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碴噩夢何時了 外溢的污水 受威脅的家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爐碴噩夢何時了 外溢的污水 受威脅的家園

2019年10月14日
公視記者 李慧宜 許中熹

從空中鳥瞰,位於高雄市旗山區大林里,一片形狀有如菜刀的田區,面積約有7公頃。這處田區在2006年曾被盜採砂石,後來在2013年5月到2014年6月間,被地主也是建發營造負責人黃姓業者,和萬大材料科技的戴姓業者,回填了100萬噸來自中鋼的爐石。

1025-2-24高雄市旗山區大林里的一塊田區,被業者回填了一百萬噸來自中鋼的爐石。
高雄市旗山區大林里的一塊田區,被業者回填了100萬噸來自中鋼的爐石。

鋼鐵業叫它是「爐石」,一般人稱它為「爐碴」。可是它卻在這六年來,引起社會很大的爭議。關鍵在於高雄市政府和中鋼認為爐石是「產品」,中鋼子公司中聯資源,更稱爐石是回填盜採砂石坑的「大地工程」,但居民卻認為,既然掩埋在農地就是「廢棄物」,因此狀告法院。

2017年5月31日,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做出判決,將爐碴認定為「廢棄物」。時任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庭長的邱政強表示,爐碴在這件案子,要被定義為廢棄物,既然是廢棄物,適用廢棄物清理法,換句話說,主管機關有命行為人移除的義務。

1025-2- (30) - 複製現在爐碴回填區的入口,鐵門深鎖,地主不願回應,也不見任何清運工作。
現在爐碴回填區的入口,鐵門深鎖,地主不願回應,也不見任何清運工作。

但是釐清定義,卻無法立刻解決問題,因為業者如果不服判決,高雄市政府也莫可奈何。高雄市環保局代理局長吳家安說,在判決後,環保局就依廢清法相關規定,要求黃姓、戴姓業者和相關公司,在一年六個月內完成清理,並且在前六個月先完成一份清理計畫書,送到環保局審核。不過廠商、業者不同意也不認同,更進一步依法提起訴願、訴訟。由於目前還在司法過程中,所以環保局必須依照司法判決告一段落後,才能依照相關法令規定,要求他們做好清理工作。

長期關心此案的尊懷文教基金會會長王中義表示,環保局的做法有誤,廠商、業者訴願、訴訟是一回事,政府應該要加快代位求償速度,處理步驟要往清除方向來走。

1025-2- (26)

50多歲的鄭妙珍,以前是幼稚園老師。六年前,她辭掉工作成為巡查志工,每天都到爐碴回填區觀察、拍照、做紀錄。日復一日的巡查,需要過人毅力,更需要勇氣。2014年9月底,鄭妙珍在獨自行動時被人打成重傷,但她沒有退卻,繼續關心、持續紀錄。也因為如此,2019年8月,南部連續降雨再度造成污水溢出,她和農民才能即時發出抗議。農民懷疑,從回填區溢出的水,就是香蕉成長停滯、木瓜生長點萎縮的主因。

50多歲的鄭妙珍,六年前辭掉工作成為巡查志工,每天都到爐碴回填區觀察、拍照、做紀錄。
50多歲的鄭妙珍,六年前辭掉工作成為巡查志工,每天都到爐碴回填區觀察、拍照、做紀錄。

1025-2-1農民懷疑,從回填區溢出的水,就是香蕉成長停滯、木瓜生長點萎縮的主因。
農民懷疑,從回填區溢出的水,就是香蕉成長停滯、木瓜生長點萎縮的主因。

木瓜園與旁邊的香蕉園,面積約有2公頃,都是76歲老農林正男耕種將近20年的心血。林正男說,他有叫業者和地主過來看這溝底白白的沉澱物,都是從爐碴回填區溢出來的水累積的。

中聯資源技術室主任徐登科說明,煉鋼過程會添加石灰石,所以轉爐石裡會富含石灰石成分。高雄市環保局吳家安代理局長也提到,「我們也去做過採樣檢測,也做過學理分析,是屬於碳酸鈣及氫氧化鈣的成分,基本上這是大自然比較常出現的物質,並不會有立即危險。」

1025-2- (66)農民指出,溝 底白白的沉澱物,都是從爐碴回填區溢出來的水累積的。
農民指出,溝底白白的沉澱物,都是從爐碴回填區溢出來的水累積的。

業者將溢出的水舀回回填區,也抽取地下水沖刷環溝內污水,可是瞬間雨量太大,擋土牆依然擋不住污水四溢。不只地表水令農民擔心,地下水同樣讓居民害怕。木瓜農魏來吉今年已經81歲,種了一輩子的田,這幾年遇到污染問題,非常擔心。他說現在自己都不敢用地下水了,如果要灌溉,就用水圳的水。

鄭妙珍不只是自救會會長,也是一個家庭的媽媽。每天傍晚,她都要花一個多小時煮晚餐給家人吃。她說,「附近居民沒有牽自來水,都是使用地下水。過去還沒有填廢爐碴時,洗菜、洗米、洗鍋碗瓢盆、洗衣服、洗澡全部都用地下水,可是現在只要連續下雨,地下水就會出現澀澀的觸感,讓人很不舒服。」

圖片2

早先在2013年底,高雄市政府以地主沒有農地農用,依照區域計畫法開罰6萬元,後來2017年9月,也依照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要求地主、業者和中聯公司限期清除。

可是現在爐碴回填區的入口,鐵門深鎖,地主不願回應,也不見任何清運工作,而中鋼書面回覆,「訴訟進行中,不便表示意見。」然而,為了管控污染場址,高雄市環保局廢棄物管理科,六年來每個月至少會到現場稽查一次。另外,土壤及水污染防治科,也會針對七口監測井,一年檢驗一次地下水。

1025-2- (105)

1025-2- (112)高雄市環保局廢棄物管理科,六年來每個月至少會到現場稽查一次。土壤及水污染防治科,也會針對七口監測井,一年檢驗一次地下水。
高雄市環保局廢棄物管理科,六年來每個月至少會到現場稽查一次。土壤及水污染防治科,也會針對七口監測井,一年檢驗一次地下水。

9月底某一天,土水科到爐碴田區牆邊接受媒體採訪,剛好遇到來巡查的王中義與鄭妙珍。科長陳高鳳說:「王老師,我9月2號才接科長,如果你有發現什麼異常,可以直接跟我聯絡喔!」「我想請問,土壤跟地下水是土水科業務,那地表水是嗎?pH值驗出來是強鹼,該怎麼辦?」王中義問。土水科人員回答:「地表水也是我們業務,可是pH值沒有管制耶!」

針對長期檢驗結果,吳家安代理局長表示,環保局長期以來都持續、定期做地下水、土壤污染的採樣檢測,包括重金屬的部分,目前都檢測不出來,即使是有也並沒有上升,或是異常的趨勢,而且都低於管制標準。

至於爐石的資源應用,中鋼與子公司中聯資源非常樂意開放展示館供外界參觀。現場可以看到,爐石能做消波塊、人工魚礁,最常見的是有強固作用或排水效果的瀝青混凝土。不過村民不服氣,他們認為,既然爐碴是產品,可以讓企業獲利,就不應該運到鄉下,硬是要埋在田裡。

1025-2- (123)村民認為,既然爐碴是產品,可以讓企業獲利,就不應該運到鄉下,硬是要埋在田裡。
村民認為,既然爐碴是產品,可以讓企業獲利,就不應該運到鄉下,硬是要埋在田裡。

大林里是一個典型的傳統農村,年輕人外出工作,老人留下來顧田也顧孫。鄭妙珍擔任自救會會長,不是維護家園而已,她想要保護的,是農村的土地、水源以及獨特的生活方式。

1025-2- (134)鄭妙珍擔任自救會會長,不只維護家園,還想要保護農村的土地、水源及獨特的生活方式。
鄭妙珍擔任自救會會長,不只維護家園,還想要保護農村的土地、水源及獨特的生活方式。

村子口有一座70多年的老廟——蕭公聖君,每次祭拜時,鄭妙珍都提醒自己,只求神明是沒有用的。剛發生爐碴回填事件時,她就開始穿梭行走在田埂、圳溝、香蕉園、木瓜園、草叢和竹林間,附近農民、居民只要發覺異狀,第一個就是通知她。雖然頭髮已經從烏黑變為花白,但她越來越相信,只要大家都站出來,大林里就有機會從爐碴噩夢醒來。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爐碴噩夢何時了】

10/14(一) 22:00首播
10/19(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