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力漁業補償公式未定 先行業者「在前面擋子彈」 | 環境資訊中心

離岸風力漁業補償公式未定 先行業者「在前面擋子彈」

2017年04月24日
本報2017年4月2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24日環署進行「福海彰化離岸風力發電計畫」環評初審,此案確定不用二階,但仍須補件,說明工作碼頭、纜線設置、水下噪音監測、魚類調查、將來除役等項目。

雖然此案屬於經濟部第一波的風電「示範獎勵」計畫,不過,在審查過程中,卻仍顯示能源局、漁業署對漁業補償機制仍未定調。會議近一半的時間花在討論此事,不但業者對此感到委屈,環評委員也擔憂這會讓將來的審查一再面臨重複的問題,要求盡快提出明確機制。

DSC_0003

環署24日進行「福海彰化離岸風力發電計畫」環評初審。賴品瑀攝影。

比起陸域風機由業者各自選址,而惹出不少爭議,離岸風機則是改採由政府出面公告潛力場址,再分區塊開發讓業者進駐,也為此進行政策環評。不過,由於福海屬於第一波的「示範獎勵」,因此環評還是以個案審查。

此案位在彰化縣芳苑鄉外海的8至13公里處,水深約為20至45公尺,將有28部4.0MW的風力機組。並承諾將避開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彰化區漁會專用漁業權範圍與保護礁區。業者表示,風機以20年為設計,將來的除役可能僅是機組除役,再另安裝新機組,或是整個風場的除役,就得拆除機組外,也將海底的基樁、電纜等設備移除與回收。

這個走在前面的示範計畫,將如何進行白海豚、鳥類等海域生態調查受到關注。

業者提出在2013年至2015年間,曾經對白海豚進行30趟海上調查,共目擊6群鯨豚,主要集中在崙尾水道口附近覓食與游走,但在風場內並無發現海豚。但環團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瑋孜提出加拿大等國際監測方式來比較,例如一趟調查航程為連續1千公里,認為仍有更嚴謹與持續的監測方式。環委劉希平也直言,由開發單位自行調查,容易淪為「球員兼裁判」而有公信力的問題,業者應該協助政府機關與環團進行監測。將來施工期間如何避免干擾白海豚,如何監測與警戒也受重視,業者強調,將以最嚴謹的作法來處理。

DSC_0005

孫瑋孜認為對於白海豚的生態調查可以有更確實的方法。賴品瑀攝影。

漁業補償計算公式未定 業者擔憂難行

劉希平認為,雖然風機對白海豚會是干擾,但相較之下,流刺網才是致命,也許風場的設立讓流刺網無法進入,可能反對白海豚有較正面的影響。這樣的觀點,也呼應了此次審查中最大篇幅討論的漁業補償部分。

雖然行政院在去年11月定調,要求全面規劃離岸風機的漁業補償機制,但今次會議中,漁業署卻指責能源局一直不見實質溝通,「我們一無所知,怎麼提供協助?」

「球不是在民間手上。」福海公司董事長林鑫堉表示,由於政府至今沒有明確提出補償機制的計算方式,即便業者要自己提出也是沒有得到公正認證。劉希平認為,這等於政府躲在後面,讓業者直接面對漁民「在前面擋子彈」,恐怕淪為私下的討價還價,政府應該儘速提出公開的協商機制。環委李育明則認為,「這樣對業者不公平」,以此環評案為例,花一個小時在政府機關自己之間在討論漁業補償、此案要不要納入政策環評等問題,不樂見後續的審查重複遇到這樣的狀況,且這也不是在環評機制裡可以處理的。

林鑫堉更直言,雖然漁業署先提出公布一個補償機制,但由於當中並無仲裁的設計,因此據他所知,仍未有任何一案採行,而且他也擔憂與質疑這個機制未來是否可能行得通。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