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交易 保育犀牛是一場戰爭 | 環境資訊中心

致命交易 保育犀牛是一場戰爭

2016年10月30日
撰文:布萊恩.克里斯提 Bryan Christy 。攝影:布蘭特.史特頓 Brent Stirton
攝影:布蘭特.史特頓 Brent Stirton

全球僅餘2萬9500頭犀牛,其中有將近70%以南非為家;1800年代前,非洲原有數十萬頭犀牛,後來日漸減少。犀牛廣泛分布於兩大洲,共有五種:白犀牛現餘約2萬400頭,黑犀牛約5250頭,還有印度犀牛、蘇門答臘犀牛和爪哇犀牛。據南非私人犀牛飼主協會估計,南非有6200頭犀牛掌握在私人手中,用於攝影旅行、合法狩獵、生產犀牛角和繁殖等商業用途。在珍視諸如象牙、虎鞭與長頸鹿尾等大自然奇物的珍稀品市場上,犀牛角就是世上最珍貴的動物附屬物。犀牛角和許多種動物的角(包括牛角)不一樣,並不是由骨頭組成,而是由人類毛髮和指甲裡也有的角質蛋白組成,所以犀牛角割掉後會長回來。雖然販賣犀牛角是非法行為,但在南非,只要有許可證就可以割取犀牛角。每隔一、兩年,南非的犀牛養殖者會用藥鏢施打鎮定劑,從每頭犀牛頭上割下多達2公斤的角,通通存放在銀行保險庫及其他安全場所,期待有朝一日能合法販賣。

在此同時,非法交易卻大行其道,主要銷往越南和中國,當地常把犀牛角磨成粉服用,號稱可治療從癌症、海蛇咬傷到宿醉等各種毛病。而受到西方媒體多年來錯誤報導的影響,近來也有人把犀牛角當成春藥。據庫魯尼瓦特說,南非黑市的白犀牛角喊到每公斤6500美元,但亞洲黑市的批發價是其五到十倍,零售價更衝高到天文數字。一頭頂著10公斤大角的公犀牛,可以讓帶著AK-47步槍溜進克魯格國家公園的莫三比克盜獵者買到全新人生,但盜獵者本身也很可能會被提供他武器的人剝削,或者遭管理單位射殺,2010至2015年間,就有500名莫三比克盜獵者在克魯格國家公園內落此下場。

過去十年間,盜獵犀牛已達到規模慘重的地步。2007年,南非通報損失的犀牛只有13頭,2008年是83頭、去年則是1175頭。在大約有9000頭犀牛以之為家的克魯格國家公園,盜獵者平均每天獵殺二到三頭。這樣的殺戮並不僅限於非洲。今年4月,英國威廉王子夫婦造訪印度卡齊蘭加國家公園宣揚保育後不過幾小時,盜獵者就用AK-47步槍射殺了一頭印度犀牛。犀牛受傷時不會吼叫,只會哀號。受了槍傷的母犀牛會痛得哀鳴,有時會在無意中讓受驚嚇的寶寶返回牠身邊,盜獵者會用大砍刀割斷幼犀牛的脊椎以節省子彈,然後把寶寶的角也取走。

對身處第一線的人來說,保護犀牛不再只是保育挑戰。「這是一場戰爭。」 索拉尼.尼可勒斯.豐達說,他是克魯格的首席巡警,全世界大多數犀牛盜獵事件都發生在那裡。「我們很挫敗,犀牛戰爭就像毒品,牽涉到大量現金和行賄。整個司法系統真是一大失敗。我們輸掉官司,到處都是根本不像警察局的警察局,因為他們跟盜獵者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