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認「特殊性工業區」 台化提行政訴願 立委要環署硬起來 | 環境資訊中心

拒認「特殊性工業區」 台化提行政訴願 立委要環署硬起來

2016年07月11日
本報2016年7月11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頭綁天藍色頭巾,11日上午黃國昌、蔡培慧、劉建國等多位立委與來自彰化的孩童們站在一起,向環保署與彰化縣環保局喊話,要求他們「硬起來」,在行政訴願的答辯中堅持彰化台化公司是「特殊性工業區」的認定。

「只要聞到酸臭味,就知道彰化市到了。」身為台塑集團旗下的一員,台化位在彰化市區,除了從事石化本業,更以燃煤發電,50多年來與密集的23萬人口共處。在民間團體的奔走與爭取下,台化在今年4月終獲彰化縣府認定為「特殊性工業區」。從一般工業區改認定為特殊性工業區後,台化必須設置隔離綠帶與至少九個測站,且對民間而言,這其實只是迫台化關廠、遷廠的第一步罷了,因此台化以提出反對陳述書、提起行政訴願等一再反抗。

頭綁天藍色頭巾多位立委與來自彰化的孩童們站在一起,要環保署與彰化縣環保局「硬起來」。攝影:賴品瑀。

遭認定特殊性工業區  台化提行政訴願對抗

彰化當地環團11日召開記者會,除了彰化縣議員林世賢到場,立委吳焜裕、劉建國、蔡培慧、黃秀芳、陳曼麗、黃國昌、徐永明等,也紛紛出面聲援,要求環保署在面對行政訴願時,在答辯中必須堅持認定台化是特殊性工業區,來捍衛彰化居民的環境與健康。

除了北有台中火力發電廠、南有六輕夾擊,彰化市區的「牛稠仔工業區」中的台化,從1963年設廠至今,由於從事化工與燃煤發電,已成為彰化市最大的污染源。林世賢指出,原本特殊性工業區的認定應該在2013年就要完成,然過程中一度面臨彰化縣政府以「基地面積認定困難」的理由推託,在民間的持續努力下,才在2016年4月獲得認定,而台化卻又以提出行政訴願繼續阻擋。

當地居民以「以鄰為壑」四字批判台化,認為台化應該離開,因此也動員了十多位孩童北上,要提醒留下乾淨空氣給下一代,孕婦沈佳蓉更挺著肚子到現場,直呼希望孩子出世後可以看到藍天白雲,安心快樂的呼吸。

台化就在彰化市區  23萬人、88所學校師生蒙空污

彰化公民縣政監督聯盟總幹事廖婉婷指出,根據健保局資料顯示,2014年彰化男性肺癌就診率高居全國第一,女性高居全國第三,他們懷疑與台化大有關係,不僅石化廠排出二硫化氮,其燃燒生煤發電更製造了重金屬鎳、砷、鎘、鉛、鉻、戴奧辛等有害空污物質。而台化方圓5公里內有88間學校,從幼稚園到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彰化師範大學就在台化500公尺旁,各級學校師生總數至少56,000人,都在承受台化的空氣污染。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發起人葉光芃更指出,當地最重要的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也在周遭,豈不讓病人的病情雪上加霜?

葉光芃指出,台化在彰化市的污染,波及23萬人,包括了學校、醫院等設施。攝影:賴品瑀。

「如果在總統府附近有這樣一座燃煤發電廠」蔡培慧提醒台北人想像這樣的狀況,就可以感受彰化當地狀況,而多位立委也認同台化最後應走向遷廠。蔡培慧認為,「認定台化是特殊性工業區不過是遲來的正義」,因為當地本來就應有足夠的空氣監測站、燃煤發電也該減量。吳焜裕進一步表示,與其爭吵要不要認定台化是特殊性工業區,不如直接來討論關廠。當地的立委黃秀芳表示,應將台化納入彰化市東區的都市計劃中,在檢討與考量後,必會做出遷廠、關廠的決定。

時代力量提修空污法  地方政府有權禁燒生煤

台化身為台塑集團一員的身份也遭立委們猛攻,「台塑本事真大!沒人敢對抗他,挺身對抗他的又總是被消音!」黃國昌這麼說。劉建國也指出,越南河靜台塑煉鋼廠的高爐根本尚未點火,就因排放有毒廢水遭重罰161億台幣,反觀台塑集團在台灣從未有符合比例的罰則,環保署別坐視下一代在台塑的空污中慢性自殺。

黃國昌表示時代力量黨團已提空污法修正草案,要讓縣市政府禁燒生煤條例可行。攝影:賴品瑀。

左批「彰化縣政府你在幹嘛,對得起縣民嗎?」、右批「我對環保署相當失望!」黃國昌指出,當近年中南部地方政府紛紛提出禁燒生煤、石油焦的相關條例時,環保署從毛治國時代到現在,居然都說地方政府沒有權限訂此條例。「空污法沒有授權?那我們來修空污法!」徐永明解釋,時代力量黨團已完成修正草案的連署並將提案,修法範圍是空污法的第28與58條的部分條文,其中就包括縣市政府核發生煤、石油焦等空污物質的許可證的相關規定。

許永明表示,除了修法,以及台化遷廠的長期目標,洪慈庸在台中的經驗也應成為SOP,在空污嚴重時,她協調了台中火力發電廠降載來因應,可立即解決民眾眼前所面臨的空污問題。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