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泓漫畫】別讓信賢步道變成「螢火蟲之墓」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李璟泓漫畫】別讓信賢步道變成「螢火蟲之墓」了!

2019年11月07日
文:吳加雄;圖:李璟泓

敬愛的烏來區公所長官

在泰雅族的文化中,螢火蟲被認為是愛哭少女變成的柔弱昆蟲,雖然現實中的螢火蟲並非少女變成的,但柔弱卻是真的。

先簡單自我介紹,小弟吳加雄,學術及工作專長是螢火蟲復育,目前協助各公部門或私部門,進行螢火蟲復育,日前從貴單位臉書粉絲專頁上,得知信賢步道路面修復施工一事,從小弟與許多政府單位合作的經驗,我清楚這應該是個標案,且已經發包,準備開工,而本次工程目的,主要是要修復米塔颱風之後的破損路面。

在此項工程進行前,還希望公所長官,先聽我說一下關於信賢步道的螢火蟲故事。

根據我過往的調查經驗,我認為信賢步道是北台灣地區螢火蟲種類多樣性最高的地方,數百公尺的信賢步道,從每年三月初開始,在夜間就能看到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黃胸黑翅螢(Aquatica hydrophila Jeng, Lai and Yang, 2003),在步道閃亮,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種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鹿野氏黑脈螢(Pristolycus kanoi Nakane, 1968)棲息其中。

而這兩種保育類野生動物,都以步道兩旁的潮濕山壁或山澗,作為幼蟲及成蟲棲息地,到了3月底,還會有紅胸黑翅螢、黑翅螢及大端黑螢的成蟲逐漸出現,繼3月的櫻花季之後,4月的螢火蟲季,信賢步道是很重要的地點,而4月螢火蟲季結束之後,5月的梭德氏脈翅螢、6月至9月的紅胸窗螢、凸胸窗螢、山窗螢、赤腹櫛角螢、雲南扁螢、橙螢及其他脈翅螢屬、弩螢屬、鋸角螢屬及短角窗螢屬的螢火蟲幼蟲,都在入夜後的信賢步道,以步道兩旁的山壁為棲地,為夏夜增添亮點。

而從10月到11月,這些螢火蟲的幼蟲,就在山壁旁的泥土中化蛹,之後成為成蟲,於晚上6點到8點左右,在微涼的秋夜中繼續他們的生命之旅;11月之後,春天出現的螢火蟲種類,經過一整個夏天及秋天的生長,終於長得夠大,黑翅螢、紅胸黑翅螢及大端黑螢的幼蟲,在冬天,就安靜地躲在步道兩旁的石頭、土壤中,為來年的螢火蟲大發生期作準備。

全台灣只有60餘種螢火蟲,這裡至少有12種以上,佔20%,大幅領先其他地區。

信賢步道就是這樣一個充滿生機的地方,不僅是螢火蟲,還有其他保育類動物,例如無霸勾蜓、台北樹蛙、翡翠樹蛙、霧社血斑天牛等,都是以步道兩旁的山坡、山澗或是植被,作為主要棲息場所,而信賢步道的重要性,不僅於此。

事實上小弟在協助台北市政府公園處,進行公園螢火蟲復育時,就曾經帶著復育團隊,在2014年3月時,曾前來信賢步道見學,原因是信賢步道的自然環境,就是本復育團隊模仿的對象,而除了國內團體外,當外國友人想學習台灣螢火蟲的復育方式時,小弟都會帶外國友人前來信賢步道參觀,所以信賢步道,不僅僅是一條地區型步道,更是許多螢火蟲復育團體必須前來參訪見學的聖堂。

關於信賢步道的路面修復工程,小弟並不清楚其詳細工作內容,只能以過往公共工程的方式去猜測可能的施工方式;但如果真如小弟所想,是用過往的方式,直接鋪上水泥或柏油,直接破壞信賢步道兩旁的泥土、植被,那這些動物絕對死定了。

信賢步道,晚上不再有光!

所以對於信賢步道的路面修復或改善工程,小弟有以下數點建議:

  1. 施工前須進行會勘,由施工團隊與生態專家團隊,確認本工程施工範圍。

  2. 確認施工範圍之後,架設乙種圍籬,讓施工團隊後續進場的包商,明確清楚施工範圍,同時藉由圍籬,隔離施工對於步道兩旁山壁、植被的負面影響。

  3. 信賢步道原本是碎石步道,所以影響最小的施工方式其實就是重鋪碎石,碎石的尺寸約為1分至2分,不超過3分,但碎石步道使用日久之後,會因各種原因沉陷,所以這種施工方式,應該不是貴單位想要的施工方式,但如果全面鋪上水泥或是柏油,對於信賢步道生態影響過大,也非小弟樂見,所以折衷之道,請見以下說明:

  4. 考量日間周邊居民、健行民眾行路安全及步道日後低度維管需求,如果仍要使用水泥或柏油路面方式,進行路面改善,則應將水泥或柏油路面範圍,限制於70~90公分寬,同時設置在步道中間,而步道兩旁邊坡靠近山壁植被處,仍使用碎石鋪設方式,來維護自然保育需求及行路安全的平衡。

  5. 本工程施工中,應有生態團體從旁協助進行施工過程中的物種記錄,用以確保工程對於周邊生態的最低影響。

台灣的每平方公里的螢火蟲種類數,雖然是全世界第三高,但近年來,小弟仍不斷看到許多地區的螢火蟲族群逐漸消失,而美麗的螢火夜晚,一直是許多台灣長輩的美麗回憶,而信賢步道真的是新北市一個非常重要的螢火蟲自然棲地,希望有機會與貴單位共同合作,把這個美麗的棲地保護下來。

敬祝 鈞安

樹花園股份有限公司生態總監
台北市公園螢火蟲復育團隊成員
華梵大學兼任副教授
吳加雄 博士

※ 文字原刊於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