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野外騷擾牠了 看《台灣蝶類誌》首卷盡閱鳳蝶科之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別在野外騷擾牠了 看《台灣蝶類誌》首卷盡閱鳳蝶科之美

2018年03月20日
本報2018年3月2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梁山伯與祝英台淒美的愛情故事,淚濕不少條手帕。根據古繪本,故事中羽化後的蝴蝶就是鳳蝶呢!鳳蝶由於美麗顯眼,全球為之著迷者眾,最受禮遇卻也形成捕捉壓力,幾乎盤據鱗翅目紅皮書與保育類名單。即使化身蝴蝶還是難躲人類覬覦的眼光,這大概是梁祝創作者始料未及!

最新出版的《台灣蝶類誌》鳳蝶科卷,記錄32種台灣原生鳳蝶。領導研究團隊的台師大生命科學專業學院教授徐堉峰表示,鳳蝶是所有科中種數最少,因為體型較大、斑紋美麗,幾乎是全球收藏家最想收藏的對象,相對增加捕捉壓力。尤其是「鳥翼蝶」因市場價格高,在保育上受到高度關注,全部入列紅皮書名單上。

《台灣蝴蝶誌》鳳蝶科卷書封。

台灣兩種裳鳳蝶科即屬於鳥翼蝶:珠光裳鳳蝶及黃裳鳳蝶,保育類名單榜上有名。另外寬尾鳳蝶、曙鳳蝶也是受保護對象。本文透過徐堉峰介紹,說明台灣最獨特的鳳蝶給讀者認識:

寬尾鳳蝶

提到鳳蝶,有「國蝶」之稱的寬尾鳳蝶Agehana maraho),美麗的形體很難不令人臣服其下;種小名「maraho」呈現其在泰雅文化中,有如「頭目」的崇高地位。因為棲地型態少,使得族群數量一直無法攀升,數量稀少更顯珍貴。

寬尾鳳蝶顧名思義,辨識關鍵在尾部。徐堉峰解釋,尾突不但寬大,所有蝴蝶的尾突只有一根翅脈,寬尾鳳蝶則為僅有的兩種(中國寬尾鳳蝶或台灣鳳尾鳳蝶)尾突由兩條翅脈貫穿,成了最顯眼的辨識特徵。

2015年由徐堉峰、台大實驗林管處助理研究員吳立偉與中山大學生科系教授顏聖紘團隊,發表於國際期刊的論文,證實台灣寬尾鳳蝶是祖先來自北美洲,經白令海地峽播遷到亞洲的後代。

寬尾鳳蝶補充生存所需水分和礦物質。呂晟智攝、林務局提供

曙鳳蝶

林務局羅東林管處出版的《桃色之夢》一書,引述1926年日本研究者鹿野忠雄初見曙鳳蝶Atrophaneura horishana)的印象:

當牠(曙鳳蝶)從綠林中以「桃色之夢」的身影飛出時,那真是台灣昆蟲景觀中絕對不能錯過的一幕。

「台灣真正在國際上聞名的是曙鳳蝶,迷人又是台灣特有種、保育類。」曙鳳蝶正是徐堉峰心目中國寶級的蝶種。腹面後翅下部具有西瓜花紋是顯著的特徵,這種斑紋其他地方沒有,深具童趣。曙鳳蝶數量不算少,但都在高海拔,分布集中於海拔2000公尺上下。種名horishana是埔里社的意思,也代表南投、中部高海拔地區的蝴蝶,梨山最常見。

「曙鳳蝶是寶貝,在亞熱帶、熱帶地區出現不怕冷的蝴蝶,這種特徵非常值得探討,是演化奇蹟。」在冬天海拔2000公尺處,一般在寒冷地區過冬的蝴蝶都要化蛹休眠。但曙鳳蝶卻繼續找葉子吃,即使是老葉子也吃。他曾目睹剛出生的幼蟲在雪地裡吃蛋殼,完全不怕冷,表示體內有抗寒機制,很值得研究。

曙鳳蝶訪冇骨消花。呂晟智攝、林務局提供

台灣鳳蝶

另一個台灣特有種、以台灣命名的則為台灣鳳蝶Papilio thaiwanus),外觀優雅、秀氣。1898年,從英國人Rothschild使用thaiwanus為種名註記牠的獨特性。這種拼法顯然已經過時,只是依據國際命名法,學名無法更改。很妙的是,當時台灣的拼法有很多種,他選了不常用的一種。

臺灣鳳蝶雌(徐堉峰)

台灣鳳蝶(雌)。徐堉峰攝。

台灣鳳蝶(雄)。黃行七攝。

黃鳳蝶

過去台灣從中部到南部、從低海拔到高海拔,隨處可見黃鳳蝶身影,1999年921大地震後,就未有紀錄。雖曾有過目擊記錄通報,但始終缺乏圖像佐證。

黃鳳蝶(Papilio machaon)在日本是常見的種類,台灣是分布的南界,更是特殊的亞種,如今生死未卜。徐堉峰說,921之前,還在彰師大教書時,經常走中橫穿到太魯閣野外調查,途經中橫中段,常常看到黃鳳蝶飛舞卻未特別採集,心想以後研究牠時再採集,沒想到921中橫路斷之後,再也找不到蹤跡。

「這本書的標本都盡量挑完整的,這個卻是殘破的,就是沒有好標本,只能用好久以前其他採集者抓到的。」這件事讓他耿耿於懷。

徐堉峰說,雖不能說黃鳳蝶已滅絕,畢竟以前最常目視黃鳳蝶之處的德基水庫,現在進不去;他認為,也許路斷、崩塌而人跡無法履及之處還有,只是無法更新黃鳳蝶現況,也無法證實是否野外滅絕。

不可不知的鳳蝶冷知識

當採集者在北埔遇見下翅外源出現兩個環狀的鳳蝶,就以hoppo為牠命名,雙環翠鳳蝶(Papilio hoppo)以北埔為名,印記著只有台灣才有的特有種,在國際上也很有名、具代表性,數量不多又漂亮。

原以為只存在菲律賓的珠光裳鳳蝶(Troides magellanus),在不同光線下呈顯不同的顏色,尤其是逆光觀察,更可見如珠寶般絢爛美麗的光彩。發表者特別以magellanus紀念死於菲律賓的大航海家麥哲倫,又有「麥哲倫鳥翼蝶(Magellan Birdwing)」之名;只是沒想到台灣蘭嶼也是原生地,這一來不但跌破專家眼鏡,珠光裳鳳蝶不再是菲律賓特有種,蘭嶼也因此與麥哲倫結緣。

不過達悟族對珠光裳鳳蝶可沒有好印象,過去將之視為惡靈,因為牠會為魔鬼傳信!目前是台灣已知體型最巨大的蝴蝶。

因為美麗,人類對鳳蝶科的特殊待遇不勝枚舉,但有件事可能很厲害。徐堉峰說,目前加拿大的鳳蝶研究專家,著手解開每一種鳳蝶全基因組密碼,要把基因序列搞清楚,而這種待遇只有鳳蝶科才有!

都市中常見 鳳蝶就在不遠處

鳳蝶科由於形體普遍較大,民眾觀察到的機會相對多,觀賞鳳蝶不須到野外,只要找對樹種,仔細觀察極有機會尋覓鳳蝶芳蹤。徐堉峰以台北市為例,市區最常見的是花鳳蝶,台北SOGO百貨都可以看得到。花鳳蝶又可稱為愛吃橘子的鳳蝶,以芸香科柑橘類植物為食,他曾在門口隨意長出的芸香科小樹上,看到花鳳蝶的幼蟲。

仁愛路中隔島一整排樟樹,觀察樟樹上的嫩芽,就有機會找到青鳳蝶的幼蟲!他說以前讀仁愛國中,門口就種樟科植物,等公車無聊時就從樹上抓青鳳蝶的幼蟲,塞到餐巾包回家養。現在樟樹長高了,不再像以前那麼容易觀察得到。

花鳳蝶和青鳳蝶在台北很常見,只是飛得快不容易察覺。只要有白玉蘭、含笑花的庭院,就會有青鳳蝶來下蛋,不妨留意木蘭青鳳蝶的蹤影。

台灣鳳蝶。呂晟智攝,林務局提供。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