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一串永續羊駝毛線 祕魯高山社區保存珍稀蘇里品種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紡一串永續羊駝毛線 祕魯高山社區保存珍稀蘇里品種

2019年08月27日
文:李育琴(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在海拔4000公尺的安地斯山高山草原,源自印加文明的生活方式,至今仍在祕魯庫斯科南方的小鎮延續著。努紐亞(Nuñoa)地區的原住民,是印加帝國子民的後代,他們說著克丘亞語(Quechua),在山地草原上以畜牧為生。而他們飼養的,是源自印加時期便開始馴化的羊駝(alpaca)。

羊駝原生於南美安地斯山4000公尺的高山草原。圖片來源:Hugo Hiram from Pixabay

羊駝原生於南美安地斯山4000公尺的高山草原。圖片來源:Hugo Hiram from Pixabay

羊駝擁有相當高的經濟價值,在西方國家的紡織工業,羊駝的毛比一般羊毛貴二至三倍,由於羊駝毛的纖維質地柔軟、易上色,且其飼養環境和纖維生產方式較為天然,近年極受西方紡織時尚業所喜愛。另一方面,羊駝長相可愛,個性溫馴,西方國家畜牧業將之引入後繁殖販售,也作為娛樂觀賞用途,帶來可觀的經濟收入。

然而在羊駝的原生地區,當地牧民普遍未能享受到這樣的經濟利益。在南美安地斯山的牧民,主要仍以出售羊駝毛和皮、肉等為收入來源,近年在氣候變遷影響之下,高原的飼養環境面臨艱鉅挑戰,連帶影響著牧民的生計。

隨著羊駝的價值在西方受到重視之際,南美羊駝面臨的飼養環境、育種繁殖技術,以及公平貿易等問題,也開始受到關注。

重要文化遺產  蘇里羊駝消失的危機

祕魯是全球羊駝最多的國家,共飼養將近290萬頭,全球八成的羊駝毛皆產自祕魯,而努紐亞地區是主要的產區。雖然當地農民也種植其他作物和畜養牛羊等動物,但是最終還是羊駝最能適應這裡的高山草原生態系,使得人口一萬餘人的努紐亞鎮,成為祕魯人均羊駝數量最多的地區。

傳統安地斯婦女負責放牧羊駝。圖片來源:Carlos Chirinos from Pixabay

傳統安地斯婦女負責放牧羊駝。圖片來源:Carlos Chirinos from Pixabay

在進入努紐亞鎮的道路旁,豎立著大型羊駝雕像,入口處並有一座印加石塊拱門,上面寫著「世界遺產蘇里(Suri)羊駝的故鄉」,說明了蘇里羊駝對此地的重要性。

蘇里羊駝,是當地特有種,牠的毛纖維細而長,會長成辮子狀垂掛在身體兩側,一年可長到15公分,有多達24種不同的棕和黑色系毛色。與蘇里不同的另一品種,是華卡亞(Huacaya)羊駝,牠的毛纖維較粗短而緊密。

雖然蘇里羊駝毛質地好、產品價格高,但越來越多當地牧民選擇改養華卡亞,因為其毛色主要為白色,相較於深色系,白色的纖維較易染色,在市場上的接受度更高。許多到祕魯旅遊的遊客,也會特別尋找當地的紡織工坊,欣賞使用天然素材染料的羊駝織染工藝,這些都促使白色的華卡亞羊駝更受歡迎。

祕魯羊駝製品以天然染料染色。圖片來源:Ana Paula B. Freitas(cc by 2.0)

祕魯羊駝製品以天然染料染色。圖片來源:Ana Paula B. Freitas (CC BY 2.0)

在此趨勢之下,努紐亞的牧民擔心,蘇里品種會因此瀕臨滅絕而消失。

國際組織小額資金資助  引發一連串社區行動

因此,自2001年開始,當地展開了復育保存蘇里羊駝品種的行動。這項計畫由全球環境基金小額資金計畫(Small Grant Program)支助,由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執行,在不同階段,分別支助五萬美元以下的小額資金,由在地團體提案,進行環境保護同時增進人民福祉及生計的行動計畫。

保種計畫推動15年後,隨著蘇里羊駝的價值和需求提升,更多的永續計畫和行動陸續出現。包括羊駝牧民組成育種協會推廣品種改良和繁殖技術、工藝家成立合作社並聘請更多在地員工、社區組織婦女團體推動婦女參與和培力等。

此後,當地每年舉辦的羊駝市集成為年度盛事,選出優良的蘇里品種,大力地推廣讓人引以為傲的羊駝產業。而祕魯政府,也通過了兩項保護羊駝品種和原生毛色的政策,將蘇里羊駝列入文化遺產。各項計畫推行成果相當豐碩。

安地斯牧民和特有種蘇里羊駝。圖片來源:GEF Small Grant Program

安地斯牧民和特有種蘇里羊駝。圖片來源:GEF Small Grant Program

回到最初,這項復育保存蘇里羊駝品種的計畫,是如何進行的呢?

當時UNDP與伊拉安地斯羊駝繁殖協會(Asociación de Criadores de Camélidos Andinos ‘Illa’)合作,希望改善和擴大努紐亞地區的蘇里羊駝族群數量。

由於母羊駝平均每年生育率僅有0.6隻小羊,這是一種繁殖緩慢的物種,因此他們首先引入更多健康的公蘇里羊駝,來進行育種繁殖。為了品種改良,讓各種獨特的毛色品種能夠延續,因此要以不同的欄位來畜養不同毛色的羊駝,同時進行育種的記錄管理。

此外,也培訓牧民採用永續的水資源管理和種植多年生牧草,來改善高山草原生態系統,讓牧民在面對極端氣候的風險上,更具有韌性和因應能力。

這樣的過程對當地牧民來說,其實相當辛苦,計畫執行人員必須說服更多牧民願意加入。然而要促使改變,必須有足夠的誘因。首要之務,是要提升蘇里羊駝的經濟價值。

組織婦女合作社  培訓羊駝知識、復甦傳統工藝

由工藝家創辦的蘇里羊駝協會(Suri Paqocha)組成在地婦女合作社,透過一連串「重現蘇里羊駝價值」和「重建傳統紡織知識工作坊」的計畫,培訓婦女生產蘇里羊駝產品,並進而提出「蘇里羊駝是祕魯重要生物文化遺產」的倡議。

在地婦女組工作坊,以手工紡羊駝毛。圖片來源:UNDP Peru

在地婦女組工作坊,以手工紡羊駝毛。圖片來源:UNDP Peru

合作社由30位羊駝牧民的妻子和女兒組成,經過培訓,她們用傳統手工的方式將蘇里羊駝毛紡成一串串的紗。不過由於這項傳統知識在努紐亞地區已經消失,協會透過不斷與地方耆老磋商,並獲得同意協助下,才重新找回了傳統的紡紗方式。

在工作坊中,婦女必須學習以手工將纖維旋轉到標準規格,以及懂得將不同部位的羊毛進行分類,同時善用羊駝多種原始毛色,來進行產品設計。

經過倡議和推廣,蘇里羊駝纖維在工藝界受到重視,需求不斷提升。當地有更多婦女合作社出現,並聘請了超過350名員工。也有合作社牧民的年輕女兒,在城市就讀和生活時,擔任起羊駝手工藝品的推廣大使,利用其專長,協助家鄉推廣公平貿易的羊駝產品。

蘇里羊駝保種計畫  改善牧民生計、提升婦女獨立與自信

這些天然、未染色的手工製品,市場潛力不斷增長,許多工藝家和工坊開始採購當地天然的蘇里羊駝毛。

此一需求成長趨勢成為重要誘因,讓更多努紐亞的牧民願意與UNDP合作,參與蘇里羊駝的保種繁殖計畫。此計畫在社區成立育種繁殖中心,推廣繁殖和生產技術,並以永續生態系統管理的方法,放牧優質的蘇里羊駝。

努紐亞地區的羊駝畜養者,八成以上是小業主和一般牧民,他們開始組成合作社,將其生產的產品做到標準化。不僅生產更精緻、高價值的蘇里羊駝毛纖維,其不使用化學藥劑的牧場管理方式,也讓產品更具備了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價值。

在市集中展示手工羊駝產品。圖片來源:SGF PERU

在市集中展示手工羊駝產品。圖片來源:SGF PERU

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統計,這項小額資金計畫從2001年開始執行後,促使了後續超過60個不同的行動計畫產生。最終官方統計,共有13個工藝家團體,分別在城市和鄉村地區進行羊駝產品的生產和推廣,成功復育珍貴的蘇里羊駝,也帶動地方羊駝產業永續發展,改善當地牧民的生活和生計。

對年輕世代來說,家鄉的羊駝工藝產業發展,讓他們減少了離鄉的可能。當地婦女在此計畫中獲得收入,得以安心照顧下一代。

蘇里羊駝協會創辦人、工藝家吉斯珮(Guillermina Quispe)說:「這項計畫的培訓,幫助我們找回價值,女性獲得獨立。」這些傳統安地斯社會中的婦女,數年來在聚會中,一邊編織、一邊學習,她們織起了自信,也共同編織夢想。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