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山櫻花 | 環境資訊中心

你好,山櫻花

2003年02月23日
作者:王家玲;攝影:白子易

山櫻花/白子易 攝影如果把花草樹木比喻作人的話,那麼每年初春總在山區滿樹綻放的山櫻花,肯定是那走在街上吸引所有人目光的艷麗女子,他對你而言,只是既美麗又陌生的一個過客。

正如同那年復一年的巧然「偶遇」。便是那不刻意拜訪的,只是在開車經過時的見面,就這麼被它驚艷了,然後放慢了油門、踩下了剎車。也許這每次的相遇其最初目的只是去泡個溫泉、兜個小風、或只是從甲地前往乙地,但他總是招搖著一身的純紅,檔在你面前,抗議你對他四分之三年的忽視。讓你不得不承認:美,會讓人停下腳步。

美,也會吸引人的腳步。就在這新春時節,恭喜「發福」之後的一個假日,和朋友一家人到北投的一處神秘私人農園賞花。說「神秘」其實只是記不得詳細地點的託辭。

                          山櫻花/白子易 攝影   山櫻花/白子易 攝影

記得的是,那是一個溫暖的午後,和煦的陽光趕跑了前幾日的寒意,從人家農舍旁開始上行,沿途有結實累累的橘子、以及愈來愈多的山櫻花。在一個轉彎處,剛走出樹蔭時,眼前豁然開朗:右方是山腳下的城市,而前方的山徑兩旁,則是滿山遍野的山櫻;其實雖只數株,卻錯落有致,令人有滿山皆是的錯覺,我們不禁高興的「哇!哇」叫了好幾聲。他們有的盛開、有的光禿、有的翠綠。仔細的端詳他們,突然發覺,他們好像印象中的日本人:中規中矩、斯文秀氣、謙恭有禮,還有,再加上完美主義。

山櫻花/白子易 攝影看他換季,開花的時候只開花、長葉的時候只長葉、落葉的時候就是一片光禿,四季分明得中規中矩吧?看他纖細的樹型、整齊的葉脈、說他斯文秀氣也不為過。而兩兩對稱下垂的花朵,不正像跟你點頭稱是嗎?若再仔細看他樹幹上的皮孔、新葉的生長方式,似乎在在告訴你他的堅持;而這一些講究,形成了他的完美主義。「嗯…」我點點頭,嘉許自己的新發現。再與旁邊同樣盛開的桃花相比,似乎又發現他們不同於桃花的美,是在於那鮮豔而又純粹的顏色;花雖小,但密密麻麻的開著,無須綠葉陪稱。

山櫻花/白子易 攝影這樣的佇足聯想,不代表我對日本人是否推崇或具偏見。只是體會了古人為何會用梅花形容傲骨的君子,或用油麻菜籽形容女人的一生。也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吧,覺得某些植物就像某些人一樣;正如我與山櫻花的初識。有了這番對談與默契後,他不再只是擦身而過的美麗女子。於是我忍不住要跟他打聲招呼:「你好,山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