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業關門 植物油需求減 永續棕櫚小農經營困難 | 環境資訊中心

餐飲業關門 植物油需求減 永續棕櫚小農經營困難

2020年04月16日
文:蘇姆亞・薩卡爾(新德里編輯)
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供應鏈中斷和利潤減少,可能會阻礙棕櫚油產業永續發展的擴張。
疫情大流行,正波及全球棕櫚油產業。圖片來源:Alamy

新型冠狀病毒(以下簡稱新冠病毒)大流行正波及全球棕櫚油產業。由於世界各地需求減少、貿易中斷,棕櫚油大國印尼和馬來西亞的生產受阻。

儘管該產業的短期前景不佳,但專家們認為,現在就給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否會損害「棕櫚油市場中長期永續發展」下定論,還為時過早。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印尼的主要市場出口急劇下滑。印尼棕櫚油生產商協會(GAPKI)在一份聲明中說,1月份對中國出口降幅達57%。該產業組織稱,對歐盟、印度和美國的出口分別下降了30%,22%和64%。數據整合機構IndexMundi稱,印度、中國和歐盟是僅次於印尼的三大棕櫚油消費國和地區。

出口下滑主要是因為持續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武漢肺炎,COVID-19)。 GAPKI執行董事穆迪・薩爾迪佐諾(Mukti Sardjono)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使全球經濟放緩,導致植物油消費減少。」

2019年12月湖北省出現新冠肺炎以來,疫情在全球迅速擴散。 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為全球大流行病

根據馬來西亞棕櫚油委員會(MPOC)的數據,今年1、2月份馬來西亞對華棕櫚油出口下滑近17%。同期對印度的出口則暴跌了91%。不久之前,印度還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棕櫚油出口市場,之所以出現如此大幅的縮減,主要是因為兩國之間的貿易爭端。該理事會表示,2月份棕櫚油出口從1月的121萬噸降至108萬噸,降幅11%。

由於生產國紛紛採取封鎖措施,油棕種植園的工作也受到了影響。例如,馬來西亞最大的棕櫚油產地沙巴,六個區的油棕種植園和棕櫚油壓榨產業都陷入停頓。新加坡證券交易和研究機構大華繼顯(UOB Kay Hian)稱,生產停頓可能導致全國每月產量損失高達20%。

需求大幅減少

WWF印度永續發展業務主管巴夫納・普拉薩德(Bhavna Prasad)表示:「短期內,我們預計印度棕櫚油需求將有所減少。」印度溶劑萃取協會(SEAI)的最新統計印證了普拉薩德的觀點。該產業遊說組織稱,2月份印度植物油進口下降了10%以上。棕櫚油占食用油進口總量的50%,低於一年前的65%。

印度消費者偏愛咖哩和油炸食品,每月消費約190萬噸食用油。餐飲業使用最廣泛的就是棕櫚油。為了控制新冠病毒的傳播,印度全國實施封鎖,餐飲業將一直停業至4月14日。

SEAI執行董事B.V. 梅塔(B.V. Mehta)表示,與2018~2019年度1490萬噸的進口量相比,需求減少可能會導致進口在新財年(4月1日開始)中減少約50萬噸。

永續的棕櫚油

目前尚不清楚貿易和消費衝擊,是否會阻礙棕櫚油產業永續發展的努力。東南亞地區為了打造油棕種植園而清除林地,已導致熱帶雨林和泥炭地的大面積毀壞,結果就是物種和棲息地喪失,溫室氣體排放增加。油棕種植園還加劇了森林大火的蔓延,而森林大火是造成全球暖化、構成公共健康危害的一個重要因素之一。

在印度和全球,擴大永續棕櫚油種植面積的努力,不會因為疫情爆發而停止。

制定並實施棕櫚油永續發展全球標準的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RSPO)印度代表卡馬爾・普拉喀什・賽斯(Kamal Prakash Seth)說道,「在印度和全球,擴大永續棕櫚油種植面積的努力,不會因為疫情爆發而停止。」

賽斯坦言,由於全國封鎖,一些基層工作將被推遲,如在印度最大的棕櫚油生產省安得拉邦開展的小型農戶參與計劃。 RSPO的技術培訓計劃也被迫推遲。同時,「在過去幾年中,印度永續棕櫚油產業呈指數增長,」 賽斯說。 「我們預計這一趨勢不會顯著削弱。」

世界自然基金會永續業務高級經理,安加那・尚穆加韋爾 (Anjana Shanmugavel)也認同賽斯的預期。 「在整個價值鏈上,推動永續棕櫚油的發展,離不開多方利益相關者的努力,」專門從事棕櫚油研究的尚穆加韋爾說。 「隨著生活回歸正常,我們將回歸早已建立的基準。」

永續發展面臨的阻礙

並非人人都如此樂觀。全球永續棕櫚油聯盟領導人、英國保護心理學家凱蒂・梅傑(Katie Major)表示:「如果小型農戶或其家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可能會嚴重影響他們的收入;而且他們之中,並非所有人都有機會得到救治。」

亞洲各地的小型農戶在疫情打擊面前手無寸鐵,他們往往會因此陷入貧窮和困頓。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在不久的將來加入棕櫚油永續運動的可能性就很低。

例如在印度,小型油棕種植園通常以家庭為單位。油棕種植園經營一旦中斷,或由於運輸限制導致農產品難以運往加工企業,都可能對現金流產生不利影響,使他們更難從中斷中恢復。

業內人士稱,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會成為棕櫚油永續發展道路上的一大障礙。 「這個產業的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利潤都非常微薄。隨著需求和生產中斷,利潤將進一步受到擠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產業高管表示。 「目前,追加投入參與永續棕櫚油價值鏈,將不再是他們的首選。」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新冠疫情衝擊棕櫚油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