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社區、公部門拉進來 一起構思高屏國土綠網淺山保育行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把社區、公部門拉進來 一起構思高屏國土綠網淺山保育行動

2019年11月14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李育琴 屏東報導

2018年,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開發案在高雄市環保局進行環評審查時,在地居民拿出了當地豐富的生態資源影片,穿山甲、食蟹獴、水鹿、梅花鹿、白鼻心等都出現了。這些由居民調查的資料,打破過往專家學者一致認為的泥岩惡地生態資源匱乏,證實了馬頭山這片特殊地景,有完整的植物生態系和哺乳類動物,不僅有別於其他泥岩地形,因為山林間的蓄水功能,使得許多生態匯集於此,成為重要的生態廊道。


馬頭山是北高雄月世界重要的生態廊道。照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馬頭山開發案爭議在今年初高雄市府宣布停止後畫下句點。原本為守護家園、參與抗爭而組成的自救會,轉型成立地方非營利組織「馬頭山自然人文協會」,從土地出發,致力於自然生態、傳統文化的保護和推廣,為家鄉的環境永續而努力。

抗爭結束 馬頭山自救會轉型投入土地文化保育

「馬頭山有特殊的地景和生態系,這裡保有傳統農村的生活,是國土綠網中極具代表性的淺山生態廊道。」 馬頭山自然人文協會會長黃惠敏,上週在屏東林管處舉辦的高屏淺山生態保育工作坊受訪時說。


自救會轉型成立馬頭山自然人文協會,投入馬頭山成立地質公園和國土綠網保育行動。攝影:李育琴

對於從抗爭走向在地保育的推廣,黃惠敏指出地方居民的轉變。「環境運動促使我們開始進行在地資源的調查,過去我們長期忽略土地的重要性,忽略了自己腳底下踩的土地,其實馬頭山這裡有豐富的動物,我們把牠們調查出來後,更想知道這些動物與這片土地的關係。」

她經常在踏查馬頭山時發現梅花鹿,「不管這些梅花鹿是否為在地原生種,都喚起了我們思考,物種保育不應該等到牠滅絕之後才去關心。」還有,穿山甲近期也頻繁出現在這個區域,為了釐清這塊棲地的重要性,協會積極與學者合作,希望能透過追蹤監測,了解穿山甲在此地的生態習性和價值。

現在協會和在地居民積極推動馬頭山成立地質公園和國家自然公園,並且參與國土綠網計畫,針對國家全面性的生態廊道保育工作,扮演在地社區守護環境的重要角色,黃惠敏說,「這才是真正的環境永續。」

高屏淺山生態資源和問題盤點

依據國土綠網計畫,屏東林管處去年盤點了高屏地區的生態資源,馬頭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淺山生態廊道。

國土綠網計畫,是在既有的中央山脈保育區之外,建置從淺山到平原及海岸地帶的生態廊道網路,把過去因人為活動干擾而破碎化的棲地環境,加以盤點釐清,並且串聯起土地使用者、相關團體和權責管理單位,一起思考如何修補這些遭到破壞的棲地環境。


工作坊把不同部門權屬單位拉進來,一起討論淺山生態廊道的修補,可以怎麼做。攝影:李育琴

屏東林管處去年委託研究單位進行高屏地區生態資源盤點,受委託的冠昇生態公司指出,曾經發生過較重大的環境破壞事件,如草鴞、老鷹遭鼠藥毒害;食蟹獴、穿山甲面臨溪流污染和流浪犬攻擊;陸蟹遭到路殺等等。這些問題很多都源自於人類的開發行為、濫墾或農藥毒害,凸顯出高屏地區需要優先關注的議題,是在農村生態系和溪流生態系。

淺山地帶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但因鄰近人類聚落,人類活動和開發行為影響著物種的存亡。如何讓這些行為不要破壞棲地,更進一步對於生態廊道進行修補和保育,是整體國土綠網落實的關鍵。

建構生態廊道 修補國土綠網面臨的問題

已遭破壞的生態綠網要如何進行修補?屏科大森林系助理教授魏浚紘說,「要透過生態廊道的建構來加以修補,減少物種消失的風險。」

他解釋,生態廊道不一定是硬體建設,不一定是一座橋。只要能減少物種死亡率、增加出生率和存活率的方法,對物種有所幫助,就能改善綠網。

例如,農地有猛禽,就可透過友善農法,讓猛禽降低死亡風險;或者針對猛禽的夜棲地、巢位等進行保護,提高牠們的出生和存活率。這些都是修補綠網的作法,此外,也可能是線性地保護一塊一塊棲地,讓棲地能夠串連擴大。


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在工作坊中說明,如何透過路殺調查協助生態綠網的修補和建構。攝影:李育琴

在去年的盤查後,彙整出四個高屏地區應關注的議題,有北高雄月世界次生態廊道、高屏溪草鴞次生態廊道、東屏東猛禽次生態廊道、淺山林地次生態廊道。

今年屏管處再透過工作坊的舉辦,邀集不同單位,包括在地社區、民間團體、各公部門機關、學校等,針對目前盤點出的物種和面臨的問題一起集思廣益,思考能互相幫助與配合的工作項目。屏管處說,希望各單位能加入修補生態廊道的行動,共同協助建立高屏完善的國土綠網。

國土綠網平台 跨部門一起構思可以做什麼

過去生態保育被視為是林務局的工作任務,但是要針對淺山生態廊道進行修補和保育,牽涉到許多不同部門的管轄,例如河川局、農業處、公路總局、台糖公司等等,此外,在地社區和農民組織也可以從基本面來行動。

冠昇生態公司執行長黃上權說,「透過國土綠網平台的架構下,希望各部門能一起來做,可能遭遇的問題,也能透過平台彼此交流,共同思考如何處理解決。」


屏管處舉辦高屏淺山生態保育工作坊,把不同部門權屬單位拉進生態廊道修補行列。攝影:李育琴

對於國土綠網計畫的推動,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表示,跨部門能否確實參與很重要。他舉例說,目前草鴞毒害的問題,保育單位很重視,且已經停止農地鼠藥的補助發放;但是環保單位仍在持續發放鼠藥,農民也未能了解鼠藥和猛禽的關係,因此問題沒有全面性跨部門來處理,對於草鴞的保育難見成效。

他希望國土綠網能真正把不同部門權屬拉進來,一起改善淺山生態面臨的問題。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