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夏族大隘矮靈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賽夏族大隘矮靈祭

2006年12月24日
文字/攝影:munch

賽夏族大隘矮靈祭

我一直在想,祭典的莊重性如何被保存?

在賽夏族矮靈祭的現場,我為原住民族感到悲哀!所有的文化,能夠被保存下來,一定有其內在的力量,無論是保護的力量或是詛咒的力量,當它為人信仰、為人遵循,於是會以儀式的形式保留在民間,成為文化的傳統;但是賽夏族矮靈祭,被喻為原住民傳統中最神祕的祭典,卻在觀光化的浪潮下,形式被保留下來,內在卻日益被消費耗損。

矮靈祭10年大祭前夕,一直想去看看這場祭典,無論太多附靈與禁忌的傳說,都打消不了心中的期待。盤算後選擇前往北賽夏的大隘祭場,聽說這裡多保留一些祭典的原味;心中唯一猶豫的,反倒是當想觀察祭典如何被觀光消費,自己的上山,是不是成為觀光消費者的一環。

請靈的儀式已完成

山上的朋友勸我早點上去,多找些人聊,更重要是遠一點看,別進祭場,還有上山前作些功課,了解祭典的流程與原因,這樣原住民會歡迎的。電話裡,聽到他已半醉,知道在這個比聖誕、過年還熱鬧的賽夏族祭典裡,山上該是無比歡樂。

中午上山,走入大隘,看見家家戶戶辦桌請客,山下請來的總舖師忙得不可開交。這樣的景況,我想到平地做醮。其實太多的祭典,已成為親友團聚的重要時間,一樣的辦桌、一樣的熱鬧,憑著神明威望,大家回來最重要。

找到友人,親戚加上朋友一屋子人,3桌酒席完全坐滿。見面後,二話不說先灌上一杯小米酒,等一下就要到會場集合。朋友是位年輕人,對部落的傳統文化有想法,一直留在山上,堅持他的想法;但是畢竟是年輕,他的父親總是在旁邊催他,要他快一點到會場,告訴他如何唱祭歌、跳祭舞,甚至唸他漫不經心,把朋友看得比祭典重要。老一輩對新一代的憂慮,那一個民族不是這樣?

夏家、趙家等家族大旗陸續進場

吃了一些東西,隨朋友上山到祭場,請靈的儀式已完成,今晚是祭典,黃昏時刻各家族家旗會進場,再來是重要的祭旗進場,祭典就正式開始。他要我留在觀禮台上,午夜才會開放外地人下場跳舞。我乖乖到觀禮台,並且前往祭屋綁上芒草,一切入境隨俗。

夏家、趙家等家族大旗陸續進場,朋友說別看大旗布置的五彩繽紛,那些大旗底座是20公斤的水泥塊,扛著它跳一晚,是會累垮人的。家族大旗進場後,會場相機不停拍照;但是到了祭旗進場,卻看見一群人擠上前,在大會司儀高喊祭旗不得觸碰的警告中,人越擠越多,根本忘了這不是一場攝影比賽。

族人自己吟唱;每個年輕人都要學,不能偷懶

到了朱家長老進場,各家族為感謝朱家傳承保留祭歌,儀式性的感謝會面讓攝影者圍成緊密的圓圈,相機、攝影機不斷侵入。我在想,這樣的圍繞是記錄真實,還是破壞原貌?對攝影者而言,一旦拍攝主體被擋住,長鏡頭釣不到;然後就上前硬擠卡位,讓原本發生的事情開始扭曲。

一個不該上前的活動,誰會是第一個上前?用著什麼心態上前?如果這是大聯盟的球賽、祭孔大典的八佾舞,或是重要人物的喪禮,會不會有人跑進場中近拍?如果不會不敢,為什麼就在原住民的部落裡囂張!

族人又想熱鬧些讓外界認識、又想安靜些讓儀式莊重

是的!心態!視他人文化於無物的心態!但是我也必須反思,原住民為了自己文化的尊重,盡了什麼努力?嚴禁外人參與祭典?嚴厲管制祭典界線?或是在乎祭典造就的攤位與商機?

祭屋前,看見胡台麗老師前來。從排灣族的古樓祭典開始,成為台灣關心原住民文化的人類學者,賽夏矮靈祭在她的紀錄拍攝下進入螢幕,祭歌也在原舞者的表演下進入國家戲劇院,矮靈祭成為原住民文化的顯學,更是知名的原住民文化代表。從她出版的《燃燒憂鬱》中,首次得知矮靈祭,更想著當時她為殺豬畫面該不該播出,在書裡有著深度的思考解說;但是時隔將近20年後,我想這樣的現場景況,已經不是殺豬畫面的文化接納,而是觀光消費的文化淪喪。

官方部門的觀光推動,帶來人潮商機

各家旗從祭屋出場,祭歌開始吟唱,婦女揹著臀鈴搖出節奏,十多首祭歌會一直吟唱到天明,其中午夜的雷女之歌後,主祭長老開始訓斥,告戒部落勿忘賽夏族人對於矮靈及雷女依娃的背棄。矮靈與雷女都是曾經幫過賽夏族的神靈,賽夏族人一度毀信背棄,遭到詛咒,矮靈祭其實包含對矮靈與雷女的慚悔,這也是胡台麗老師早期強調矮靈祭的重影現象。

朋友跳了一陣子,趁換手時刻上來招呼,他高興的說,族人今天回來的很多,他們北賽夏完全不用音響,就是族人自己吟唱;每個年輕人都要學,不能偷懶。

問他這樣亂烘烘的場景,真是他們祭典的型式?他說,族人又想熱鬧些讓外界認識、又想安靜些讓儀式莊重,但是官方部門的觀光推動,帶來人潮商機,族人又喜又憂。我想著,如果矮靈祭沒被外界重視,會不會在部落年輕人疏忽下,成為絕響?如果因為在外界凝視下,讓部落重視自己的文化,但是這樣觀光化的趨向,會不會空留活動的型式,失去祭典的靈魂?

矮靈可曾前來?

祭舞在年長者的引領下,蛇般的穿梭兜行。我不知道最原初的矮靈祭是什麼形式,但是應該不會這麼喧嘩熱鬧,大量的車潮趕著午夜跳舞蜂擁上山;至於文化了解、民族尊重,反正這4天的祭典後,誰還會關心賽夏族?

朋友說,幾天後會送靈,前往矮人洞穴,他們賽夏族的最後禁地。我聽了,要他別再告訴別人,也許每個部落都該有自己的祕密,至死不說,寧可讓它尊嚴的老去消失,也不必成為流行文化的營養基因。賽夏族矮靈祭,走入觀光消費型式,留下祭典型式,矮靈可曾前來?

相機、攝影機不斷侵入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寫于200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