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C在非洲熱帶雨林推動遇挫 永續林業認證要求更高透明度 | 生物多樣性專欄 - 愛知目標

【愛知目標】FSC在非洲熱帶雨林推動遇挫 永續林業認證要求更高透明度

2018年08月14日
文:邱祈榮(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 副教授)

當前國際上對於生物多樣性保育主流工作就是落實《生物多樣性公約》,其中具體工作目標是推動「愛知目標」。「愛知目標」包括五項策略目標、20項子目標,其中策略目標A、策略目標B與策略目標D都對應到子目標7:到2020年,農業、水產養殖及林業覆蓋的區域都實現永續管理,確保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由此可見,若能落實子目標7讓相關產業實現永續管理,不但可落實生物多樣性主流化,並可創造更高的惠益。

在林業部門,針對達成愛知目標子目標7的努力方向,反映在積極推動森林認證,落實林業永續管理。在此風潮之下,各國的林業經營以推動國際森林認證系統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為主要的方法之一。

FSC由非政府組織、木材貿易、加工及消費者組織等團體所組成。根據其1996年訂定的永續森林經營之認證原則,包括遵從當地國法律和FSC準則、尊重原住民使用土地的權利、維護社區關係和地方經濟福祉、森林多元化產出、保護生物多樣性和森林生態機能、擁有長期經營目標和適當的監控、保護良好的原始林和特殊文化區,以及遵從造林準則等。目前全球通過認證的森林面積超過2億公頃。

在非洲剛果河,雖然也應用FSC制度來規範伐木作業的實施,但由於當地政府存在嚴重貪腐情形、影響治理能力,FSC制度對於該地區具有高保育價值的森林資源欠缺執行規範,也缺乏在高風險區域執行驗證的有效策略等因素,讓該地區FSC認證落實程度被認為是存有瑕疵的。

全球第二大熱帶雨林執行FSC 綠色和平提警訊

剛果河是非洲中西部最長的河流,全長約4,640公里,名列非洲第二位,僅次於尼羅河,是世界上第九長的河流。剛果河流域面積達401萬平方公里,所孕育的剛果雨林是僅次於亞馬遜雨林的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區域,面積為200萬平方公里,占非洲熱帶雨林總面積的70%、全世界熱帶雨林總面積的25%,生物資源非常豐富。

剛果雨林及河流空拍圖。圖片來源:MONUSCO Photos((CC BY-SA 2.0))
剛果雨林是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區域,生物資源非常豐富,卻也面臨嚴重的毀林及非法木材猖獗的問題。圖片來源:MONUSCO Photos(CC BY-SA 2.0)

近年來,由於世界原始木材的需求,促使流域內的國家如贊比亞、剛果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非、喀麥隆、加彭、坦桑尼亞等,都面臨嚴重的毀林及非法木材猖獗的問題。尤其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從2014-2017年平均每年森林減少面積達100萬公頃以上,對於該地區完整熱帶雨林的保存帶來極大危機。

綠色和平組織在2011年,就針對剛果盆地地區FSC驗證結果提出警訊,在一篇名為「FSC在剛果盆地的危機」(Crisis for FSC in the Congo Basin?)的報告中,質疑FSC不應在極具挑戰性或「高風險」地區如剛果盆地區域,繼續允許進行大規模且有爭議的伐木作業之核證工作。

綠色和平認為,這些地區尚未建立可信的FSC認證基本先決條件,包括強有力的區域和國家標準(且這些標準獲得廣泛的共識支持)、制定森林治理最低應達標準、利益關係人充分參與、土地使用計畫,以及對高保育價值森林的認定基準,以確保能保護下大面積且完整的森林區域。由於FSC未能就如何保護高保育價值森林提供指導,特別是最具保育價值的森林,而將其命運留給驗證機構和伐木公司來決定,於是在剛果盆地形成驗證機構與驗證中的伐木公司分割破壞、並威脅到大面積完整的森林區域。

這結果完全不符合FSC的原則9:「維護或加強高保育價值森林」。從2011年簽核給法國SODEFOR和剛果CIB兩家公司的FSC證書案例,都可以發現這種情形。綠色和平組織認為,若考慮到分割具有高保護價值的完整森林區域的理由,這兩家公司都不應該受到FSC的認證。

另外綠色和平組織也在2014年針對加拿大執行FSC驗證過程的缺失提出報告,在一片面積520萬公頃的森林中,FSC認證過程應對完整森林地景、物種瀕危風險及原住民權益等方面的保障做出更多的努力,但FSC卻草率通過驗證並核發證書。後來,FSC在察覺一些不恰當的作為時,最終撤消該公司的證書。

綠色和平:森林面臨多重威脅單靠認證不足以保護

過去幾年來,綠色和平組織一直針對FSC執行過程中透明度不足與稽核管控方面提出質疑,但未受到FSC相關單位的重視與改善;因此最後決定發表聲明、退出FSC會員,並要求提高FSC稽核透明度,讓外界能夠監督與查證。

2018年3月26日,綠色和平組織全球森林運動負責人馬特・達蓋特(Matt Daggett)對於合作長達25年的FSC發表聲明表示:「綠色和平國際將終止其FSC成員資格,也不再參與任何其他木材認證制度。」

他進一步指出,「若在有效施行FSC制度的情況下,確實可以保護人民權利和改善森林經營,但我們不再相信單靠FSC能夠持續保證提供足夠的保護,尤其是當森林面臨多重威脅時。FSC在不同地區的落實程度並不一致,特別是在政府治理能力薄弱的地區。在政府治理能力較強的地區運作的綠色和平組織分會,是被允許維持FSC會員資格的,以便他們能夠在國家層級下推動更具效益的監督工作」。

「透明度是有效執行、認證制度、政府和公司的基礎。作為在2018年被視為可信任的認證制度,應該要公布認證範圍及相關評估報告,以便外部能夠進行監督與查證。因此,我們呼籲FSC和所有認證制度應該儘速採取措施,提高認證透明度。」

「我們認為木材認證在拯救森林的困境上,是一個有助益、但不足的工具,因此,我們總是要求林業公司應該要超越FSC的規範要求,我們鼓勵公司首先應減少使用原始纖維,並應盡可能使用回收和負責任的替代纖維。即使必須使用原始木纖維時,我們仍然鼓勵使用100% FSC認證產品並配合盡職調查。」

不僅滿於獲得驗證 更要以超越規範要求為目標

針對綠色和平組織的聲明,FSC隨即發表回應,除重點闡述FSC理念外,並強調目前FSC做法是沒問題的,未來在驗證品質管理上將有更積極的作為,也應該提高認證的透明度。

從2015年起,台灣已陸續有正昌、永在、利得、林試所及布農部落-愛農事業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或單位通過FSC的驗證,驗證面積達1,677公頃,為台灣林業永續經營管理踏出第一步。但至2018年7月時,台灣通過FSC驗證家數減為四家,驗證面積減為1,458公頃,進一步仔細檢視FSC在台灣的推動歷程,不論是有些單位可能為驗證而驗證,抑或是在驗證通過後,感受不到政府積極輔導作為,因而中止年度稽核、退出FSC,這些情形都不利FSC在台灣的健全推展,值得我們深思與警惕。

筆者認為,通過驗證拿到證書代表一種決心:決心要遵守相關FSC規範落實執行,並以此規範為最低標準,應以超越規範要求為努力目標。因此對於每次FSC驗證稽核應該抱持兢兢業業態度,以精進經營管理為出發,不為驗證而驗證,方能落實森林驗證的真正意義,也才是落實愛知目標的真諦。

愛知目標7

到2020年,農業、水產養殖及林業覆蓋的區域都實現永續管理,確保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