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保局整治野溪剷竹林 恐毀美濃僅存濱溪生態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水保局整治野溪剷竹林 恐毀美濃僅存濱溪生態系

2015年10月07日
本報2015年10月7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高雄市政府農業局今年委託生態調查公司在美濃進行農村地景與生物多樣性調查,希望能對高雄最重要的農業生產區更了解,透過生態環境調查和地方風土民情的收集,作為未來推廣里山倡議以及友善農耕經營規劃的基礎資料,預計調查計畫將進行至明年5月。

農業局植物防疫及生態保育科科長林志嫻表示,美濃作為高雄主要的農業生產區,在多數溝渠水圳都水泥化且長期的慣行農法使用下,要找到指標性的物種或完整的生態系,已經不容易。

但是研究人員今年在美濃龍肚北坑湧泉進行樣點調查,發現當地溪溝內有少見的脊紋鼓蟌及琥珀蜻蜓,還有台灣特有種蔡氏澤蟹,以及台灣原生種石鮒,顯示這裡是美濃少數僅存完整的濱溪生態系。

北坑湧泉發現的蔡氏澤蟹。照片提供:高雄市農業局。北坑湧泉附近的脊紋鼓蟌。圖片提供:高雄市農業局

北坑湧泉發現的蔡氏澤蟹(左)、脊紋鼓蟌(右)。照片提供:高雄市農業局。

不過,近日調查人員卻發現,湧泉附近的凌雲僑旁溪溝正在進行河堤護岸工程,大片植被遭到剷除。一問之下,才知是水保局在當地進行農村再生計畫的野溪整治。

水保局:不知農業局進行生態調查  暫時停工待協商

水保局台南分局承辦人員邱家鴻表示,當地民眾反應這條溪溝有淹水之虞,每年夏季大雨時,溪水溢漲,影響農路和農田設施,因此水保局針對這條溪溝編列經費進行護岸工程。

他說,事前不知道農業局在此地進行生態調查,而水保局的態度是居民提出需求,就必須處理解決,否則公務人員經常被投訴職務怠惰。

由於事發後農業局告知此地正在進行生態調查,目前水保局已停工,後續將與農業局和當地團體及居民進行協商,朝向讓生態和居民安全兼顧的方式施作。

凌雲僑溪溝植被遭剷除,水保局進行農村再生整治工程。圖片提供:李慧宜

凌雲僑溪溝植被遭剷除,水保局進行農村再生整治工程。照片提供:李慧宜。

然而,政府水利單位進行河川整治,事前沒有知會在地團體或徵詢專家,造成溪流生態慘遭毒手,已經不是第一次。

2013年屏東縣政府為了東港溪支流上游防洪排水,在五溝水濕地開挖野溪築起水泥提防,不僅破壞水圳自然地景,珍貴的濕地生態包括脊紋鼓蟌也消失了。高雄柴山下的湧泉濕地,也在市政府各種水泥化的景觀改造工程下,長期造成地面水無法入滲,柴山珍貴的文化地景湧泉量大幅減少。

農村再生,生什麼? 龍肚里長:工程綠美化,社區會更好

水保局利用農村再生經費在農村進行各種大小工程,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質疑,究竟其事前的評估機制和規劃是怎麼進行的?

凌雲橋溪溝植被豐富,能夠涵養水源、保護下游河岸不受沖刷。照片提供:美濃愛鄉協進會。

凌雲橋溪溝植被豐富,能夠涵養水源、保護下游河岸不受沖刷。照片提供:美濃愛鄉協進會。

北坑湧泉濱溪林植被和生態系完整,當地居民經常使用湧泉並到竹林採集竹筍。照片提供:李慧宜。

北坑湧泉濱溪林植被和生態系完整,當地居民經常使用湧泉並到竹林採集竹筍。照片提供:李慧宜。

根據水保局的農村再生推動原則,農村再生計畫是經由社區討論需求、找出社區資源、凝聚共識提案進行,而過程中更會針對社區居民進行培力,目的在提升農村生活品質,保護農村的文化和資源,建立在地產業、文化與景觀。

邱家鴻受訪時表示,這項工程施工前並未進行任何調查,例如大雨時淹水的嚴重程度、當地的生態植被情況、居民生活受到的影響等,此外,也沒有徵詢相關團體或專家適合的施作方式。

「這是一個很小的工程,居民提出,我們就去做了,」邱家鴻說。而施作方式是水泥護岸,並不考慮其他對生態友善的方式,因為如果大水來發生意外或造成民眾損失,誰要來承擔?

龍肚里里長朱耀昌表示,這條溪溝是農水的排水路,周邊雜草竹林叢生,堵塞了水路,而且造成環境髒亂,衛生不佳。原本社區並無申請整治,不過現在水保局有200多萬元的經費來社區做工程、綠美化,讓環境變好,居民也會高興。

「之前有些單位都說有什麼大計畫要來這裡進行,結果都沒有!」朱耀昌不滿地說,「幾十年來好不容易有經費了,先從小的開始,之後社區美化了,慢慢會有其他經費進來,社區未來才會變好。」

龍肚居民善用湧泉、溪溝  當地重要文化自然地景

根據對在地居民的訪談,北坑湧泉是當地居民與環境互動的一種自然資源,歷史相當悠久。居民喜歡拿家中大型衣物去湧泉洗滌,這條溪溝也匯集了農田灌溉的重要水源;此外,居民在竹林採集竹筍、在溪岸種植香蕉、蔬菜,都是長久來利用自然資源的生活方式。

北坑湧泉在美濃龍肚的使用紀錄,已經無從查證,因為問到的每個人都說,「以前我們祖先,就用這個水灌溉田地和洗衣服了!」照片來源:李慧宜。

北坑湧泉在美濃龍肚的使用紀錄,已經無從查證,因為問到的每個人都說,「以前我們祖先,就用這個水灌溉田地和洗衣服了!」照片來源:李慧宜。

另一方面,溪溝自然的植被,有過濾農藥、肥料等污染物,淨化水質的功效,龍肚國小也把這裡當成學生生態教學的地點。有久居當地的居民透露,這裡並沒有淹過水。

可是,這樣的生活文化地景卻在水保局的一筆經費進來後,要被剷除,換成水泥護岸。邱靜慧表示,過去美濃太多工程都是在這種情況下進行,但明明有事前溝通和對話的機制。

近年林務局在黃蝶翠谷的相關計畫,都是透過知會社區、團體,並邀請專家一起討論規劃,進行調查後再施作,這是對社區和生態雙贏的做法。

儘管目前暫時停工,要協商討論後續工程如何施做,邱靜慧認為,這種上游野溪是否應該進行這類工程整治,值得討論。濱溪林能涵養地下水源,水保局若採用固床工封死河床,不僅讓石鮒的食物河蚌無法生存,水泥化後缺少植物根系保護的河床,在大水來時,無法阻擋水流對下游的衝擊,更容易造成下游河道侵蝕、洪水氾濫。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