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龍崎掩埋場 創造11萬票奇蹟的歐吉桑──陳永和「光榮落選」專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反龍崎掩埋場 創造11萬票奇蹟的歐吉桑──陳永和「光榮落選」專訪

2018年12月12日
文:林吉洋

2018地方選舉落幕,為反對掩埋場開發案,守護故鄉龍崎牛埔里而參選台南市長,有著「地表最強里長」美譽的牛埔里前里長陳永和,豪奪117,179票,位居七位候選人當中第三名,漂亮地打完一場艱困的選戰。

陳永和競選政見
陳永和公報政見。轉載自陳永和臉書

陳永和生於牛埔里,在外地經營螺帽工廠有成,為了反對歐欣公司在家鄉月世界地景上設置事業廢棄物掩埋場,2014年回鄉參選里長,2018年再披戰袍,從7月19日宣布參選市長,選舉公報政見欄上寫著手寫字體「還政於民,打造公民城市」。最後得票率12.12%,勝過虧雞福來爹林義豐、前市長蘇煥智與前立委許忠信。這項跌破眾人眼鏡的結果是怎麼來的?除了陳永和獨特的個人魅力,他的選舉歷程也值得細細探討。

經過聯繫後,筆者前往陳永和開在仁德的廠房拜訪他,他開頭第一句話就是問「為什麼要來找我?」他說,如果是只是為了選舉,那他可能沒什麼興趣,如果是認同他反對掩埋場的運動,那他很願意談談。

「選後依然很忙,忙到沒有時間謝票,對支持者很抱歉」

「選後依然很忙,忙到沒有時間謝票,對支持者很抱歉。」陳永和自謙地說著。選後的生活,除了忙著謝票,也忙著上節目、接受專訪;他從沒忘過這次參選的目的,還要繼續為故鄉龍崎牛埔里的土地發聲!

陳永和心裡覺得對不起這11萬餘選民的支持,但是為了反對掩埋場的運動,他必須趕緊利用這一段時間媒體支持熱度,持續壯大反對掩埋場運動的氣勢。

以下為訪談全文:


Q:你的參選過程,一路從蘇煥智批評到賴清德,你卻又是民進黨長期支持者,這是一種「賭爛」的情緒?這股氣憤從何而來?

首先聲明,這不是我個人的kimochi(気持ち,心情),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國家推行的政策不對,月世界這麼美的一塊土地,是渾然天成的景觀公園,不想辦法推行觀光,反而要開設廢棄物掩埋場,這是什麼道理?

這個是道德問題,是責任問題,是國土環境整體利用的問題,國家層次出了問題。

我過去長期支持、一點一滴捐款給民進黨,就是希望有一個顧台灣顧土地的政黨,結果民進黨反而這樣殘忍對待我的故鄉,面對這種背叛,我不能忍受。

參選就是要單挑賴清德一路對龍崎開發案的態度,我要直球對決,基本上黃偉哲也是聽賴清德的話。某一部分也是因為蘇煥智,蘇煥智現在說反對掩埋場,那他當了九年的縣長在幹什麼?自開發案開始,那水土保持工程的執照是誰發的?上面清清楚楚寫的是蘇煥智,他推說這個層級不到他,他並不知情。

政治人物習慣選前來拜託,選後推託,這種辜負支持者的期待,這股氣讓我必須站出來。

今年的3/14在民進黨黨部前抗爭遭逮捕,促使長年支持綠營的陳永和決心參選。_陳永和授權使用

今年3月14日在民進黨黨部前抗爭遭逮捕,促使長年支持綠營的陳永和決心參選。陳永和提供。

Q:你有沒有想過,投給你的11萬票是從哪裡來?

這11萬票哪裡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一定有賭爛藍綠的人,透過臉書看到我,認同我的理念,可能這些賭爛票、年輕人看到我這樣一個人,看到還有一股清流,認真的帶著整家人出來選。

雖然我不知道票從哪裡來?但是有沒有認真選我自己知道,我把我自己跟我全家人的心意呈現出來,每天這樣載著老婆孩子從早跑到晚。我那時候想,如果選民不買單,繼續鴕鳥心態,我盡了責任,只能接受結果。

唯一有一次,我忘記開到哪裡,回頭一看太太跟女兒都累到睡著,我才忍不住默默握著方向盤流淚,覺得說我怎麼會這樣?為了這場選舉讓太太跟女兒跟著吃苦。這是我覺得對不起她們的地方。


競選市長期間,陳永和與妻女跑遍台南。轉載自陳永和臉書

Q:你說參選的350萬經費,是拿女兒的嫁妝出來,這是真的嗎?這個故事很動人,在網路上傳播得很快,你在網路傳播策略上有高人指導嗎?

當然是真的,我是拿自己的錢出來選,這些錢都是一點一滴存起來的老本,還有老婆的買菜錢,女兒的嫁妝,我們夫婦一共解除四筆定存。

臉書一開始都是我自己在發,但是後來不行,選舉太忙了,所以請我女兒幫忙回一下留言,但是大部分還是我自己在經營。

參選我沒有動用到公司的一毛錢,這個很清楚,公司是所有員工共同擁有的事業,不是我一個人的。我就是一個人參選,跟我的公司毫無關聯,不可能讓我的公司跟員工涉入風險。

Q:你跟另外一位候選人網紅阿北林義豐都是素人參政,一開始在網路上他也是創造出超高人氣,但是為何後來你的整體氣勢可以超過他?

我跟另一位網紅參選人不一樣,雖然兩個人都自稱是CEO,我是真正做工的人,我是藍領出身,做黑手出身。

我一路的訴求就是兩個「祖先的土地要珍惜、惡質的選舉文化我們把它丟掉」。我也沒有花錢做看板,也沒有文宣。僅有的文宣都是支持者自發幫忙做的,說沒有文宣不行。我就是利用350萬,上媒體、電台接受採訪,然後就是臉書

龍崎月世界與陳永和

陳永和與龍崎月世界。轉載自臉書大頭貼。

「我有一個核心的部分,我七年來一直在反對掩埋場運動。」

Q:一般我們都會很擔心環境抗爭的自救會跳入政治參選,很擔心選舉會裂解掉運動的向心力,影響到原本的外部支持,而且可能一但敗選,可能連原本自救會的氣勢也會輸掉。你是怎麼看待這一層考量?

這一次選舉,我是光榮的敗選。例如我們鄰近的馬頭山自救會也有高淑慧出來參選市議員,最後是高票落選(高淑慧得票數5634),但議題還是在旗山內門這一塊地方。

我的想法不同,我是希望既然要參選,就要跨過議員(越級)挑戰市長,讓大家知道,台南有個里長出來參選直轄市長,不這麼做,沒有辦法突破這個環保抗爭議題的地方侷限。

我跟競選市議員的許又仁、競選里長的陳泰祥,合組了這個「南關線」三劍客,我們相互拉抬,從這個關廟步行到市政府16.2公里,宣示我們這一路要守護鄉土的決心。訴求台灣人要覺醒,人民要自己清醒起來,希望我們的付出可以打動人心。所以我願意來打這個前鋒,我來參選市長,我參選市長是不把輸贏放在眼裡,讓大家看到這是一個奉獻,我把太太跟女兒都牽出來,讓大家看到我的態度是認真的。

我們要透過打議題,我來扮演母雞帶小雞衝上去,所以我們現在沒辦法謝票,我現在要趁這一股繼續宣傳反對掩埋場,有人在唸啊罵啊,我沒有辦法。

選舉光是靠我們自己的同溫層不夠,還是要想辦法一直變化,每天都PO不一樣的東西,突破同溫層,要一層一層提升,光是同溫層裡面不夠,要持續把柴火往裡面丟進去燒,讓這個溫度可以突破上去(手往上畫)。

我有一個核心的部分,就是七年來我一直在打這個廢棄物掩埋場的議題,爭取我們牛埔里的未來。我也沒設想這樣參選有沒有效果,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能知道,我自己有沒有努力。

我認為工業區應該要自己留一塊土地來處理廢棄物,看是要活化舊掩埋場還是怎麼樣。如果工業區沒辦法處理廢棄物,更不應該來到我們這鄉下踐踏農村。

實際上我認為掩埋場開發議題根本就是假議題,真正的議題還是在利益,在掩埋場開發案的背後,那些複雜的政商關係運作。

台灣從選舉文化敗壞,所以政治風氣沉淪,社會價值也亂糟糟,因此環境保護才會出問題。那我現在是從尾巴(環境)跳到最前面(選舉)來撥亂導正,不要看我們雖然是小草根,但是我們也可以震撼全局。


陳永和對家鄉地景如數家珍,是帶領訪客認識龍珍貴地景的不二人選。資料照片,陳宣竹攝

「我相信人如果無私,那麼命運也會跳下來幫忙」

Q:你的競選裡面,有沒有發展組織,動員支持者?所謂的陸地戰的策略?

我的選舉過程是跳脫舊思維的選戰,我沒有印製文宣,也沒有組織系統,也沒有造勢晚會。那些想著看板、文宣、造勢活動、吃米粉湯、拿紀念禮品的人,他們不會投給我。

我的競選經費350萬,只有四台宣傳車,一台我自己開,我就是載著太太跟女兒到處跑,一邊開車宣傳,一邊就當成是全家出遊,到處去拜票。

宣傳車的錄音是我女兒自己錄的:「溫爸爸係陳永和,投乎五號陳永和,乎哩永遠攏ㄟ合(划算)」這樣洗腦式的錄音,一直放送下去。

我的支持者是那些對藍綠政黨不滿的人,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人,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到這些人。透過臉書網路宣傳,很多孫子會回家跟阿公阿媽講,幫我拉票。

我相信人如果無私,命運是會幫忙的,我競選主題就是龍崎,當然戰術會一直變,持續的創造議題,但是這個主題不會變,一路圍繞著主題爬升。

陳永和的女兒陳映樺說選前根本不知道票在哪裡?選後才鬆一口氣,原來還有那麼多人會聽見他們的聲音!

陳永和的女兒陳映樺說選前根本不知道票在哪裡?選後才鬆一口氣,原來還有那麼多人會聽見他們的聲音。林吉洋攝。

「在這場選舉中,我們找到了一個可以感動彼此的能力」

Q:你覺得你的人格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到這些支持者?

我覺得還是個性使然,我的個性裡面理性帶有著個性,我討論事情的時候是理性,但是一旦做事情要有個性。該防守的時候,我打死不退,我一點一滴都不退讓。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為我擔心,都在罵我「你安捏選哪裡有票?」。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方式選,因為我哪有時間去組織一群人來弄競選總部,光是吵架就吵不完。

我連文宣都不印,因為我如果花錢印文宣,大家都不會盡心發。要幫忙發文宣的人,就自己去印文宣,因為你自己花錢印的才會自己盡心來發。後來就要很多人說要幫忙我,要當志工,我就說你要幫忙我就去幫我宣傳拉票,這樣一圈一圈,各自去發展自己的運作,我就透過網路跟line跟我聯繫。

這裡面有很多支持者我不認識,但是我要感謝他們自發的為我宣傳拉票,我覺得這一場選舉裡面,我們找到了一些能感動彼此的能力。這個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一股力量。

陳永和外表看似憨憨木訥,其實藏著一顆堅韌的心,經營多年的經驗讓他思路敏捷,而守護故鄉土地的這份誠意,讓他在這場選戰找到感動人心的方式。

陳永和外表看似憨憨木訥,其實藏著一顆堅韌的心,經營多年的經驗讓他思路敏捷,而守護故鄉土地的這份誠意,讓他在這場選戰找到感動人心的方式。林吉洋攝。

陳永和里長的熱血事蹟打動不少網友,不少論壇都自發為陳永和拉票造勢_圖片擷取自PTT

陳永和里長的熱血事蹟打動不少網友,不少論壇都自發為陳永和拉票造勢。圖片擷取自PTT。


從這一段訪談過程,可以感受到看似聳聳的、木訥敦厚的陳永和里長,他從義憤參選,透過網路運作的高人氣與辛勤的走訪台南37區,最終獲得11萬餘票光榮敗選的心路歷程。

陳永和參選挑戰市長,除了是創造話題性之外,也是把選戰的張力拉到最大,藉此將龍崎牛埔里反對掩埋場開發案的曝光度提升到全國層次,這個部分在南部是突破過去的慣例,創造了罕見的媒體效應。

從南台灣的綠色執政20年來看,陳永和作為長期的綠營支持者,為了保衛家鄉,最後訴諸選舉向執政的綠營首長表達沉痛的抗議,更使得陳永和的參選多了幾分警惕南方綠油油政治土壤的意味。

強大的民意支持,不僅使下一任台南市長黃偉哲重新思考龍崎開發案的去留,同時也讓關注南台灣政治與環境議題人士,對於阻擋開發案看到一線希望,不過未來反對陣營如何運用這股的民意支持,選後仍有待觀察。

陳永和雖然敗選,但是他創造的光榮紀錄,使得反對掩埋場的聲音成為新任市長黃偉哲不可忽視的一股民意。

龍崎月世界。資料照片,陳宣竹攝。

龍崎月世界。資料照片,陳宣竹攝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