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文學 (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動物與文學 (六)

2001年07月25日
作者:黃怡 (本文係作者於1999年11月在台大演講的講稿)

四﹑關於動物的文學(歐陸部份)

歐陸部份的關於動物的文學,我覺得比較集中於專業人員的觀察與研究心得,譬如每個人都知道的達爾文<<物種源起>>,其本身就是絕佳的動物寫作,或者是後來的<<人與動物的感情>>,更是動物心理活動與表情方式的傑作。此外,奧國學者勞倫滋(Konrad Lorenz,1903~1989)的<<所羅門的指環>>﹑<<雁鵝與勞倫滋>>﹑<<論攻擊>>,亦皆為個中佳作,尤其是<<論攻擊>>,至今對於解釋人類的諸多攻擊行為,仍頗具參考價值。

在英語系的﹑關於動物的文學中,有兩個人的作品極受到讀者持久的喜愛,一是哈利亞特(James Herriot,1916~1994)的<<大地之歌>>系列,他是個蘇格蘭的獸醫,寫的盡是鄉村經濟動物與同伴動物與人之間的故事,幽默而具有感情。從他的作品中,可看出歐陸對於與生活有關的動物,已產生一種人道關懷的定型觀念。不過,讀他的作品不見得能夠加深我們對一般動物的了解,但是對於讀獸醫﹑做獸醫的人,哈利亞特的「醫德」倒是頗值得學習。

另外與哈利亞特作品風格近似的,是杜瑞爾(Gerald Durrell,1925~1995) 的<<希臘三部曲>>(包括<<我的家人及其他動物>>﹑<<鳥﹑野獸與親戚>>和<<眾神的花園>>),他的作品也並不是以動物為中心,但是由於他自小與動物一齊長大,後來又創立了一個私人動物園,內容有助於對動物的了解。假使你們對於動物園的人工復育嘗試有興趣,一定不要錯過了他的<<現代方舟二十五年>>。

關於動物的文學有一最大的難度,就是牠們沒有和人類溝通的任何語言,全憑人類對牠們的觀察,做為推論的基礎。然而動物和人一樣,在不同的環境下,會表現出非常迥異的性格與行為特質,即使一隻家貓與一隻野貓,在對事物的反應上,都不會相同,雖然牠的型態與體質是完全相同的。傑克倫敦在<<白牙>>中,藉著一隻狼與犬的混血兒子,細膩刻劃出野生動物的馴化過程,大多數動物其實都是環境的產物,基因在其中扮演著什麼角色?為什麼基因轉化與動物的演化有關?透過這些傑出的動物文學作家之手筆,我們能有較深的體會。

珍古德(Jane Gooddall) 筆下的黑猩猩與福塞(Dian Fossey) 筆下的大猩猩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她們耗盡一生接近這些動物,記錄下來牠們在不受拘禁狀態下的自然樣態。雖然如此,我們會發現,即連最生動的動物文學都無法完全表達任何一種動物,人類對動物,至今仍像對人類一般,沒有全面性的知識掌握。這或許說明,生命力本身就是為了紓解﹑展現而存在,而不是為了成為可以被人掌握的「客體」而存在。

關懷動物,你們可以從關於動物的文學著手,但任何文學不應該成為你們觀察與了解動物的唯一憑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