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護樹破百小時 幸町百年老榕斷根工程暫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肉身護樹破百小時 幸町百年老榕斷根工程暫停 

2018年07月1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北市杭州南路上的老榕樹「幸町百年伯公」,由於北市公辦都更建案開發而面臨移植,上週五建商要展開斷根工程時,護樹人士潘翰疆等人上樹以肉身阻止工程。持續至週二(17日)上午,潘翰疆目前已在樹上超過100小時。

週一市議員李慶元出面協調後,文化局承諾將重新舉辦現勘,並調查接受移植地點的現況,在此之前斷根工程將中止。護樹團體收下此初步勝利的同時,也持續號召社會關注,並計畫近日在樹下辦活動。

DSC05379

為阻止斷根作業,護樹人士坐樹行動已經超過100小時。賴品瑀攝。

圍籬施作爆衝突 引議員關切 目前暫緩斷根

16日下午,建商為了展開斷根工程,而在老樹周邊圍起圍籬,一度將潘翰疆等數位志工限制在圍籬中,並清除護樹團體的物品,引發雙方衝突。當時護樹團體主張施工者沒有提出公文,是違法行為,但雙方的僵持直到李慶元團隊介入協調後,傍晚才得到北市建管處確認違法,並要求拆除,因此17日上午正隆已經開始拆除圍籬。

老樹位在北市杭州南路、濟南路交界處,由於正隆企業將進行公辦都更建案而將移植。正隆的樹木移植計畫在2012年就已經獲北市樹保委員會通過,不過今年才走完都更相關程序,近期陸續展開移植的修剪與斷根程序。

護樹團體爭取 變更設計 留下老樹

護樹團體認為,這棵樹應該現地保存,不該輕言移植;而現在已經7月,並不是適合斷根的季節,也不符合業者提出的移植計畫期程,應該在5、6月進行斷根。

聲援護樹行動的建築師劉世偉認為,老榕樹的現地保存當然100%可行,在變更設計後,建案的容積率應不受影響,而建蔽率可能有些影響,但是在基於連接對面的台大社科院舊址的綠帶,在公益性與建案的生活品質上都有幫助。近期在羅斯福路、徐州路上也都已有前例,選擇改變設計,讓老樹與新建物共存。正隆的建案有800坪,絕對有空間藉著調整設計,把樹留下來。

潘翰疆指出,移植計畫就是寫說5到6月進行斷根,現在已經7月,這次要斷根明顯就是違法了。雖然北市文化局曾緩頰5到10月都可以,但潘翰疆強調,7月盛夏的蒸散作用不利斷根樹木存活,且移植計畫是樹委會審核通過的,文化局無權改變計畫。而且從施工單位預畫的紅線來看,斷根的範圍沿著地面上樹根畫,明顯是太少了。

DSC05382

護樹團體主張,這棵老樹應該原地保留,建案應該為老樹變更設計。賴品瑀攝。

潘翰聲指出,這棵老樹計畫移植到自來水博物館,但是他們到現場看過,當地已經沒有空間容納該樹,且其他移植樹木也呈現疑似已經死亡的現象,都讓他們擔心老樹移植後的存活機會。至於由於該樹過去與老屋共生,目前樹身上有水管、木材等,潘翰聲認為,要因為這樣說棲地不佳就要移植不合理,應該做的是好好整理,老樹都能存活百年了,為何要這樣就移走。他們初步打算近日舉辦活動,號召市民前來讓老樹的棲地更好。

市府:將確保符合程序 把關做好移植

潘翰聲強調,該樹已經百歲,按2015年修訂後的森林法,它已經有資格取得國定老樹的身份,北市府應該考量這點,況且,這塊地有65%屬於成功高中校舍用地,市府就是最大地主,更應該積極處理此爭議。

17日下午,李慶元在市議會中質詢此案,市長柯文哲與文化局局長鍾永豐回應,將要求移植的過程符合相關規定,以確保老樹移植後的存活。先前文化局承諾將重新舉辦現勘,並調查接受移植地點的現況,目前現勘的時間尚未確定,李慶元辦公室表示,未來會繼續監督建商以公開透明的程序做好移植。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