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氣候下的環境治理:為什麼我們需要景觀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極端氣候下的環境治理:為什麼我們需要景觀法

2015年11月04日
作者:李素馨(台師大地理系教授、中華民國景觀學會名譽理事長)

景觀法和景觀師之立法已經討論二十餘年了!有人說景觀只是美醜問題,無關乎安全、專業技術,但景觀不是只有上位之環境規劃、整合之的概念,更著重務實之景觀評估、環境生態保育、景觀設計工程性等專業技能,因此景觀法是與民眾福祉與居住環境安全攸關的法案,不單只是影響視覺感受上美與醜。本文就以極端氣候下的環境治理為例,說明景觀師與其他環境專業者共同合作營造安全、適意(amenity)的生活空間。

好的景觀設計能增加城市韌性。美國西雅圖High Point 社區照片,具體落實低衝擊發展設計(LID)之韌性社區。圖片來源:李素馨

蘇迪勒、杜鵑颱風接連侵襲,又讓我們再一次見證豪雨對台灣所造成毀滅性的衝擊,淹沒街道、城鎮、農作,破壞道路、基礎設施,引發山洪、土石流。同樣地,在美國東南部受到颶風華金(Joaquin)的影響,造成當地暴雨肆虐、嚴重洪災,有如千年未見之大雨。極端氣候出現的驟雨、洪患,已經變成常態化,成為全球化經濟發展下最重要的課題,環境的治理必須用整體環境景觀生態的思維,將傳統灰色基礎設施整合為綠地基礎設施,做最基本的環境改造。

近年來,歐美地區各國正如火如荼地針對低碳城市、低碳旅遊相關課題進行研究,將城市道路的綠帶逐步改為貯留水的「雨水綠帶」,停車場、廣場也兼具地下貯留水的「雨水花園」,更將社會、農業和生態之機能整合,例如在西雅圖(Seattle)都市公園綠地不再只是美麗觀賞的景觀,許多的綠地和閒置空地,透過第三部門基金會運作,設置都市農園(community farm),讓社區居民互動交流,提高社區意識,也呼應食用在地食物,降低食物里程,種菜已成為都市居民最熱衷的活動,有時要申請到一單位農園要等候好幾年的時間。

而美國在推行綠建築(LEED)制度之外,美國景觀學會(ASLA)更提出永續基地倡議(Sustainable Site Initiative) 指標,包括永續規劃、永續景觀以整合環境的開發,大力推動「低衝擊設計手法」(Low Impact Design, LID)的觀念,如在美國西雅圖High Point社區,此觀念落實到整個社區的每一塊土地,每一塊開發基地須各自擔負部份水資源貯存、雨水調節、滯洪功能,讓水停留在基地,以減少地表徑流與洪峰集中。而在多倫多市朋友告訴我他們為達此規定,建築師、景觀師、水利技師不斷的從各種尺度來回討論、檢討,否則拿不到建築執照。同樣的,西雅圖新訂定建築規定,每一塊建築基地必須符合西雅圖綠色因子(Seattle Green Factor, SGF)的規定,才能取得執照。這樣的永續理念正在世界先進國家,如德國、瑞典、荷蘭、英國、日本、澳洲、加拿大等,都已落實在都市設計、景觀設計與建築計畫中。

如何將傳統工程的灰色基盤改變為結合景觀生態理念的綠色基盤? 達到治水、用水、與水共生,是當前世界各國因應氣候變遷的城鄉建設基本理念。也許有人說台灣已有建築師、水利技師、土木技師、結構技師等周全的考量,對環境開發也有要求計算逕流量,和設計滯洪池等工程規範! 但我們面對極端氣候所造成生活環境的安全危險的案例仍然層出不窮,原因在於我們台灣國土規劃與城鄉環境規劃,未能檢討面臨極端氣候的環境治理理念,思考城市的公園綠地基盤如何保障居民的健康與福祉?除了綠建築指標外,如何進一步建立永續基地指標或低衝擊開發指標?以確保民眾的生存安全。

以近年國外推行之「低衝擊設計」工程為例,除計畫有一總其責之專業者(可能為建築師、景觀師或水保專業)外,仍需要不同專業之分工合作,有關基地的建築設計,屬建築師負責;關於水利、邊坡之工程,由水保技師處理;土木、道路的規劃則由土木技師闢建;基地結構安全,由結構技師掌管;而在景觀方面,就由景觀專業人員來執掌。各司其職、相輔相成,對環境品質把關,台灣的環境才會更美麗、健康、安全。

因此,台灣需要完善的環境相關法案與專業者,我們樂見台灣之環境法案「濕地保育法」與「海岸管理法」已通過,然而「國土計畫法」、「景觀法」歷經數十年仍在研議中。景觀法是國家進步的象徵,是世界各國立法的趨勢,立委諸公與台灣民眾們要力促景觀法立法!不要在每次暴風雨過後,只能估計損失的金額和大量的發放補助金而已,而中央和地方政府為責任歸屬與補助金額吵得口沫橫飛,預防性的環境治理結合與時俱進的法令,才能面對極端氣候帶給我們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