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小水溝? 這些地方,一定還住著沒有人知道的溪流物種!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只是小水溝? 這些地方,一定還住著沒有人知道的溪流物種!

2019年08月03日
文/圖: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東海岸有不少臨海溪流與溝渠,有的只有靠海的河段有水,有的則是山中不起眼的小支流,這些小支流的特色就是水量少、流速慢,常常因為居民防災需求考量,在沒有被發覺的時候就被整治成排水溝。

但你知道嘛?往往就是這些「不起眼」的環境正孕育了許多溪流物種,當中包含了許多洄游性生物;洄游性生物生態系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但隨著溪流水泥化工程,牠們正面臨著艱困的挑戰。

溝渠臨海的初水口石塊林立,平日完全枯水,雨季才有水通往潮間帶,,蘊藏了豐富的洄游性生態。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溝渠臨海的出水口石塊林立,平日完全枯水,雨季才有水通往潮間帶,蘊藏了豐富的洄游性生態。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東海岸水深不到一吋的上游小山溝,滿佈枯枝落葉,住著真米蝦族群和多種澤蟹及臺灣絨螯蟹,也提供掠食者食蟹獴充足的食物。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東海岸水深不到一吋的上游小山溝,滿佈枯枝落葉,住著真米蝦族群和多種澤蟹及臺灣絨螯蟹,也提供掠食者食蟹獴充足的食物。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洄游性動物角色的位置就像定位好,其實是演化的選擇

任何一種棲地模式,都有偏好的生物居住。像是蘇花公路和海岸山脈的路上經常可以看到各種小小的瀑布或溝渠、或是具有穩定水量的溪流,這些溪流緊鄰海洋,更上游支流的部分往往分叉成樹枝狀分佈整個集水區,有的溪流環境十分狹窄,但如果蹲下來,撥開覆蓋在上面的枯枝落葉,你可能會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堆小蝦;如果季節對了,你甚至會看到成千上萬的小蝦苗在裡面生活著。

令人感到訝異的是,怎麼會有生物棲息在水這麼少的地方,甚至有的水體深度只有0.5公分。在這種環境裡,以匙指蝦科的真米蝦最為常見,牠們選擇了其牠洄游性魚蝦不住的地方,在靜水低水位、幾乎快要乾掉的地方也能找到蹤影;而一隻隻成熟的母蝦,小小的腹部抱著幾千百粒的卵粒,讓人不禁懷疑,這些隨時都會因沒水而乾死的小蝦,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而沿著溪溝往上溯,這些區域石頭上還有保留許多澤蟹破碎的甲殼,上面有被食蟹獴咬食的痕跡;這些石頭上往往有超過8種以上的苔蘚群落,苔癬上長著各種植物,上面還有無數的跳蟲、石蛃、菱蝗、肉食性椿象等其他生物,都提供溪流動物食物鏈基礎的食物相。

再往上游走,河川棲地換成了溪流中的林立亂石、高速激流的河段,這裡的刺足仿匙蝦(俗稱網球蝦)、石紋類匙指蝦(俗稱石紋網球蝦)在水中爬在大石頭邊緣,張開其特化成扇形網狀的第一、第二對螯足,迎著水流蒐集著順水流下的洄游生物幼苗、有機碎屑等食物。這一類蝦種在水族觀賞蝦中有種響亮的名字叫做「網球蝦」;聰明的牠們彷彿精算過般,在湍急的水流集中處可以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蒐集到水中食物,粗壯的步足也有助於站立在水流衝擊的區域,在許多水流豐沛的臨海溪流中,也可以發現牠們的蹤跡。

很特別的是,石紋類匙指蝦常棲息在東海岸溪流支流上游森林豐富的溪流源頭瀑區,因該處食物相相對沒有中下游豐富,因此也會利用網狀螯足掃取地面碎屑;而刺足仿匙指蝦住在日照充足的中下游激流區域,有攔截不完的各種食物,反而不太會掃取地面碎屑。擁有相同的工具(扇形網狀螯足)卻在不同區域有著不同的利用方式,各自在不同區位發展屬於同領域的專長,讓人讚嘆洄游性生物在演化上適應環境的策略。

體色多變的刺足仿匙蝦(網球蝦),其演化特色與棲位選擇令人對這種生物感到讚嘆。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體色多變的刺足仿匙蝦(網球蝦),其演化特色與棲位選擇令人對這種生物感到讚嘆。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而東海岸許多連接河口的小型溪流是眾多洄游性資源的重要關口。這裡有上游沖刷下來的泥土、有機質等堆積在兩岸,變成了海岸林代表蟹種-中型仿相手蟹、印痕仿相手蟹、圓額新脹蟹等挖洞螃蟹的良好公寓;水裡可見在枯枝落葉間移動的字紋弓蟹、偶見降海繁殖的台灣絨螯蟹等;水中石塊可見到大量壁蜑螺,將卵粒產在具鹽度變化的河口石塊,孵化的幼體再跟著浪潮飄送至臨海水域,想辦法適應海中生活。

這些生物在水域環境的生態棲位上有不相同的選擇,卻同時生活在擁有多樣性環境連接海洋的溪流中。

未整治的河口溝渠,兩岸各六公尺高的草澤泥壁光是大小蟹洞就高達400個以上。
未整治的河口溝渠,兩岸各六公尺高的草澤泥壁光是大小蟹洞就高達400個以上。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一生懸命,返回合適的棲地

在東海岸一條緊臨礁岩潮間帶的水泥化溝渠中,我們發現了洄游性生物的韌性和無奈。那是條非常流水、一年沒有幾次會流出海的溝渠,但到了冬季東北季風吹拂帶來的連日大雨,讓這條乾枯水淺的水溝再次恢復了生命力;從上游的森林蓄積的水量讓溝渠與海連接了近20天左右。

調查人員在夜晚看到了一個小水潭,上千隻體長約0.5公分左右的大和米蝦幼苗聚集在此,不斷上溯到牠們最喜愛的中上游區域,正準備開始在淡水域的新生活。

但這條溝渠在沒水的時候,許多地方只剩下淺灘死水,甚至乾枯無水,並非大和米蝦棲息典型的棲地,想必這些幼苗最後可能僅剩下少數能存活或是面對全軍覆沒的命運。

等待機會進入臨海溝渠的大和米蝦幼蝦,這裡是他們淡水生活的起點。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等待機會進入臨海溝渠的大和米蝦幼蝦,這裡是他們淡水生活的起點。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只是小水溝? 這些地方,一定還住著沒有人知道和命名的新種!

在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執行的「推動里山倡議森川里海生態部落山村加值計畫」挑選花蓮縣豐濱鄉新社村進行二年期溪流調查,在加塱溪上游支流的一崩塌處靜止混濁的水中,發現了許多種洄游性蝦類,更有幾種有待鑑定的蝦類。

這些想像不到有生物棲息的區域存在著許多抱著微小卵粒的未知匙指蝦;另外在接管引水的水管滲水處,團隊也發現該處成為真米蝦與近似種群混棲的棲地。

近年研究淡水蝦的專家也陸續發現許多在外型上相當類似、過去被誤判為同一種類,但現在發現在型態與分類上仍待詳細鑑定的品種,已超越以往所記錄的種數。

尚待鑑定的匙指蝦科蝦種,其額角十分短小,外型類似真米蝦,群體穩定,發現於在常被人忽略的小溝渠中。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尚待鑑定的匙指蝦科蝦種,其額角十分短小,外型類似真米蝦,群體穩定,發現於在常被人忽略的小溝渠中。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

洄游性生物提供的系統性價值——其幼苗是沿海生物幼體的餌料,上溯時成為其他蟲魚鳥獸的能量供給;牠們也擔任了河川底層的清道夫、維繫了海洋與河川森林資源的連結性;從人類的角度來看,牠們不僅可為我們食用的水產或具觀賞價值,這些物種的存在更是表現海洋與島嶼間交流與移動、物種特化和表現上演化的證據。

遺憾的是,在溪流環境不斷被水泥化的今天,一層層的混凝土建造的固床工、一條條舖好舖滿的「控固力」溝渠變得隨處可見,也造成許多洄游生物棲地的消失、或是阻攔了洄游生物洄游上溯的機會;下回各位讀者如果經過這些東海岸獨流入海的溪流或溝渠時,不妨蹲下來看看,也許你會發現掩藏在平凡之下的洄游生機。

每次短暫的雨季使沒口溪溝連接了海洋,也牽起洄游生物的一生。
每次短暫的雨季使沒口溪溝連接了海洋,也牽起洄游生物的一生。圖片提供:洄瀾風生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