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植食性野生動物是否有助於因應氣候變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引入植食性野生動物是否有助於因應氣候變遷?

2018年11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一系列新的研究指出,將大型動物如獅子、象龜和驢子引入至原棲地。這樣的保育策略,能有助於使生態系恢復到人類干擾之前的狀態。

皇家學會10月發布的特刊,共收錄16篇論文探討「引入植食性野生動物」如何幫助因應氣候變遷影響,以及暖化如何影響引入野生動物的成效。

大象。(來源:Harvey Barrison)

大象等野生草食動物的甲烷足跡比牛隻小得多。圖片來源:Harvey Barrison

大象可以緩解暖化嗎?

其中一篇發表在皇家學會哲學匯刊B的論文著眼於如何利用「營養階層復育」(trophic rewilding)來降低溫室氣體排放。

「營養階層復育」是指,在野生動物食物網的基礎上,恢復某個營養階層的族群;相對於「更新世復育」(Pleistocene rewilding),後者是指將生態系功能恢復成更新世時期的生態基線。

該研究指出,重新引入大型植食性動物,如大象、樹懶和貘,可以幫助各國減少碳排放,怎麼說呢?

大型植食性動物曾經遍布地球上所有宜居的大陸。然而,數百年的集約化畜牧業導致植食系野生動物急劇減少、牛隻等牲畜大量增加。如今,地球上已經約有15億頭乳牛。因為乳牛是「反芻動物」,胃能夠消化堅韌和纖維狀物質,消化過程排出大量甲烷。這導致甲烷排放量急劇上升,以每百年來看,甲烷所引發的的溫室效比二氧化碳強34倍。

其他植食性野生動物的甲烷足跡可能小得多。許多大型植食性動物,包括犀牛、大象和駱駝,都是「後腸發酵」動物 ,牠們的胃構造簡單,食物在大腸中發酵。

主要作者、瑞典農業科學大學的大型動物研究員Joris Cromsigt教授說,「後腸發酵」產生的甲烷量要少得多。

2017年的研究估算,在過去的1000年間,非洲地區乳牛取代野生動物的情形導致甲烷排放量從每年340萬噸增加到每年890萬噸,足足是兩倍多。

Cromsigt說,引入大型植食性動物也可以增加森林的碳儲存量。因為大型植食性動物能為高大的果樹長距離傳播種子。事實上,研究顯示,南美洲的許多大型樹種可能已經演化出巨大的果實,以吸引現已滅絕的大型植食性動物,如大地懶。

在環境中缺少大型植食性動物的住況之下,高度最高、最容易木質化的樹木,也就是儲存最多碳的生物,數量已經在下降。此外研究也顯示,植食性動物消失,如美洲貘、非洲森林象和亞洲象,可能導致全球熱帶森林碳儲存量減少2%至12%。

「Hluhluwe iMfolozi」國家公園的白犀牛。Clive Reid(CC BY-NC-ND 2.0)

「Hluhluwe iMfolozi」國家公園重新引入白犀牛。圖片來源:Clive Reid(CC BY-NC-ND 2.0)

保育工作所費不貲

然而,目前世界上許多大型植食性動物都處於極度瀕危狀態,面臨盜獵、棲地流失、以及與人類生活衝突等威脅。10月發布的研究顯示,人類已導致超過300種哺乳動物滅絕,破壞了數百萬年來的演化成果。

Cromsigt說,建立商業模式可能是鼓勵人們保護和復育野生動物族群的一種方法。

他提供了一個南非的例子;1991年南非立法讓人們擁有其土地上的野生動植物的所有權。新法使野生動物打獵場大幅增加,作為遊客從事打獵活動的場域,使南非的野生動物總數從1960年代約50萬上升到2010年接近1800萬。

Cromsigt建議,如果人們從吃養殖牛肉改吃野生動物,可以激勵畜牧業者從保護牛隻改成保護野生動物。然而他也承認,這需要「徹底的文化轉變」。

另一個資金來源是透過巴黎協定提供的緩解氣候融資。這筆錢大量投資於植樹計劃,但投資野生動物也有助於增加樹木的數量。

白犀牛與野火

根據這期皇家學會特刊,引入植食性野生動物除了解決氣候變遷的根本原因外,還可以幫助人類和生態系調適部分氣候變遷的影響。

氣候變遷可能使部分地區的野火更加嚴重,主要是因為氣候暖化導致夏季氣溫升高,而且部分地區同時夏季降雨量減少,乾熱環境使火勢迅速蔓延。

根據特刊中的第二篇論文,某些大型植食性動物可能能抑制野火蔓延。其中一個原因是大型植食性動物會取食枯枝落葉和植被等野火燃料。再者,植食性動物吃某些植物,留下其他植物,會影響森林中植物的組成。「這可能讓低可燃性和高可燃性區域錯落散佈,阻礙火災的蔓延,」作者說。

第三,有些動物會留下小徑或挖洞,改變了森林地景。這些活動形成裸露的土地,也有防火的功能。

研究人員說,有證據顯示,在世界某些地區,大型植食性動物的引入似乎影響了野火強度。

例如,稍早有研究發現,將白犀牛引入南非的Hluhluwe iMfolozi國家公園會影響野火的嚴重性。白犀牛被認為是高效的滅火器,因為牠們吃長得較高的草,避免火勢從長草地蔓延到樹上。

在一項實驗中,研究人員移除了國家公園部分區域的白犀牛,測量有犀牛和無犀牛區域中,草生地高度和火勢大小的變化。

結果發現,在Hluhluwe地區,移除犀牛的區域野火面積平均暴增50倍,從10公頃增加到500公頃。在iMfoloz地區,移除犀牛導致火災面積增加四倍(作者說,這樣的差異可能是因為在Hluhluwe地區,有其他食草動物也會吃長得較高的草)。

「Ile aux Aigrettes」島上的亞達伯拉象龜。tatogra(CC BY-SA 2.0)

「Ile aux Aigrettes」島上重新引入亞達伯拉象龜。圖片來源:tatogra(CC BY-SA 2.0)

暖化影響野化效果

一篇評論中,兩位蘇黎世大學科學家認為,氣候變遷可能會影響印度洋島嶼上象龜引入計畫的成效。

世界各地的島嶼上曾廣泛棲息許多不同種類的象龜,包括模里西斯、加拉巴哥群島和加那利群島。然而,人類到達這些島嶼後,許多象龜被捕至滅絕。

學界相信象龜的消失對島嶼產生了負面影響,包括讓淡水濕地變成泥沼地。這是因為,象龜跟其他大型植食性動物一樣,是長距離種子傳播者。

為了因應這些變化,2000年模里西斯外海Ile aux Aigrettes島上展開了一場引入計畫,要引入數十隻亞達伯拉象龜到這座面積25公頃的島上。

亞達伯拉象龜是已滅絕的模里西斯象龜的近緣物種。研究顯示,引入帶給島嶼不少好處,包括使瀕臨滅絕的黑檀樹的數量增加,因為黑檀樹依靠動物傳播種子。

然而研究人員表示,氣候變遷可能會影響未來陸龜引入的成效。因為陸龜是外溫動物 ,隨外部環境調節體溫,就連微幅的升溫也可能威脅牠們生存。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