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生館的付出與堅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海生館的付出與堅持

2000年07月06日
作者:方力行(作者為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館長)

台灣日益風行的「抗爭加回饋」又升級了,今天全國民眾從電視上都可以看到車城鄉長發動鄉民到海洋生物博物館要求回饋的抗爭場面,並振振有詞的訴說其理由。我們不禁感歎,連博物館這種無污染,無公害,促進地方繁榮,提高地方名聲與水準的文教建設都可以在少數有心人的蠱惑下,利用百姓不拿白不拿的短視心態,發動抗爭,積非成是,堂而皇之的掠取公有資源,那麼還有什麼建設是可以不被勒索的?公權力的退讓要到什麼地方才停止?天天高唱的社會正義又要從那兒開始建立?

如果必須有第一個堅守立場的政府機構甘冒不韙的去扭轉歪風,那就從我們開始去擋子彈吧!平心而論,海生館在過去籌建的這一段過程中,已為地方做了許多的事情。為了提升教育水準,館方編製了許多海洋生物的教材及書籍贈送給恆春半島的十九所中小學,希望能充實他們的鄉土教學;編印了許多養殖及漁業技術手冊,送給當地漁會及漁民,協助他們提升知識及技能;協調與館方有建教合作的廠商為周邊的村里義務做城鄉新風貌的規畫,以協助地方轉型,迎接海生館帶來的商機;與營建署、縣政府配合,推動整體區域規畫,以架構車城鄉現代化的基礎;爭取交通部補助,改善地方道路系統;配合農委會政策,規畫車城外海的觀光休憩漁業,以幫助地方漁民轉業……等等,不勝枚舉。

但是,這些顯然都沒有用,在與地方無數次的溝通中,由於少數別有用心者的扭曲,只有符合其立竿見影的政治利益訴求,才是唯一的解決之道。不過明天太陽出來,馬上又有新的想法,新的要求了。記得館方曾有過一次慘痛的經驗,開館前為了敦親睦鄰,特別安排了車城鄉每一個村子輪流免費參觀,後來有些鄉民覺得時間不夠,我們又從開館後特別加了一個多月的免費期,這時候政治人物就開始加入了,在與鄉長協商後,館方又再加印了一萬七千多張的招待券,經由他來統一發放給鄉民,一直到今年六月三十日前都有效,可是今天呢?他們的訴求已成為「終生免費入館」了。

一個由全國納稅人建的館,對任何一個被選為建館地區都有莫大幫助的公共建設,居然被有心人誤導為可以予取予求、抗爭有理的肥羊,將公有資源任其宰割,這種作法,誰可以,或有責任去規範、阻止,甚至懲處其始作俑者?在過去與地方的協調過程中,海生館的水族館部委外經營一直是少數地方政治人物抗爭的重點,殊不知這一項除了為國家省了一百三十位公務員四十年的薪水、健保、退休金外,對地方的幫助更開公營機構之先例。因為這一百多人都變成民間廠商可以「不需公務員任用資格」而就近僱用的員工了,是以現今海生館中工作人員有七三%是車城人,九○%是屏東人,單單每個月發到地方上的薪水就有近三百萬的現金,經由一個簡單的制度改變,就達到對地方最大的回饋了。但是為什麼還有這麼強烈的反對聲浪?

因為對公家機關經營多年的關說管道突然沒有效了,利益共生體中的親朋好友根本無法經過民間企業的考驗,於是「海博館內各部門員工得任用不經國家考試及格者」的訴求都可列為討價還價的籌碼,再鼓動那些被有心者剝奪了權利還蒙在鼓裡的鄉民做馬前卒,運用失控的群眾,製造強大的壓力,收取隱藏性的利益,實在令人難以苟同。

最後,在今天的抗爭中,我們忽然發現假日中興匆匆來海生館的遊客居然成了抗爭者裹脅的對象,成千上萬的遊客被少數聚眾訴求者的惡行惡狀,喊衝喊拚嚇得臨時改變行程,就算有人壯著膽子想進來,門口也被群眾佔領封鎖了。

海生館是全民出資建的館,民眾當然有依法參觀的權利,今日發動抗爭的申請人-聽說還是鄉中的行政首長-難道沒有妨害遊客自由的責任嗎?如果還是公職人員的話,難道沒有違背了推動政府政策的責任嗎?如果都沒有問題,仍可我行我素,那麼今天,甚至日後重演時遊客受損的權益將自動變成公部門更大的壓力,是不是逼著要館方以公有資源去和非理性的訴求妥協呢?

台灣的抗爭和回饋模式大約是始於民國七十六年的林園事件,經過多年的演練,好像已經變成了一個制約性的模式,不分好壞,不論是非,皆是抗爭有理,造反無罪,賠的是公有資源和威信,賺的是私人荷包和政治利益,爛的卻是民心和國家的根本。海生館的付出或許沒有人看在眼裡,海生館的堅持或許成為許多人的眼中釘,但是潮水總有改變方向的一天,我們的館就是改變的第一滴水。

原文作者曾刊載於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