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獨家曝光南安小熊野放地點 徐國勇、陳雅琳道歉 林務局發三點聲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搶獨家曝光南安小熊野放地點 徐國勇、陳雅琳道歉 林務局發三點聲明

2019年05月03日
整理:彭瑞祥(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南安小黑熊「妹仔」4月30日在社會高度關注下野放,野放團隊包括林務局、台灣黑熊保育協會、玉山國家公園、台北市立動物園等,均以黑熊福祉為考量,過程保持最低度干擾、野放後儘可能不跟人類接觸等原則,並與各家媒體約定不跟拍、不公布野放地點,也獲得媒體共識。但昨(2)日壹電視卻發出獨家新聞,呈現主播隨隊登上空勤總隊專機、以及近距離拍攝小黑熊的畫面,並於報導中洩漏野放地點。報導播出後,隨即引發保育團體和網路輿論痛批。

目前相關機構均已發出聲明,新聞也已下架。但為何有此違背保育共識的狀況發生,癥結點仍不明朗。本文整理相關回應供各界參考:

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執行長王嘯虎:

透過某電視台的獨家報導,原來「空勤總隊」 運送小熊回家的專機上還有穿飛行服搭便機的媒體!
這排擠了照養團隊的登機名額,讓本可隨熊照顧的餘額 ( 也許兩員 ) 要背負30公斤提前三天爬山會合;這還不打緊,從該電視台的獨家畫面明顯看到從鐵桶孔眼拍小熊不‧安‧的‧神‧態!

這是連協會照養團隊與攝影小組都絕對不敢、也不忍作出的「野生動物不得騷擾」的違法狂念與行徑!何況是行將野放正‧在‧鎮‧定‧中‧的小熊……

公部門之間除了法定公權力外並無違法亂紀的特權,一次原本在各方配合、尤其感謝媒體自律的台灣空前重大、且近圓滿保育事件,於十全十美的安排與執行中竟出了這個破口!何止只是「美中不足」!

而且獨家媒體相當「權威」,連我們跟各媒體約定的小熊安全自律,諸如野放的精確位置與野放點的地形地貌都不透露,卻從其口無遮掩的「導覽」中爆雷。(來源:臉書發文

黑熊媽媽、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黃美秀:

飛行前一天,我們臨時被通知有二位製作人(壹電視)要上飛機,是為了執行內政部某專案計畫,與小熊計畫無關。我們趕緊縮減裝備,因為飛機重量有限,原乘客名單上的「內政部二人」遂更改。電話那端林務局長官轉述空勤總隊信誓旦旦跟我保證小熊野放計畫不會被報導出來。次日,我團隊一衝上飛機,大家都著飛行服,加上位置固定,我根本看不出來。

我坐中間排,爆料記者坐那兒?應在後座嗎?小熊運輸箱旁?(非必要時,可怕的陌生人為何要坐在小熊邊呢?)可惡,為何我看不到妳!

野放地點保密到家,您卻為獨家如此…不值得讓人尊敬。不尊重主管單位,也不尊重科學管理專業。

若要獨家,直接找我,但請不要再「害」這隻夠可憐的小娃兒了。她是帶著全民的祝福「重生」的。糟糕的是,您連她名字也都叫錯,還公告她重生的地點!

您知道民間、相關管理單位、學者費了多少心力要她平安回家嗎?(來源:臉書發文

「獨家」報導遭抨擊,大批臉友留言痛斥內政部與壹電視,內政部對媒體發出聲明指出:

1.事前已有跟農委會溝通拍攝作業,並由農委會協助與執行本案相關單位溝通取得同意,始進行拍攝作業。

2.機上拍攝作業難度較高,故協調由專業拍攝人員登機拍攝,並以不干擾任務及保育為最高原則。

3.事前已達成共識,需經農委會同意後,始對外發布影片。影片以空中紀錄為主,也希望能喚起民眾的保育意識,共同保育野生動物。

但根據聯合報報導,內政部此說法遭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否認,「保證完全都不知道這個訊息」,陳吉仲受訪時說,農委會是保育主管機關,事前都已經要求媒體當天不能拍攝,「都已經講好了,是以野放成功為目標,不在乎媒體報導」。

隨後內政部長徐國勇公開道歉:

我們錯了,很抱歉。

在我獲知南安小熊準備好返鄉,但需要內政部協助運送後,特別協調空勤總隊支援,訓練也不忘保育,內政部很榮幸能為保育付出一份心力。

我很感謝空勤總隊的全力配合,空勤總隊平日辛勤卻低調,我希望他們的付出能讓國人知悉,沒想到一番美意,卻因媒體安排不周延而造成後續問題,我們有未盡妥適之處,對此感到很遺憾及抱歉。

內政部會記取這次教訓,加強本部的保育知識與作為,未來也將持續為臺灣家園貢獻心力。謝謝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及大家的指正,我們會檢討改進。(來源:臉書貼文

壹電視主播陳雅琳也在臉書表示歉意:

對於愛台灣、重保育的事,我一輩子新聞工作,點點滴滴都在努力!

這次對於野放小熊的報導,許多關心的朋友指教了很多,在下受益良多,如果有造成任何人困擾,皆非本意、也深感抱歉,但容我還是說明一下:

1. 我們只有跟隨紀錄機隊起飛與降落就返航,並不知道野放小熊的地點,所以沒有所謂揭露野放地點的狀況,保育人員還要進山選擇適當的地點野放。

2. 在接到這個任務時,我特別向官方再三確認,不會影響到任何保育工作,也再三確認真的有空位、且重量一切都允許的狀況,我們才同意跟隨前往記錄拍攝,所以無所謂「占掉野放人員可乘坐位置」的情況。

3. 進到花蓮駐地後,我們也參與「飛行任務提示」的所有作業,謹慎牢記並遵守每一項程序與規定,飛行過程當中安靜待在位置上,沒有打擾小熊,小熊是在一個鐵籠子裡,籠子旁邊也坐了保育團隊同行的兩名攝影人員進行拍攝作業。

4. 我們事前同意提供所有拍攝的畫面,並等候通知可發布新聞的時機,4月30日野放當天林管處等相關單位都已經發出新聞、且各家媒體也已報導,我們當天依然沒有搶發,後來得到通知說可以發新聞了,直到5月1日晚上才發出。

該遵守規定的,我們盡全力遵守與配合,我們的初衷也是在保育的推廣,但既然許多人覺得根本不應該報導,我們也不想造成任何人的困擾,決定立刻下架影片。這樣的過程,如果有不妥適的地方,我深感抱歉、且願意受教改正!(來源:臉書貼文

5月2日晚間,林務局發出〈針對南安小熊野放過程有媒體跟拍事件說明〉新聞稿:

1. 林務局統籌南安小熊野放計畫,全程均以保護小熊安全回到野外獨力生存為最終目標。本計畫訂定4月30日隨同登機人員為:屏東科技大學黃美秀副教授、本局花蓮林管處朱何宗技士、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二位獸醫,及本案歷程的官方影像記錄人員。林務局並於4月23日「小熊要回家」記者會及後續新聞稿中明確向媒體說明,基於保護小熊安全,不宜公開地點資訊,因此不開放媒體隨行拍攝,將由官方記錄人員提供影像,也獲得媒體記者一致配合。

2.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在野放前一日(4月29日)傍晚接獲內政部空勤總隊公關連秘書通知:將有壹電視二位人員一同上機,該媒體是受空勤委託,目的是記錄黑鷹直升機接受勤務分派後,相關人員整備之過程,並將搭配空勤花蓮基地相關介紹製作專題。夏榮生立即向對方表達不妥,並說明本野放作業前已婉謝諸多媒體跟拍請求,空勤連秘書向夏榮生表示:壹電視此行是一個介紹空勤的拍攝專案,而且屆時若其他媒體需要,將提供畫面,並請夏榮生轉知黃美秀老師。夏榮生勉為接受,當晚將空勤此委託拍攝案告知黃美秀,並提及壹電視後續是以空勤任務專題方式播出,黃美秀雖不贊同,亦勉為接受。

3. 事實上,4月29日當天,林務局即已明確婉拒壹電視要求前往特生中心拍攝小熊野放上機作業之請求。(來源:官網新聞稿


在野訓場覓食的小黑熊。資料照片,林務局提供。

根據上述說法,為何媒體可在野放團隊不知情的情況搭乘專機,仍不明朗,知名網路評論人呂秋遠律師即發文指出,「內政部長雖然已經為了這件事道歉,但這不只是一件保育事件的失敗而已,而是為什麼商業媒體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讓空勤總隊開口要求野放單位配合?不論是壹電視、記者、內政部等單位,至今都沒有人可以出面說明,即便要記錄,為什麼不是林務局或黑熊協會自己來就好?為什麼不是公共電視?為什麼要讓一家商業電視台取得獨家畫面,並且佔去原本可以跟隨野放的黑熊協會人員直昇機座位?」

儘管小黑熊野放面臨上述波折,根據人在山區緊盯野放環境和小黑熊衛星發報狀況的黃美秀3日上午消息,「妹仔」終於平安回家了。

經過九個月的有計畫性地照養和野訓之後,南安小熊妹仔終於回家了。團隊工作人員也陸續平安下山。人間流浪了十個月之後,她現在終於回家了,她的家,也是我們的島、我們的家。我們應該為她高興,也為共同完成一件「對的事」喝采一下。

身為野訓團隊的「班導」,首先感謝24小時無休現場照養小熊的野訓團隊夥伴們(三名獸醫、二名資深野動照養員)。除了感謝主管單位(林務局)委以重任之外,更感謝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於經費和教育宣導的各項支持,義務反顧。另還有卓溪鄉部落和眾多熱情民眾的鼓勵和行動支持(捐款集資、募集野果、資訊分享及集氣祝福等),跨部會的合作(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台北市立動物園、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空勤總隊、公路總局等),以及專家學者的建議。

這只是一隻小小熊而已,但小熊回家是集結了多少台灣人的祝福,以及單位的努力呀。相信以此同樣的祝福和行動,持續努力,相我們必能讓瀕臨絕種的台灣黑熊「起死回生」! 小熊,謝謝妳。(來源:臉書貼文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