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斷手臂、背刺 批評非法棕櫚油開發 兩名印尼記者身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砍斷手臂、背刺 批評非法棕櫚油開發 兩名印尼記者身亡

2019年11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兩名曾報導蘇門答臘島非法油棕林的印尼記者被發現死於該油棕林內。

10月30日,現年55歲的馬拉登(Maraden Sianipar)被發現死在棕櫚油業者PT Sei Alih Berombang(SAB)租地中一處水溝裡。隔天,現年42歲的瑪圖阿(Martua Siregar)屍體在同一處倉庫附近的灌木叢中被發現。這兩個人都在北蘇門答臘省首府棉蘭的週刊「Pindo Merdeka」工作。

當地媒體報導,馬拉登的左臂被砍下,頭部受傷,而瑪圖阿似乎腹部、背部和頭部有刺傷。

印尼新聞界痛斥這起死亡事件,要求將兇手繩之以法,警方已對此案展開調查,但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的死因和針對SAB的報導是否有關。一年前SAB被發現非法砍伐了750公頃的森林以種植油棕後,租地遭到有關當局查封

目擊者稱,兩位死者是一社區組織成員,該組織多年來和棕櫚油業者糾紛不斷。當地林業辦公室裁定SAB砍伐森林以開發棕櫚油的情事屬違法後,該組織曾試圖控制園中作物。

其他目擊者指出,馬拉登和瑪圖阿與一群當地人10月29日騎摩托車前往事發油棕林收割棕櫚果。一位目擊者說,他曾警告馬拉登,當時油棕林有武裝警衛隊手持刀械守著一個檢查站,以防該組織前往。

「我們已經訊問八名證人,並正在盡可能收集證據,以釐清兩名受害者的死因,」當地警察局長佈迪亞爾托(Budiarto)2日向記者表示。


一名工人正在採收棕櫚果。Nanang Sujana攝,來源:RAN/Oppuk

當地人指出,油棕林的保全人員經常和試圖取棕櫚果的人們發生暴力衝突。後者主張他們和SAB對非法種植的作物享有同樣權利,並已尋求印尼環境論壇(Walhi)等環境組織協助,以解決2015年延續至今的土地糾紛。

Walhi北蘇門答臘分會宣傳和法律部門負責人卡魯(Khairul Buchori)說:「我們懷疑(兩人)死因並不單純。」

不到一個月前,Walhi的環保行動者戈爾弗里德(Golfrid Siregar)才同樣在北蘇門答臘省因不明原因身亡。塞雷加的屍體在棉蘭一座高架橋上被發現,當下已失去知覺,頭部嚴重受傷,並在三天後10月6日在醫院死亡,期間沒有恢復知覺。

戈爾弗里德提供與油棕公司發生土地衝突而陷入困境的當地社群法律協助,並因此聞名。他身亡當時,正參與一場針對北蘇門答臘政府的訴訟,控告政府涉嫌偽造紅毛猩猩棲息地中爭議水力發電計畫的許可文件。

但是警方認定戈爾弗里德死於酒駕。他的前同事對此說法提出異議,指出警方引用的證據中有幾個漏洞,包括家人指出他不喝酒的獨立證詞。

儘管目前尚不清楚最近每一次死亡的原因,新聞界和環保界人士一致認為,這些事件影響了該國的新聞自由和社會運動。

據獨立記者聯盟(AJI)稱,針對記者的暴力事件從2017年的60起上升至2018年的64起,主要肇事者是企業和政府。

根據印尼人權保護基金會(Indonesian Human Protection Foundation, YPII)的資料,2010年至2018年間,印尼發生171起針對社運人士的暴力案件,其中大多數受害者是環境行動人士。

卡魯呼籲印尼國家警察接管北蘇門答臘警方對最近幾起死亡案件的調查,因為後者未能確實徹查這些案件。


戈爾弗里德(左)生前照片。來源:印尼環境論壇(Walhi)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