躉購費率定案 離岸風電四大外商 審慎評估下一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躉購費率定案 離岸風電四大外商 審慎評估下一步

2019年01月31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昨(30)日經濟部公布2019年躉購費率,拍板定案離岸風電每度5.5元,不如預期的5.8元,但是滿發時數限制從3600小時提高到4200小時,並恢復階梯費率後,四大外商均謹慎回應,表示將進行財務評估和供應鏈合約調整。

沃旭能源表示會盡力讓投資具可行性,至於之前暫停的供應鏈會持續溝通,雙方共同找出解決方法。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則表示,不會撤資,不會縮編,但最終投資決定要等年底融資到位才能確定。海龍離岸風電回應正審慎評估中,但初步看來可繼續計畫。達德能源(WPD)表示還需進行財務分析,但信心已經提升不少。

2019躉購費率 折衷式回應三訴求 

去年11月底經濟部預告2019年度躉購費率,離岸風電每度5.1元,並限制滿發時數3600小時(意即年售電量每瓩3600度),取消階梯式費率(前十年躉購費率較高、後十年費率較低),被離岸風電商批政策「急轉彎」。

業者隨即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無法接受」。丹麥商沃旭能源更直接發函要求已動工合約停止執行。業者的訴求有三:維持去年的費率5.8元、解除年售電量限制、恢復階梯式費率。理由是當初經濟部以每度6元的價格號召開發商來台、每瓩3600度限制將導致技術好的業者多發電反而賠、階梯式費率有助於銀行融資進場。

昨公告躉購費率的結果,一是費率調降至5.516元,但比預告的5.1元高。二是年售電量提高到每瓩4200度,但超過4200度的部分依躉購費率打75折,超過4500小時的部分打五折。三是恢復階梯式費率,但前十年與後十年的費率比從7:3降至6:4。

offshore

沃旭:不利距離遠的風場 會再與本地供應商溝通

丹麥商沃旭能源的風場位在彰化外海,共1820MW併網容量。對於這項公告,沃旭今(31)早由總部發出正式新聞稿回應。

沃旭能源全球離岸風電事業執行長紐柏特(Martin Neubert)表示,滿發小時的限制導致無法最有效的營運離岸風場,有實質負面影響。尤其沃旭的大彰化東南及西南風場都是離岸較遠的風場,這項新規定相當不利。

但紐柏特也表示,會繼續與本地供應商夥伴密切溝通,尋求方法降低總購電量上限和躉購費率調降之負面衝擊,盡力讓沃旭風場具投資可行性。沃旭能源也表示,在未來幾週內,會與政府及本地夥伴合作取得籌設許可、完成在地產業關聯性計畫、及簽署購售電合約等。

針對日前沃旭發函給在台供應鏈,要求已動工的合約停止執行,未動工的合約重新議價,沃旭能源接受本報訪問時回應,這部分的溝通仍在持續進行中,會與供應商討論有沒有調整空間、共同找出解決的辦法。

CIP:不會撤資 年底前做最後投資決定

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 握有「彰芳」552MW、「西島」48MW的併網容量。CIP台灣區計畫總監許乃文指出,會從現在開始進行正式的全面評估, CIP不會縮編、不會撤資,評估會一路到融資到位為止。

許乃文表示,對於躉購費率不能說滿意。但CIP是唯一肩負2021年、2023年、2024年國產化的開發商,也是國產化比重最高的公司,這項任務非常有挑戰性。

許乃文說,現在起要開始評估已採購、即將採購的成本,試圖讓成本符合新的躉購費率。希望今年底前融資到位、也就是最後投資決定的時候。

海龍:初步評估可繼續計畫  但實質壓縮了學習空間

海龍離岸風力發電由加拿大北陸電力(Northland Power )與新加坡玉山能源合資成立,遴選拿下海龍二號(2A)300MW開發資格。經由競標取得海龍二號風場剩餘風場(2B)的232MW、及海龍三號的512MW,總計拿下1044MW。

針對最新公布的躉購費率,海龍離岸風電計畫總監暨玉山能源董事長陳聰華表示,海龍計畫項目中僅海龍2A的300MW容量適用躉購費率,這部分卻須要負擔最多項目的產業在地化義務。雖然希望繼續執行計畫,但需要審慎嚴謹的評估。

北陸電力執行長Mike Crawley表示,「初步看來2019年的躉購費率價格可能讓我們與合作夥伴─玉山能源,繼續發展海龍離岸風電計畫,但此費率已實質壓縮了我們和台灣產業鏈未來推展離岸風電產業時的學習摸索空間。」

WPD:重新進行財務分析   對政策穩定恢復信心

德商達德能源(WPD)擁有「允能」708MW、「麗威」350MW兩個風場開發權。WPD董事長王雲怡昨天在躉購費率公布後表示,雖然費率比預告的5.1元來的好,但跟去年(5.8元)相比還是降低不少。需要再進行財務模型分析,把所有成本、躉購電價、預測可發電量放進去計算,看有沒有辦法說服銀行貸款。

王雲怡表示,每個風場條件不同,以WPD而言,用5.1元進行財務評估的結果可行性相對低,對於正式公告的費率信心增加很多。她也說明,階梯式費率跟年售電量的調整,有助恢復業者對政策穩定度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