶桶黃濁泥漿澆灌到乾裂土地上,地表上總是因缺水而裂出一條條紋路,如同乾燥嘴唇,吮了一下,便把水吸的涓滴不剩。

而在這片磽薄如麟土壤上,卻生殖著一種極為強悍的野草—猴麵包樹,可以生長到一人身高,莖葉肥厚且倒生銳刺,在長達三個月缺水乾季中屹立不搖,這草生長力頑固且難以根除,多刺葉片會割傷人手,甚至卡住收割機履帶,即使連跟刨起丟棄路邊,只要一點點土壤與水分,便能繼續生長。

此外,當播下黃豆、燕麥、玉米種子時,還得嚴防炎蟲侵襲。

炎蟲是一種約莫半截小指大小毒蟲,黑腹紅眼,下半身黑黃條紋相間,尾端連著一根尖刺,一雙紅色複眼血色殷紅,飛的時候翅膀會振出侵略性噪音,炎蟲總是大群來襲,遠望像是一團黑壓壓積雨雲,伴隨羽翅摩擦吵雜聲,像發電機隆隆作響。

而炎蟲所到之處,便把植物枝葉蠶食一點不剩。

聽說在空白歷史之前並沒有炎蟲存在,這種生物究竟從何而來?之後又飛到何處?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將近六月乾旱期間,沙塵暴來襲前一個月,炎蟲會從半點纖翳也沒有的天空遠端,暗沉沉大舉來襲,像是機動甲兵,不論怎麼撲殺,都能在各種攻擊中倏忽來去,一點蹤跡也沒留下,只有被啃食後一片狼藉,與蟻人欲哭無淚的哀嘆。

而炎蟲最可怕攻擊,便是尾端毒刺。

即使著上一層防護衣,但炎蟲尖銳尾端依舊能刺穿布料,螫傷皮膚,螫傷處留下硬幣大小的紅腫,如同被火燃燒般,因此才得了炎蟲這個稱號,普通人被炎蟲螫傷一個傷口,都得疼上兩三天,要是同時被幾十隻炎蟲攻擊,可真要了小命。

猴麵包樹、霾害沙塵暴、炎蟲可以說是蟻墟的三害,每次只要收穫季碰上一項,他們這一年就得啃菜根過日子了。

絲葉討厭匱乏生活、髒兮兮巷弄、她討厭蟻墟。


《星海之城:奧羅拉》書封。圖片來源:曾昭榕

星海之城:奧羅拉

作者: 曾昭榕
出版社: 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06-01
ISBN/ISSN:9789863581741

在野百合之家成長的孤兒絲葉每日幻想能移民至亞法龍過著嶄新而幸福的日子,在一次毀滅性的轟炸行動後,她幸運的和同伴偷渡至亞法龍,並成為代理孕母,過著慾望滿足、科技便利,但卻矇昧無知且被蒙蔽真相的生活。透過昔日青梅竹馬蒼穹的提點與拯救,他們一行人終於來到亞法龍邊境,眼看就要展開新生活,但追緝的軍隊卻已在身後……

一本奠基在真實科學上的「未來之書」,書中呈現的未必只是小說場景,或許是在我們即將目遇的未來,願閱讀此書的你,可以思考便利生活底下生態環境的浩劫、以及科技倫理之意義。

※ 本文節錄自《星海之城:奧羅拉》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