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張俊雄核四復工談話內容-痛苦的抉擇,永遠的堅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行政院長張俊雄核四復工談話內容-痛苦的抉擇,永遠的堅持

2001年02月14日
編輯室彙編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在經過一次艱難的談判後﹐向記者說:「我們有一條長長的隧道要穿過﹐但在遙遠的盡頭﹐我們可以看到一絲亮光。」

這一絲亮光﹐終於在立法院就行政院停建核四報告後另行作成決議中出現了。就是行政院一貫主張的「非核家園」﹐終於也得到立法院在通過決議提案中﹐給予認同。「非核家園」已成為全民的共識﹐這個共識是反核人士在黑暗與糾纏不明的壓力下﹐超過二十年努力所得到的成果。過程縱有辛酸、結果也未盡人意﹐但台灣今天能夠形成「非核家園」這一堅定的共識﹐也是彌足珍貴。

對於如何達到「非核家園」的目標?立法院與行政院在核四問題的決定上﹐顯然有不同的看法。行政院為避免摩擦持續﹐主動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提請有關停建核四的釋憲案﹐大法官會議也快速地作成520號釋憲案。解釋文中確立了行政院擁有決策權﹐有權變更過去的施政方針或政策﹐這是政黨政治的常態。所以行政院「非核家園、停建核四」的決定﹐並無違憲或違法。身為行政院長﹐我不被允許把行政的裁決權諉卸於國會﹐也不會規避所作裁決的責任。

但立法院也擁有政策參與權。重大政策的變更﹐行政院應向立法院報告﹐尋求立法院的支持。因此,行政院在大法官會議釋憲後﹐於春節過後﹐向立法院補行報告﹐而立法院也做成了反對行政院停建核四的決議。大法官會議早就預見這樣的結果﹐故在解釋文中也呼籲朝野以協商方式解決爭端。

面對目前的處境,政治不是解答,而是問題。雖然依大法官520號的解釋,立法院的決議並不必然對行政院具有約束力,但我們現在正遭逢社會、經濟轉型的關頭,教育的改革、金融的改革、政治的改革、社會的改革……許多弊病是幾十年來累積下來的,這些弊病不會在幾天、幾星期或幾個月內消失。而且全球的經濟正面臨了衰退的趨勢,我們現在沒有本錢因為單一的公共議題而分裂﹐如果繼續在政治上僵持而內耗,勢必會產生經濟、社會的動盪﹐也恐怕讓反核的理想背負其他的包袱而遭到嚴重扭曲。所以,



基於回應人民期待政局早日穩定;

基於體認朝野和諧有利經濟發展;

基於尊重立法、行政兩院的協議;

基於善意回應立法院對「非核家園」目標的認同,

行政院決定恢復執行立法院已通過有關核四廠的法定預算﹐並要求權責單位以最嚴格的安全標準來復工。對我來說,這是痛苦的抉擇,也是無可迴避的責任。

同時,我們將依據兩院協議的第四點結論,將「公投法」列為重啟朝野協商的首要議題。我們希望日後類似核四廠興建與否的問題,能經由公民投票的方式獲得根本性的解決,避免再發生因公共政策的爭議,浪費過多的社會成本。

「非核家園」的理念歷經二十餘年的奮鬥,終於成為全民的共識,得來不易,我們應善加珍惜。據此,我們將盡力完成能源替代方案,讓核一、核二、核三廠陸續提前除役;並且為了讓國人認識「非核家園」的深遠意義,我已責成新聞局、教育部、內政部、環保署、國科會、原子能委員會及經濟部等機關,廣邀民間環保人士,共同組成「非核家園宣導委員會」,由新聞局召集,負責規劃及推動各項教育、宣導措施。

行政院絕對信守「非核家園」的理念,但也不能不顧及民進黨在立法院仍居於少數的政治現實,以及大法官會議520號解釋文提出後的法政秩序。如何應用彈性思考求取朝野和解的平衡點,來謀求全民最大福祉,正是目前多數民眾所殷切期盼的結果。

所以,我們再無奈也要接受這個現實。但我想引用美國教育家卡內基的話來和大家共勉:「想要完成的事情,就算是中途窒礙難行,也不可放棄,應該再試試別的方法。能彈出聲音的絃本來就不只一根,你也可以用其它的絃來彈彈看。」

是的,時間給貝殼的定義可能是珍珠,壓力給煤炭的定義可能是鑽石。

最後我要說:我們既有「非核家園」的共識,就應以最真誠的態度、最實在的速度來實現。今後十個月的發展,將會決定今後一萬年間台灣的命運﹐若現在不多一點努力,則可能永遠失去機會。也許﹐等到我們這個世代過去,等到現在褒貶不休的舌頭變成冰冷無言的塵土時,希望歷史將會記錄:我們現在的理想與付出都有長遠的意義與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