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盟/「善政減煤,煤更多」 綠能減煤才是解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盟/「善政減煤,煤更多」 綠能減煤才是解方

回應國政顧問團

2019年09月26日
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今日中午,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張善政、杜紫軍、魏國彥在臉書上直播氣候與能源政見,表示若韓國瑜當選後,國政顧問團將讓2025年的再生能源與核能占比達到30%,更強調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十分重視再生能源。我們不禁要問,這幾位「前最高行政長官」,在2016年以前極力打壓再生能源、獨厚核能,是著名的「打壓綠能慣犯」,對台灣的再生能源與減煤毫無積極作為,甚至在位時還規劃2025要有更多燃煤發電,請問張前院長、杜前部長與與魏前署長難道不用先坦承過去擁抱高碳燃煤的錯誤,一下野轉身就開始宣稱自己要減煤?這樣人民要怎麼再相信你們?

2015年在位時的張善政:毫無減煤誠意,2025年燃煤占比極高

讓我們幫張前院長回憶一下:2015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張善政、環保署署長的魏國彥、經濟部部長的杜紫軍,所發布的能源開發政策評估說明書中規劃,就算選擇低度電力需求成長,且在有核四運轉的情況下,燃煤發電在2025年要高達43.8%,若再加上核一二三延役,燃煤於2025年仍然要規劃到39%。如果選擇中度電力需求成長,在核四運轉的狀況下,燃煤發電更規劃高達48%。在這份報告中,無論是在哪一種情境下,燃煤發但在2025年的占比都比現階段規劃的27%高出許多,這種墮落的減煤目標,完全看不出三位「前最高行政長官」的減煤努力,甚至說是氣候兇手也不為過。

而在三位「前最高行政長官」的規劃下,無論是僅有核四、或加上核一二三延役,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在2025年都僅有9.2%,與現在既有規劃2025年要達20%再生能源的規劃相差甚遠,也與張善政、杜紫軍「十分重視綠能」的宣稱完全相反,明明就是「為了核電,打壓綠電」。(資料來源:2015難能源開發政策評估說明書附件6-4,P.227;附件4-2,P.118),連在任時都無法展開魄力應對氣候變遷了,令人無法理解這三位前高官如果不先承認在任時的錯誤,為何會有資格宣稱,若能再度執政,會努力減碳與發展綠能?

國際趨勢:核能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良藥,綠能減煤才是解方

張善政團隊一直執意將核能放在未來台灣的情境配比中,但是緊抱核電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良藥,國際能源情境模擬領域的知名學者、史丹佛大學Mark Jacobson 教授於今年所撰寫的「核能不能解決氣候變遷的 7 個原因」中,即強調核能的成本高、興建時間過長,無助於抑制氣候變遷、也無法即時發揮減碳效益。(資料來源,Jacobson)

國際上已經將再生能源視為深度減碳的關鍵措施,再生能源案場興建時程短,能快速加入對抗暖化的戰場,對減碳投入立即貢獻。國際再生能源總署(IRENA)的報告顯示,2050年以前,再生能源可以供應全世界五分之四的電力,對減碳與減緩氣候變遷有巨大幫助。因此,綠能減煤,是國際上公認真正能深度減碳的路徑,也將是未來台灣能源轉型的解方與行動主軸。

台灣的綠能減煤路徑

相較於韓國瑜能源國政顧問團毫無誠意的減碳方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提出三項綠能減煤訴求,是未來台灣降低碳排、減少污染的主軸:

1.    訂定2025年不同區域減煤路徑,並從中南部老舊燃煤機組優先減:

經濟部能源局已宣布2020年燃煤降比降至43%、2025降至27%,但是更需要不同區域減煤的路徑。要能建立社會對減煤時程的信任,中央除需對外說明各電廠具體的減煤路徑外,更需重視燃煤電廠對中南部造成的空氣汙染。為解決台中火力發電廠與興達發電廠兩大燃煤空污污染源,政府在規劃減煤路徑時,必須從中南部老舊燃煤電廠優先減載,讓中南部燃煤電廠減幅大於全國減幅。

2.    長期能源配比、減煤目標需與減碳目標(NDC)接軌:

台灣目前最上位的自主減碳目標(NDC)內容為:於 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05年減量20%、2050年降為2005年排放量50%以下。這是台灣目前最長期的汙染減量規劃,但是相較之下,能源的配比規劃只有到2025年即停止。能源部門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來源,若2025年後的減碳與減煤計劃沒有良好的接軌機制,將無法盡早準備所需的政策基礎。因此,以環保署為主管機關的減碳目標,應與減煤規劃的能源局接軌,建立緊密合作的治理平台,不能脫鉤,讓燃煤減量路徑和具體行動計劃,能達到2030年與2050年等各階段減碳目標。

3.    訂定2025年後長遠減煤、再生能源目標:

目前新政府的能源配比目標規劃停在2025年,以「廢除核能、再生能源20%、燃煤降至27%」作為目標,但是要能真正擺脫對燃煤的依賴,必須將更長期的減煤路徑一併規劃出來,甚至參考國際最新的研究趨勢,訂出未來台灣邁向達成百分百再生能源的長期時程。要能達到此點,不只是能源部門的努力,更要納入社會、經濟層面所需的改革,因此,經濟部在2025能源配比目標的基礎上,必須進一步研擬2030、2035等長程的減煤目標與路徑,作為台灣最上位的能源轉型藍圖依據,才能盡早制定政策措施與設定執行時程,也才有利於低碳綠能產業鏈興起、與預備好整體社會、經濟轉型的所需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